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南京哀歌(组诗) (阅读3719次)



           南京哀歌(组诗)
            

            二胡手

            过去的日子是人民的,也是我的
            是野花的,也是制服的
            是码头的、处女的
            也是河流的、毒妇的
            下午醒来,我说不清
            自己是盾牌还是利剑?

            广场上,有人拉着忧伤的二胡
            他有理由让弦曲中的毒蛇伤及路人?
            他的脸儿整个隐没于旧时代的黑暗
            如果来得及,我愿意
            让女儿也把两只小耳朵准备

            此刻,我感到过去就是他的表情
            不再渴望新生活,像哭湿了的火柴头
            与今天再也擦不出火花
            过去变成泪珠,但没有地方往下滴啊
            蒙尘的盆花也害怕它来洗刷

            过去离现在到底有多远?
            听曲的新人背着双手,就找到了热爱?
            孜孜不倦的二胡手啊,用弦曲支起一道斜坡
            我奋力攀爬着,并且朝下滑落


            中风老人

            轮椅里的中风的老人,蜷缩得
            像一颗陷在衣褶里的纽扣,但双眼
            是跳舞的青春、顽皮的刀片
            甚至想给过路女人一点伤害
            是什么让他的心变得这么强壮?

            他的眼睛追踪着满街的女人,把积怨
            像粪便排出体外,两个把他架来的娘儿们
            无法忍受他长时间的张望,连这个
            尸体般的老人,也有撕心裂肺的非份之想
            那么,还有什么样的生活是我不该适应的?


            倾听

            闭上眼睛,这座山就消失
            消失了夏天,收割后的空闲
            仿佛夜,收割走了所有人的影子
          
            我感到某片树丛中的某种离别
            就像一只鸟,觅食中丢失了太多的时光
            树丛的黑暗把剩余的幸福隐藏


            黄昏即景

            站在山上
            看紫色的晚霞像灾难过去
            夕阳像海豚跃过一些山脉
            一些村落,一阵车鸣,一股晦气
            它跃过燕子的忧思
            跃过今天的陈词滥调
            跃过撞向它的弯月的兽角

            我的隐痛已像春天腾起
            今夜它是跃不过的
                        

            夜行火车

            雨像彻夜不歇的马蹄
            它敲打的褐色土地彻夜不醒

            一块褐土的皮肤上,一列火车正驰过
            我瞥见车窗里的倩影,仿佛一根华丽的羽毛
            火车报答了做梦的皮肤


美感

我真想为这座城建一座寓所
再建一座寓所,直到这样的寓所
把丑陋的房子通通挤走
被视线抬得高高的,应该是低矮的院子
几棵桃树适合为落伍的躯体轻声祝福!
              
那些漂亮的长凳,它们操着旧朝的语言
对厅堂生活早已厌倦了,愿意头顶着树
让门牙感到院落中的冷风
几个晚上,我都可以一动不动
看着星辰、明月,就是看着诗歌出生
              
远处有姑娘走动,在悔恨,收获着秋天的寒意
冬天在更远处隐隐地磨牙
我翻看着书本中的四季,一丝冲动在喉底回旋:
“来吧冬天,我要用鞋把属于你的白雪通通踩脏!”



悼友人张鸿昭

尘世把你当作一个果实献给死亡
那根卡在喉底的鱼刺,也成了你
留给妻儿的最后愿望:像鱼刺般
既韧又利,专门猎取柔和的呼吸!
现在,再没有什么能战胜你了
死亡是深邃的、祝福的、成熟的
青年时落入死亡,你就不再有变化了
不会有宽容而忧郁的老年,免得看
青春的倒影,如何腐堤般伸向死亡的泥河

在另些人眼里,你喉底的鱼刺
是那个冬天的喜剧。但我想说
你的死是暂时的,就像所有祝福都是暂时的
我曾像妇人一样悄悄哭过
想弄清啊,什么是更深的深渊!
直到火葬厂的烟囱,向我吐出你最后一口烟圈


病中

在他生的几种病中,她像药片
在血管里走着慢三步,也许她
还举着旗子,为一队好奇的游客备了马鞍
他们走后,他的身体里还能留下什么?
是否有了更大、更病态的勇气?

在大街上,他看见了一千张相似的面孔
也就是一千粒相似的药片
与病中的虚无周旋
一片一片,掉进她泪腺的金鱼缸!

