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读勿的诗(作者:沈方) (阅读1502次)



                         读勿的诗

                              沈方


对于许多人来说,好诗是怎么写出的?几乎是一不留神得到的。哪一个诗人都不能保证每首诗都是好诗,李白、杜甫也写过矫揉造作的诗。瑞典的老特据说只写了区区一百多首诗,也未必每篇都是好诗。另一个仅存一百多篇诗作的诗人是陶渊明,辛稼轩曾经评价说:“千载后,百篇存,更无一字不清真。”但是,我怀疑我们看到的诗不是他们写的全部,他们完全可以一把火烧掉那些自己以为不怎么样的。

   勿在新诗论坛贴过不少诗作,最近他贴了一组诗《蛊》,有点耳目一新的意思,诗可以这样可以那样,但确实可以像勿这组诗一样机灵、神秘、恍惚。阅读大量不好的、不那么好的诗和互相模仿的陈词滥调,不管你如何反应灵敏也会被折磨得狼狈不堪,再来读勿的诗,那会怎样呢?勿的诗轻松有趣,没有装腔作势,读了不觉得累,诗完全可以这样写。而且勿用字节约,简洁有力,收发自如,所以勿也显得自信。

   《蛊》有五首诗,有一首诗《门》写臭了,其中的问题在勿以前贴的诗中同样存在。“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诗当然是通过外物来表现,外物有“物象”和“事象”。物象的变化引起心动而成诗,比较典型的是日本俳句,如“青蛙跳入古池中,扑通一声。(松尾芭蕉)”大自然中的小小变化也足以引起诗人心动。人的行为、关系和事件也引起诗人心动,现在有很多人就在写事象的轻微变化,试图像从青蛙跳入古池中发现情趣一样发现生活。不过,我认为很多人是在偷懒,一首诗如果没有结构和层次感,不要说你并没有什么发现,就算有发现也不能呈现出来。如果把这组诗中的另四首和勿的其它诗作对比一下,那会是很有意思的事。

   《蛊》说的是“老狐狸”,本来我想看看老狐狸到底如何狡猾,可是勿说“她”“已不能再魅惑过路的山民”,无疑让人失望,可是勿说“一个力气很大的挑夫/曾跟她睡过一夜”,这下子大概有戏,不是《西游记》也该《聊斋志异》了,可是勿又说“挑夫的尸体,还在她的洞里”,还是没什么戏,刚刚显露出一些色情,勿马上调转方向说“只有骨头,没有了肉”,看来真的是没戏了,可是勿说“她回到洞里,天已经黑了/她钻进挑夫的骨架/再也没出来”,仿佛有另一场戏等待开演。这个勿真像“老狐狸”一样狡猾、鬼魅。

   再看《花枝招展》,诗中有一个关键词“难受”,酋长和他手下毫无来由地“难受”,为什么?因为“春风吹绿了部落里的草地”,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呵呵”,不要小看结尾处这个“呵呵”,“呵呵”一笑保持了非常恰当的距离,坦然、旷达的态度顿时毕显,有许多事的确可以一笑了之。我们很难说勿究竟在唱什么曲子,就像《茫茫草原》中的姐姐在唱“调子很高的曲子”“尽管没有人听/姐姐还是唱的/尽心尽力”,而勿得意洋洋做着鬼脸,“姐姐姐姐/天快黑了/你去哪”。勿在结尾做得很好,最后一首《花》也不错,他不是升华,当然更不是概括,他是虚晃一枪,声东击西。我想一首诗的层次感就是这样出来的。



附:勿的诗  


《蛊》

在去年的山上
老狐狸形神俱损
已不能再魅惑过路的山民
她想起了一个力气很大的挑夫
曾跟她睡过一夜
挑夫的尸体,还在她的洞里
只有骨头,没有了肉
她回到洞里,天已经黑了
她钻进挑夫的骨架
再也没出来


《花枝招展》

现在,那些不知名的难受
也就更难受了
一群女人出现在
部落最饥饿之时
当时我看到酋长
是真的在难受,他提着裤子

他不住地对手下的人使眼色
其实他的手下,比他还难受
这些女人花枝招展,春天来了

春风吹绿了部落里的草地
鲜花在草地上肆意地开放
阳光是暖洋洋的
酋长和他的手下们像捕捉蝴蝶一样
捕捉那一群女人
呵呵


《茫茫草原》

在茫茫草原
姐姐牵一匹高头大马
从马的形状上来看
堪称英俊潇洒
姐姐牵着它
踏过茫茫草原
姐姐还唱着一支
调子很高的曲子
尽管没有人听
姐姐还是唱的
尽心尽力

姐姐姐姐
天快黑了
你去哪


《门》


他伸手
去抓那扇门
的金属把手
就象喝醉酒的人
就像不认识家的人
他老婆在房间里大叫
但他已经听不见了
这你是知道的
他永远也
听不见了


《花》

是她在临终前说
想要一朵花
戴在头上
我对着墙壁哭泣

我对着墙壁哭泣
她轻轻笑了一笑
然后
死去

在我哭过的地方
有多少花
爬满
雪白的墙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