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N个瞬间 (阅读4232次)



N个瞬间


1

他跟在后面的车里
看着我

我回头
他的眼睛溢出夜色

我回头
他充满整个车子

我回头
他穿越了玻璃

没有路灯
没有鸣笛
也没有大雨
没有失声叫喊
过了很多年
他也没从那辆车上下来

我猜想他栖身的水下
猜想这些年
他用来隐身的空气
猜想他一回忆
就有惊雷和洪水来袭
而我在深夜空腹
独自拣食些拆散的词语

但我若回头
他还在


2

我走上桥头时
看见了他
我开始往下跑
抱着两大瓶可乐
往下跑

站着不动
抽烟,微笑
我停在他面前
笑,不用说清的
比沉默更温馨
混沌和空白

现在我只想着
那个可乐瓶子
肯定有越来越多的泡沫
不断哧哧地翻上来


3

毕业那年
我捏了一个小泥人
涂上闪亮的铜粉
去二楼送给他
他放手上、举高了打量

灯光下。他递给我一片西瓜
瓜瓤上闪烁着铜粉
那极不谐调的金色粉末
让我说不出话
只慢慢将西瓜连着铜粉吞下

那年他五十岁
宽容、博学、孤独、矮小
在单身宿舍的楼道里
我二十岁的眼睛用敬仰的光束
照亮过他

很多年后,他不知去向
西瓜早已溶化
而铜粉仍留在身体里
拥挤在我蓄积过多的粉尘中
等待攀附上恰当的说法


4

跟着他过马路时,我还哭
在尾声里,北环路上尘土飞扬
呼啸着形形色色的车辆。这个男人

当年和我现在一样,绝望得只剩下皮囊
和受苦的心脏,只会向人诉说虚幻、黑暗
尖锐和恐慌。这个男人

他的骨架三年之内重新组装,结实强壮
梧桐树下麦子低矮整齐,他稳坐在田埂上
黄昏的地气,淹没不了他的声音里的光亮

在他旁边,麦地圈成一个恰当的立场
使我安于把眼下的一切推远了打量,在那儿
我借来一双新的眼睛和用来轻身的翅膀

我歪头顺应这变化。我的朋友他现在
有强劲的马达和足够的胆量
能挥手横断没有红灯的北环路

把一个恐慌的人领回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