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种状态--关于勿的诗歌(作者:胡志刚) (阅读1786次)



               一种状态-----关于勿的诗歌 
                            
                             胡志刚

     我越来越清楚,我为什么不想为任何人,写什么劳什子的诗歌评论的这一个

事实的事情的真实状况了。我清楚的原因在于,我知道写作和阅读永远是两件非

常徒劳的事;我是说也许写作和阅读它们本来就是两件互不相干的事情,写作是

完成写作者当时的状况,阅读是去完成已经完成却持久存在的状况。写作的状况

的当时是写作者绸缪已久的,不过我更愿意说是是由于写作者充当了诱发的一个

事实在写作当中,我是说写作者是开启一张门的人,他打开门进入但是决不言说

,他让他的看见让另一个事实的人看见,当然也带有另一个在他的文本里愿意看

见的潜在的那个希望,而这个希望仅仅是潜在的,它更多的服务于写作者当时的

情境,因此,写作对于写作者无论前后都是重要的,是唯一;它不会考虑到以后

遇见文本读者的情况。    

      是的,我不愿意把许多分行的文字统称为诗歌,因为对于有的分行的文字用

诗歌这个概念来描述在我看来还不够,特别是带有那种体验性质的文字.在这种文

字里审美不再成为写作者所要追求的目标,写作者把他的写作完全当作一种提供,

我是说,这样的写作者他把写作作为进入和离开的状态,他所注重的是为阅读提供

一种视角,看待日常平常事物的视角,是为了改变我们已经形成的阅读所做的,对于

文字和语言的另类的阐释.是用他个体生活经验来完成的一个过程.它是作为对他

内心的再度审视时所做的在文字中进行记录的一次精神历险.诗歌或者分行文字对

于他就是对潜在的心理意识的开掘.并且在这样的开掘中发现那种久被我们所忽略

的另类情感.    


      一种状态,诗歌是一种状态.诗歌是写作者精神和现时的状态,它是和写作者

和写作者的生活一种紧密并且持续着的关系.勿或者独来独往的风这个人无疑就是

这样的.现在我任意的在他的诗歌里拿出一首朗读给你们听:  

   《非常想》
  
   妈妈,我非常想
   让一个女人把我
   从树上摘下来
   吞进肚子消化
   再拉出来
   埋进土里发芽
   再长出来
   结出果实累累
   让那个女人指着我说
   瞧,我的孩子    

     《非常想》,这家伙非常的想被消化掉,被他所爱着的一个女人.这无疑是可

以被看做爱情诗歌的或者是情诗的,非常肉麻的情诗的,可是仅仅如此吗?他说"妈

妈,我非常想",为什么要对妈妈这个其实根本不存在或者毫无关系的虚拟的人说,"

让一个女人把我/从树上摘下来",他是在树上的?或者这家伙希望着自己是某种能

够被女人喜欢的一种果实,对,让我想想看,那是苹果,或者叫做善恶果的,这个有妈

妈的亚当,他想自己被他所爱着的女人吃下去,消化掉,他愿意把自己当成一种祭品

.      

     有时候我们阅读一个作品的时候,我是愿意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掰开的,因为好

的文字是非常有嚼头的,是越看越想想象的.勿的诗歌的特质在于他总是能够在及

物与不及物之间达到一种完美的结合.及物能够提供我们想象和看见的事物,不及

物能够拓展我们对于时空的任意把握的可能度.一种状态的,是一种"静止"下来的

状态的.是在静止之中随意就达到了那种永恒的状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