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爱的一生 (阅读3954次)



  春天
  我们相依而行,涉过青青草地,拂开柔柔柳枝,来吧,河岸正等待着嘹亮笛音。我的心上人,登上那只恬静眠于碧波之根的小船吧,任桨声悠然,鸟鸣悠然,任河岸在我们睫下悠然逝去。
  我们驶向使水天不能相接的岛屿。
  水鸭羽毛在碧绿稿纸上画出微微颤震浮光荡影的曲线,纤细芦苇宛如淑女腰肢,风中摇曳;一条鱼──一柄锋利的血迹未干的剑射向鞘的尽头。岛屿──睡梦中渐次苏醒的伴侣,向桅竿尖展翅欲翔的金乌轻轻招手。
  登上去吧!这葡萄的故乡,这玫瑰的家园,这生长桂树爬满紫罗兰的峭壁;登上去吧!白云峰巅起舞,绿雨泉边吟唱,苍鹰天外翱翔;登上去吧!那里松涛悠然,花香悠然,落地的红果悠然……
  我们相依而行,在飞金溅玉的瀑布边掬饮远古的馨香,把自己遗忘在这能体验出青草分量的土地上。

  夏天
  起来吧,我的心上人,青藤早已爬满了木屋,那钩淡月,宛如我们构思未完的俳句,莹莹草尖,红蜻蜓翩翩起舞,水池里莲叶又大又圆,像一篇篇发挥禅意的散文舒展着,微风拂过,便似到了唐代的江南了。
  听到采莲女的歌声了吗?摇过渐次圆满的水波,撞碎密林间交媾的阴影,掠过高傲岩石,在幽曲山径上,凿出一眼汩汩不息的井,几竿翠竹环绕,一树新茶柔嫩碧绿 。
  嗅到那片麦田金黄的馨香了吗?不要让麻雀啄走我们的果实。来吧,我的心上人,要赶在暴雨之前收获完毕。粮仓已满了,怎么办?就堆在那架橡木床上吧,我们应该向劳动的胸怀休憩。
  来吧,我们要在暴风雨疯狂拥抱一切之夜展读那本诗集,让夹在诗集间发红的松针刺得手指发痛,用这发痛手指去处体验大自然整体的爱和无与伦比的和谐的美,我们必将因之而深深陶醉。

  秋天
  金色琴弦西风中抖动,舒缓──急促──雁阵破空,遥遥而去,收获季节眼看就结束了。什么也别干,什么也勿说,相依相隈,我的老友,立在池边,一同观看那条与生命之液溶为一体的鱼吧。
  鱼啊,游过来,静静悬浮着,宛如一块嵌在天上栩栩欲飞的化石。那鱼也肯梦为蝴蝶吗?也能击缶而歌,椎牛而饮,弹剑而泣吗?也会作白马之辩,运斤成风吗?也愿独步江边,穿花傍柳,青春作伴,乐如少年吗?也敢吟茅屋为秋风所破之歌,铁琶铜板,高唱大江东去吗?鱼啊,你也懂得爱吗?你这一生游遍江河湖海,躲过旋涡,冲破网罗,吐出钓钩,吞食泥垢,渐渐丰硕强健,也是爱的一生吗?鱼啊,你也有生命的秋天吗?
  梦似枫叶一样变红,如流水一味趋冷,若晨曦益淡,恰雪山欲远,梦的瀑布渐渐凝缩退隐,最终露出岩壁上雕凿的凹痕,重重叠叠,斑驳陆离,颇似一双浮上褐斑的手。虽被时光磨损,依旧摆脱不了地心的诱惑,书写,不停地写……使那封唯一的情书悄悄地超沉超厚。
  白露为霜、万木摇落之夜,我的梦握住你鱼鳞一样微微发红的温柔。我的心上人,你是一只被我唤做故乡的凤凰,在原始火焰腾升后,让我们一体泅入那条血脉一样深沉神话一样古老的河流吧!

  冬天
  我的心上人,你睫下那条长凳空空,对称地坐下,我终生相伴的朋友,拂去笛孔里的灰尘,吹散诗集上的花瓣儿,葬入最后一朵玫瑰的夏之芳冢。坐下吧,朋友,无须为往事回首,我们的歌声,已播种于青天之上,碧波之下。现在让我们一同欣赏那枚辉煌的落日,感受它击败山峰的重量,溢出酒杯的芳香。
  能原谅我以前可能存在的过失吗?你的土地虽经忘我地耕耘,但没达到你深度的地方,待我来世补偿吧!我会在泥土深处抚摸你的肖像,把手伸向你植满雁羽的村庄。我将化为流水形状将你环绕,你的微笑,将是世界上最后一座满载热带花果的岛屿,在我梦海里永久起伏。
  窗外下雪了,披上那件浸过春光,沐过夏雨,绣满秋菊的风衣,走出园门,丢掉那株丑陋的害怕衰老抗拒死亡的怪树,冷风把肉体渐吹渐肥的快感充溢八荒,再冷的刀也不能将我们割离,我们相依相隈,走向一片银白世界,走向凝重旷野。看,远山的凹处,一只巨鹰的黑翼卸下黎明之光。
  再吻一次吧,我的生命之友,靠得再近一点,如两块经历了长远呼唤结束漂流瞬间相撞的大陆,那在中线交接处,被一股原始的雄大之力举起直耸晨星之上的山峰于我们相融的齿颊间渐渐冷却变硬……
  就这样,我们别无选择,度过了爱的一生。
                            一九九二年写于潍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