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刘军生:我说雪莲(作者:普珉) (阅读1588次)



                       刘军生:我说雪莲
                  
                                 普珉


    很多人写诗都要酝酿一番,设计一番,推理一番……其实写诗往往很简单(长诗和小说体诗歌例外),它是一种感悟,一种彻悟,一种瞬间的洞一种生活经验长期积淀后的理智和情感上的提升。就此而言一首诗的完成在外人看起来是相当简单的。但是诗总是有其内在与外在的形式与韵律,所以技术的明确则支持写作者趋向完善的表达。

   这里介绍的刘军生的几首小诗都是从细节和瞬间入手的。《雪莲》是珍稀花卉,本身很容易具有象征意义,因此它一出现只要情境相宜,就带来不尽的韵味。当你在静夜里含泪又小声地说出了雪莲,雪莲的洁白剔透玲珑与传说,必然照亮想象的空间;当你的声音与其花瓣的质地一致,就抵达了诗歌的高度。这里有感悟、有裁剪、有一个通向诗歌之领域的秘密的名词组合:雪莲-泪-声音-花瓣。它们在夜里飞舞,成为一个小“我”的光芒。《拔草诗》是写实,短短的四行诗歌“拔草”被连续拆分组合了三次,是为了铺垫出最后一行:“我们种花”。这样的是个如果看不准就会完全失败,反之就成为可以类比生活中无数事物的经验范本。拔草如此,其他事物亦如此,比如对写作而言,阅读和生活都是一种拔草行为,写作则是种花。《风吹过来》在写作的意义上比前两首都要复杂,它是一个有冲突的情境,女人,也就是她伪装成树叶,与不晓得痛苦,使之成为一个复杂体,一方面有着期待的痛苦,另一方面期待本身又消解表面形式上的痛苦。这首诗的复杂意味值得反复把玩。


《雪莲》


含着泪
我说出雪莲
在静静的夜里
突然醒来的一刹那
我说出雪莲
声音很小
像她已经脆弱的
花瓣


《拔草诗》


我们快乐地拔草
这些草都该拔
拔了草
我们种花



《风吹过来》


风吹过来
哭泣的女人伪装成树叶
瑟瑟发抖

不去安慰她
不要,因为风
她等待已久

跟落叶一起
她不晓得痛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