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论失恋的三重境界 (阅读4045次)




  她微微一笑,“为这样一件小事,我们也要争执不休。”
  “这很正常,因为爱情本身就是一种战争。”
  “失恋呢?”她有点狡狯地问。
  “失恋是一场革命!”我颇有感慨地回答。
  “照这么说,恋爱是一门艺术,失恋则是一种哲学了。”
  “可以这么认为吧。如果说爱情是某种理论的学习,那失恋就是这一理论的实践,没有经过失恋的爱情,就如烧红了没有扔进水里却任它慢慢冷却的钢材,其内部结构的改善是微乎其微的。如果不接受爱情的教育你就不可能明白什么,由于爱情在每个人身上都有着独特的表现或反应,因此它才是唯一的对自己适宜的教育,而失恋则标志着你终于走出学校的大门,获得了运用自己所学的资格。一般说来,爱情有三重境界,即歌曲里所唱的:要爱的实实在在,爱的痛痛快快,爱得死去活来。同样,失恋也可分为三重境界。”

  “那三重境界?说出来,让我也开开耳界。”

  “痛、淡、远。”我沉思一下,又分解道:

  “失恋的第一个感觉跟地震一样,仿佛大地突然裂开一张嘴把你吞噬了,你所站立的地方再也不是什么熟悉的土地,你被一种蛮横而神奇的力量扔出自己的村庄,你落到大地的黑暗里,却象在充满风暴的夜空中飘荡似的,你把握不住自己,连影子也跟你分离了,你不过是可鄙的大地上一枚没有归宿的可怜的叶子,一枚泥石流中不断转动的石子,等待你的将是不可知的命运,而你却疲惫不堪,失去了给自己把握航向的勇气。这场地壳大震动后,必然是一连串的余震,余震过后,你终于从不可知的高空落了下来,心理的平衡被打破了,面对那汹涌奔湍的洪水,通往彼岸的桥梁却无从建立,因为你两手空空,连块石头都没有,即便有,你也找不到可以建立桥梁的地基,即便这地基就在你脚下,你也看不到,因为你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即使你终于擦干了眼泪,占据你瞳孔的也是一片漆黑,即便远处真的有一线灯光在闪烁,你也不敢相信那就是引导你的亮光,你会觉得那不过是一个幻觉,甚至是一个圈套,一个漩涡,你的心灵在一瞬间就教会你的眼睛一门新的功课,那就是帮助它不再相信它所发现的一切。

  “这时你感到的无疑是痛苦,不可言说,不可分解,无法消融,充斥胸臆,触目伤怀,闻声惊心,读书无滋味,看花无心情,如坠深渊,如入坚冰,觉得自己被肢解了,一切都泛滥着红光,迅速地奔向寂灭。待此阵痛过后,如果你还能透过一口气来,那你就进入了第二重境界,在这片新的天地里,涌入瞳孔的景物都从高速旋转中渐渐地稳定下来,大地裂开的嘴巴也合拢了,仿佛它因为吞噬得太多而需要一个漫长的消化过程似的,那些围困你的冰块也因为耐不住自己的寒冷而渐渐地淡化了、溶解了,死去的早一点点死去,如暴风雨中的小鸟停止了颤栗不再挣扎,中箭的野兽躲进洞穴里不再呻吟,一切的喧嚣均归于沉寂阴冷。而你的感受将如雨季过后的瀑布一样,不断地浓缩,最终进入一个干渴的季节,挂在光秃秃的岩壁上。这时的你就如被剥光了皮的树,除了慢慢等待死亡你将无事可作。你唯一的希望是放弃希望,你唯一的选择是不再选择,你眼睛所看到的是停住在一切事物之上的黑暗,你耳朵听到的是淹没一切喧响得那么一种沉默,而漫上你额头的是比空气还要无形、比岩石还要沉重的虚空,这虚空仿佛打定了主意要跟时间比赛谁更接近于永恒。

  “弥尔顿《失乐园》所描写的那群失败的天使从天庭上被抛下来,一头扎进浊臭的火湖里,渐渐从昏迷中苏醒并惊怖于眼前之困境的过程,可以视为第一重境界;而他们在地狱中将要度过的漫漫长夜,跟失恋者必须忍受的第二重境界相似。

  “但是,如果怀着的是能抗拒时间之潮水的真情,那么,越过这道山谷后,他将到达一种常人'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的第三重境界,即无言的境界。正是这无言的纯朴,才孕育出情感世界里最为丰富的内涵。他不再尝试着表达自己的痛苦,因为他已经理解了情感的特质:凡是能够表达的都是不真实的。

  “欢乐与痛苦,生长在一起,正如并蒂的樱桃,看似两个,其实却连生在一起,它们是结在同一棵茎上的两颗浑圆的果实,身体虽然分开,心却只有一个,就如从比邻眼眶里流下的姊妹般的泪滴,它们的源泉却是属于同一个人的。……看吧,噙着橄榄叶的鸟儿飞来了,洪水找到了盛放自己的所在,漏船也终于靠近了搁浅之地,每一块礁石的大眼里都饱含着热泪,满意于所曾经受的痛哭--在这些眼睛里你可以读到写在最丰美的爱情的经典上的故事。

  “一切都裸露出来,真心实意地叩问自己--我们的一生就如穿过石楠荒原的小径,也有其内心充满宁静与情趣的时刻--天空依然是相爱时的天空,流云依然是相隈时的流云。松静泉清,鸟鸣花谢,无不带有一种禅意,你从中可以参悟到:凡真正存在过的生命不可能消失,最精心培育过的物种不会退化。月满月缺,不过是暂时的表象;水流水止,不改氢氧的化合。你的心灵之光将向四周辐射,理想的国境将没有终极。举目四望,回首顾盼,均能发现--你奉献于苍天碧海的永恒之吻的印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