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偷盗月光 (阅读3885次)



通向天空的道路,从不向天空以外的子民开放
偷盗月光的人,藏匿起描绘群星轮廓的画卷
夜晚就真的完全消失在清晨了,不
留一丝伤疼。雪山也失去了继续攀升的力

他无法绕过那丛美丽的静物,他已经
习惯了阳光缤纷的世界背面铺展腐烂的尸骸
水果在腐烂,深秋的种籽在腐烂
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那里还很柔软

谁在长眠,谁在一滴水的表面取下血液
草长,行走在光亮之上既不平稳也不安全
那座建筑了一万年之久的梦想宫殿终于坍塌
人民在短暂的欢呼后遭受惩罚,声音沙哑

胜利从来不会驾四轮马车而至,它
总是以最沉稳的方式抵达。取下血液表面的暗
来历不明的火焰跳跃在深秋摇晃的水塘
在应该浅月轻印的地方,呈现出夕阳的光斑

习惯了生长的人,必得习惯遗忘。而道路
有时会无限地复制自身和倾覆,恐惧夜的凉
收起唯美,让海风灌满双耳;采集
火种,在一根击穿了巨鲸心脏的桅杆之上

这村庄诞生伟人,也诞生贫穷和空洞洞的理想
庄严的时刻总有暧昧的嘻笑穿墙而过
偷盗月光的人,被一团来历不明的火焰灼痛
他双手掩面的模样迫使我蜷起时间之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