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国庆节婚礼 (阅读1965次)



国庆节婚礼
为江炜而作


这是首没意思的诗,
还有模仿的嫌疑。国庆节
怎能与降灵节相比。你
自己也这么认为。一首嫌疑之作
嫌疑的花朵随处盛开。
扁平的花瓣,废纸般的花朵。
沮丧啊,懊恼啊——秋天的蚊子
飞来飞去。数不清的霓虹灯,
干扰着正在导航的雷达——

由于想象力贫乏,你只能
站在窗前。这是个普通的人家,
没有更多的钱花在窗户上。
你的房东,徐娘半老。风韵
已落入俗套,但依然是个好房东。
好。这一天,本该回家,
那样行文将要方便得多,
一路上少不了大饱眼福。但
经济困难,你只好站在窗前

将眼前的事物眺望。这是个
普通的人家,没有更多的钱花在
嫁资上。长长的车队在向南
五百米开外,正向东行驶;
这里只有两辆奔驰,三辆林肯,
其余的便是些大路货,也就是
富康、桑塔那之流。粉嘟嘟的
新娘一脸寒霜坐在车内。与
在翘首以待的新郎相映成趣。

这是个豪华的节日,众多的
假象渲染着节日欢乐的气氛。
孩子们在人群中穿梭来往,呼应着
秋风。你直立窗前,两手扶栏,
身体微微前倾,你以身体来
调节气候的变化。你竭尽所能
施展想象的才华,为这普通人家的
婚礼营造出更多的情趣。下午三点,
多么好的时辰。啊天空高远。

你的感叹引起一只苍蝇的共鸣。
仅仅如此,你将和它和平共处一个
下午。向苍蝇表示适当的友谊
之后,又回到眼前。你喃喃
自语:“哦,百无聊赖的国庆节!”
就以此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吧。
这个念头有点儿怪。由于父母
一词的出现,你显得焦虑不安。
你已经很久没和家人互通有无。

这是首没意思的诗,这是
一次节后的婚礼,你把它提前了
五天。你的阴谋必须实现。换个
说法,今天是个好日子,让
喜结良缘的男人和女人,在今天
感受生活的苦与乐;生活的
感伤放在一年后发生,或是
更晚。这样,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
来观察。观察什么呢?哦——

这些日子,你的左眼跳个不停。
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
跳灾。”左顾右盼,财富姗姗,
未来;名誉更不见踪影。把名利
留给那些需要它的人。这不是
说你不需要,你也做不到视金钱如
粪土。说到金钱,不由自主
想起外祖父,万贯家私一夜荡去。
如今,你二道贩子的祖国和

菲利浦·拉金的英格兰——
已结成秦晋之好,正雄心勃勃
排放着新一轮废水。以此欢迎
和庆祝。一个第三世界的臣民:
仅有的生活原则。眼前的母亲一脸
笑容:儿子结婚,天大的喜事。
但这是个传统的人家,传统得
跟不上时代。为了追赶时代的步伐,
留小平头的新郎,三步并两步

赶到奔驰的门旁。看热闹的
不是很多,但也不少。婚礼进行曲
在一片哄笑声中转移了方向。
善意的,我这样说;恶意的,
我也这样说。没有更多的花样,
贺喜也就乏味枯燥。满心取乐的人
在新娘紧绷的霜脸下偃旗息鼓。
只苦了新郎和一双父母左右逢源,
收效甚微。“这是什么婚礼!”

在婚姻的白纸上,你在
规划生活的蓝图。却一片空白。
这让你恼火,更让你怀疑。
除了长久的矗立,想不出
更好的办法,解决眼下的处境。
“哦,白痴一样的人物!”
你极力说服自己改变初衷,
并作出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徒劳地消耗着想象力。

怪只怪:这个普通的人家,
没有更多的钱花在欢喜上。
哦,欢喜。几家欢乐,
几家愁。说愁就愁,转眼阴云
密布,雷声滚滚。你举首
仰望,传说中的人物飞也似的
来回奔走。看啊,好利害的
天气!等来的却是场绵绵细雨。
哦,秋风萧瑟。你站立窗前,

看秋雨婆娑。你无所事事,
两眼发直。这是怎样的一天?
这是你的一天。你站在窗前,
兴致勃勃,一对对新人喜入洞房。
浪漫的婚礼如同眼前的秋雨。
文学中的浪漫情调,诗情画意。
“一个人一生不作一次恶,
不赌一回命……”奇怪而庸俗的
念头。生活是多么鲜艳啊。

你站在窗前四处眺望,满眼
所见:衣衫褴褛的民工正
埋头于灰尘和噪音。不久前
他们的同伴,我的苏北老乡——
死于吊兜坠落,他的家人
只领到四百元的抚恤金。哦!
这仅仅是个谣言,修复着塌方的
楼层。如果杠杆足够长——
地球将被撬动。地球,地球。

他们在消费着祖国的面孔。
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家庭,
演不出革命的悲喜剧。“革命
太冷清,太安静。”他们看见的
是革命的通风道。在儿童画的
上方:一个靓丽的姑娘从眼底
穿过,转瞬没入另一个门洞。
冷静的修辞术在起着化学作用。
雨中的孩子在专心致志地踢球。

这是一场虚构的婚礼,发生在
眼前的中国,和时代格格不入。
眼前的中国:正在制造她的繁华。
这是一场虚构的婚礼?发生
在眼下的中国?你疑窦丛生。
但你多年的心愿:写一首没意思的
诗。仅仅为了开心,为了取乐。
“嘭——!”皮球打在窗棂上。
小男孩一脸惊恐地望着你。

1997.10.5-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