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神 迹 (阅读4404次)




题记:1972年的芝加哥,经济萧条,暴力充斥着整座城市。疾病、无助与颓废无情地吞噬着人们。这时在郊区的一座修道院却有一座神像每逢雨天便开始流泪,血红色的水自眼眶落下,在她面前祈祷的人们神奇地治愈了疾病与绝望。
  

  (一)
  
  那时我还不敢说出自己是孤儿
  轰炸机来不及长成白鸽
  神经性的伤痛
  就开始默默追逐那些红色液体
  
  一切来自1944年捷克斯洛伐克小镇
  比斯利卡,颤动着的地坪
  教堂倾斜,用来收容疲惫不堪的人群
  如果花冠还戴于头顶
  如果提及家园就不停流泪
  我还能跪于喷水池前祈祷么
  用我肮脏的小手划出十字
  战乱与破败,逆向性步伐
  我抬起头,便能听见神像落泪的声音
  
  我的女儿,我怎么能向你描述
  那群白鸽自阳光中降临的声音
  
  家园已远,瘸腿战俘
  以及牧师眼中的忧郁
  我无法向你描述
  我将离开你,为我即将眼见的神迹
  
  
  (二)
  
  轰炸机在悲伤中轰鸣,人们慌乱奔跑
  没有人会祈求炮弹不要落下
  而我却仰望与您,小镇里这唯一的神像
  我的反复祈祷使得大地一片寂静
  
  当炮弹化成一大群白鸽
  天空顿时晴朗,扫空一切阴霾
  我的女儿,多年以后我才明白
  有一种力量
  让我站在1944年的城市中央
  倾听了神像落泪的声音
  
  是什么能够拒绝了一切死亡?
  
  如同多年以后
  我只身走入1972年芝加哥郊区的修道院
  收拾空空的衣箱,吻别你
  并且一无所有,除了与那场神迹有关的一切记忆
  
  我知道我将死于这个春天的最后一场雨
  我知道我死后修道院中的那座神像将在每一场雨中落泪
  血红色的水,自眼眶中滴下
  将治愈女孩的绝症,垂危的病人,残缺的手掌
  以及刻在人们心上断断续续的痛
  我知道人们定会在雨中落泪,喜极而泣
  
  我的女儿,你才十六岁
  我便已离开你,而那个教会派来的青年
  将在你二十六岁那年与你相恋
  他会向教会证明多年以前的那场神迹
  
  我的女儿,不要说我遗弃了你
  不要怀疑,真的
  最靠近心脏的地方
  总有一条由苦难通向天堂的阶梯
  

  
  2004.5.3夜(有感于某电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