有几种病,就有几种理解女人的方式
他开始为过去的恋人计数
仿佛要为时间找到最公正的石英钟!




            
            玫瑰

            当你看到花店成束的玫瑰
            它们还是玫瑰吗?
            它们像妓女,奉迎着所有人的双手
            如果说那代表幸福
            幸福是否过于灵巧了?
            是的,幸福应有光泽
            但不是在脸上浮动的表情
            而是一只产卵海龟的孤寂、爬行
            或一只突然飞起的家禽
            像被无形之手
            握着的一枝空中玫瑰


室内浴场

老年女人忍受着年轻女人
被男人匆忙的几瞥逼到了池边
有人回来寻找神色
她们已像水上漂浮的落叶

她们的脂肪快要把这个下午带进虚无
身体变成灰烬前的仁慈是靠得住的!
靠不住的不仅有美妙的身段
像荷花在水面漂浮的年轻的幸福
                
我的心里掠过一阵颤栗
想到赞美年轻女人的错误
想到衰老才挤出她们心里的水份


            

            春雨降临

            落到石板地上,一滴雨
            融化了它的黑影
            把单薄的命运交给一片水洼
            感到路人正踩上它的肩头,眺望什么
            为了捡地上一枝梅花,它摔断了双腿
            还被迫穿上流水的制服

            滔滔江水那么远,它还要把长江
            当作一条包扎伤口的绷带
            “两岸人民”,多么沉痛的称呼!
            它害怕用满嘴的碎牙和他们相逢
            比它的雄心还要大的,是我等待的焦灼
            它落下来后,春天就一锤定音!
    
            看吧,上路前它还睁着西方的双眼皮
            落到地上,就只剩下东方的单相思
            面对我,这个难懂的人民,它也许茫然若失
            当它在我头顶把发亮的斧子高高举起
            我会像从前继续用七八种方法逃离它?

            瞧,只一会,它想怎么坠落
            就怎么坠落的时光,已经一去不返!
    
                            
大风

走在街上,你会看到成片的落花
它们好像男人眼中成群跳舞的中年妇女

一瞬间,风就改变了季节
花们等着照最后一次镜子

再没有花的发育,可以继续引诱你的想象了
街上什么都在跌落啊,体面地跌落!

你发现太阳老了,几乎瘫坐在西边那把椅子上
你的生活被风掀开了小小的衣角

整个下午狂暴的大风,让你享受到命运谷底的爱
大风对花儿、枝叶、大树、甚至船员执行了死刑

它把你留在街上奔走,仅仅幻想着死
仅仅学着它不礼貌的风流样子

这条又破又旧的街,快要装不下你的感慨了
曾经火似的鲜花,现在血一样在地上挣扎
像要把谁奋力送出黑暗……
        

那那
──给三岁的女儿


她睡着了,我却无法想到更远
这位调遣父母的大师
发怒时她的口气是甜的
她安静了,我心里的虚弱才连成一片

我常空腹听她絮叨
甚至等她把我当垃圾扔掉
尝一粒她施舍的软糖
就像尝到未来幸福的含量
有一天,她也会像我一样
忙碌着闪亮的功名?
      
“爸爸”,她几乎喊出了一种预感
我正在建造的未来,像她想得那么清白吗?
她把积木垒得比想象的明天还要崇高
看她心满意足,我心里只剩下幻觉
只见拨云见日的人生

刚才我教育她,夜间不要大声说话
她不明白一盏灯为什么熄了又亮?
如果雨下一夜,为什么木船迟迟不来?
幸亏我醒着,见到她的涎水幸福地流动


夜行记

葱绿是谁脱在郊外的一堆戏服?
常年失踪的戏子啊,围着炉灶
围着疲乏的父爱,围着劳累得
连梦也不做的一天

他逛着街,连一个金钱的奴隶
也追不上,就知道如果弄错方向
会更不舒服,站牌是他
对这座城市的最后一点信任

那被飞溅的唾沫注满的心啊
此刻没有耐心等到天明
他感到水泥路和他一样受着折磨
茫然不知自己该在哪儿止步?

月芽像被白昼抛弃的一颗利齿
哽住了他的喉咙。整个长夜
他将以什么为荣?夜晚从来没有
像今天这样紧张,他盼着许多人
坐错车,和他一样难以抵达

不管路途有多近,他都看腻了
灯火、人群、欲望都是流动的
无法指靠它们来发誓,那么继续走?
生命还经得住几次忏悔?

