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鱼 (阅读6859次)







你熟悉的那条鱼
还在我的身体里
但你已看不清
分别之后
我的能见度很低
隔着春雨、雾气、白牛奶、红糖水
我包头、捂汗、咳嗽
我咳出双层窗帘
那远处的窗子
是你平躺时 
看不清的海岸
起伏、波动、吸入
又呼出
窗外汹涌的流水
现在恢复为我
严闭、柔软、单调的表面


一条鱼用腮说话
没有人听见
你与我谁懂鱼的语言
她早晨喘息
午夜咳嗽
阵痛使她转念
变成执意下沉的玻璃酒瓶
喝水,呕吐,再喝水
呼吸时内与外
连成一片
她按鱼鳞叠加的方式
进入睡眠,渐渐习惯
深水区的黑暗
你熟悉的那条鱼
像瓶子在我的身体里
下沉着
在深处屏息于
自溺的饱满




什么是淡黄的
她说白天飘出去
晚上回来
灵魂就是淡黄的
谁信呢,我没有灵魂
只有
很多鱼

你熟悉的那条鱼
还在我的身体里
你不熟悉的
很多鱼
也在我的身体里
她们游动在
我深处的渤海湾
她们吃食儿,生病,睡觉
出游,产卵
也常常在午夜
流着泪,回到床上
允许柔软暖和的棉被
抱紧,并点头向棉絮说
是的……
鱼和床的有相同的本质
“呻吟。然后
沉默”




凌晨我
是透明的
瓶子
是透明的

是透明的
还有柔软细长的水草
尖利的鱼骨头
和阔叶状的双手也是
透明的
我们透明地
重叠在一起
那形状
像醒不过来的
墓碑

你熟悉的那条鱼
现在
看不清了
当你弄懂微距拍摄
就仍能从我身上认出鱼
从鱼身上认出瓶子和水草
迂回缠绕的欲望
懂得如何
接近花心及阴影
接近轻易的高潮
也就接近了更深的沉默
而我现在停滞在半途
不想上
也不想下
平躺着,闻着身上
活着的鱼腥味




随便在相拥相近的两种颜色之间
安置我吧,让我在
微醉的水域
放下鱼和她们的子孙
我是她们的父亲
和母亲
我是她们的家
是她们的瓶子和房子
是她们布满阴影的
宽畅的
幽灵博物馆
我仰起的头
就是鱼和幽灵们的头
是灰暗建筑上醒目的穹顶
在朝我爱的方向
移动和倾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