他抵达了一堵坍塌的城墙
当湖风摇动夜色,每个路过这里的人
都有意外的醒悟,忘掉淹没自己的恨吧
感激着不再发出声响

像一行好诗在绕过一行差诗
一个少年用珍藏的旧糖纸在换新糖纸!
每个今天都是过去的葬礼
明天的沉船,都在把揭秘的时刻一再推延

要是像黑夜一样没有眼睛
他的心该多么容易圆满
连杜鹃也懒得高飞了,幸福得
像一条缠住自己双翅的锁链!


过去

过去挂在你松垮的嘴角
它的不纯洁,离心如此近
为了取悦谁,鲜花也要长成一个秘密

更迟钝、更冷淡的秘密
是你过去的荣誉,那尖针的命运
还要把不恭顺的倒刺全部挑出

泪水啊,悄悄辨认着亲人
那些已经忘却的名姓,谁也无法知道
它们成了内心秘密的苦楚还是喜悦?

那些再匪气的,关上房门
也平静得像个秘诀,用睡眠排演成堆的表情
看惯了也就麻木了,心里更空阔

还剩下多少个年头
就有多少颗尖利又整齐的牙齿在面前等你
足以让你的心病再次起伏
足以让你把过去看作一位即将康复的天使


       白日梦

       哪些东西是多余的,你罗列过吗?
       有人会说疾病,但它是最不能缺的
       有了它,痛苦就不会只向贫困迁徒
       那么钱呢?人人都期待有个金窑
       对金窑的期待已经让人看不清什么
       夜呢?没有夜,人就会为视力过份得意
       没有黑暗其实就像没有春天
       看不见月色,如同感觉不到爱情的苍白
       白天的错误将到哪里去排遣?
       没有人会相信死亡的妙用,不朽泄露了
       人生的虚幻,信不信由你,死亡也是责任
       它让幸福的,罪恶的,苦难的
       都收敛起陶醉的,得意的,抱怨的锋芒
       人类就不会缺少一首动人的挽歌

       对了,还有美丽,没有它
       异性间的追逐就变得公平,把感情
       渗入劳动,激昂的花朵也像汗水一样平实
       就这样,让晨曦也卸掉美丽的金光
       沉默就变成诱人的教诲,这样大家就知道
       一直愚弄我们的到底是什么?把劳动作为罗盘
       然后向坚实的大地感激、致敬!


              词汇表

云,有关于这个世界的所有说法
城,囤积着这个世界的所有麻烦
爱情,体现出月亮的所有性情
警察,带走了某个月份的阴沉表情
道德,中年时不堪回首的公理,从它
可以推导出妻子、劳役和笑容
诗歌,诗人一生都在修膳的一座公墓
灰尘,只要不停搅动,没准就会有好运
孤独,所有声音听上去都像一只受伤的鸟鸣
自由,劳役之后你无所适从的空虚
门,打开了还有什么可保险的?
满足,当没有什么属于你,就不会为得失受苦了
刀子,人与人对话的最简洁的方式
发现,不过说出古人心中的难言之隐
方言,从诗人脑海里飘过的一些不生育的云
            
            
            晨颂

            正襟危坐在黎明
            从黎明起悔恨,大声诵颂,等着看
            远处的风景里放出灰鸽

            把一抹早霞看作一抹鼻血吧
            生活需要这个开端
            不是所有声音、颜色都适合这个早晨
            某些寒暄倒更像说再见

            刚刚开始,就已经晚了
            黎明悄悄涂抹黄昏的胭脂
            此刻,是谁轻易把一个人的黎明
            变成另一个人的黄昏?
            人生的惆怅传递得比光还快

            也许还需要一个短梦,一座粮仓
            来贿赂黎明,让它说谎,让我的某次观望
            带着心悸,肯定还有某个黎明
            是我从未见识过的

            我喜欢看人们在清晨启程,到远方
            去寻找自己的根源,拒绝邻里的一切追问
            除了心中的秘密,只剩下孤独的天空
            即便路途有再多灰尘,它们也投不下阴影

            黎明不再是一段短暂的路途
            它俘获的人生,无需到黄昏才能测量
            面对黎明,就像面对高手的一盘棋局
            我们会输得一败涂地,获得自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