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组新的作品。 (阅读4974次)



《这世界瞬间停下来》

你的手还在犹疑。一个人刚刚走了一些弯路
我愿意离你很近。

空气中冰冻的虫子,偶尔感到快乐
象一个人说的,那些旧事,它们的形状
始于灰暗
被时光一点一点冲淡。

看雪花纷飞,持续的
如此长久,这些风景,这些恍惚的白。
嘴含一片叶子
我站着暂时不想动。


《远方》

你可以确定,搂在一起的人,随时分开
接下来又可以搂在一起。

隔着门,光和阴影,远远的
有一点潮湿
笑声有些暖味。

有些东西必须继续
就像许多年前,你曾经从黑暗经历了天空。

《物是人非》

是牧羊的犬,是土拨鼠的面孔,在远方
变得敏感,麻木,抒情
转动,翻过来,再也见不到了。
铁轨在身后微微偏离
四周显得模糊,一个孩子头顶一片雪花
蹦蹦跳跳
仿佛身上发出的钉铛响声。

                       2004-1-11下午

《手语》

这些年,我继续发呆,守口如瓶
“在一张纸上画满了牙齿”。瓶子装虫子
挂着水滴。

偶尔夜晚让我一次孤独勃起,三分钟的欢颜。

湖边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些破旧的
长椅。
窗开着,孩子们很安静。
树上只长叶子,露水使它们
越来越湿润。

《海盐的海》
    ——赠津渡

砖头底下,疲倦,缓慢,大胡子,很胖的人  
除了你的呼吸
在这里读诗
听雨,转过身,碎纸片被风吹远。

你的耐心,只有一分钟,什么也不用想
“假的东西是光,诗歌和白色的鸟,又在黑暗中
度过了一年。”
只剩下碰过的声音,积着灰尘
下午很快会过去。

反复的回到那陌生的地方
辽阔的海水。那时我没有喝醉,只想唱歌
而有时候睁开眼睛,看见海水的花,背着石头。
           2004-1-15

《香格里拉》

有一个人在镜子里面,颜色都是黑暗
我开始说话
蓄满胡须。

“我会爱上你”。在夜里,不一样的事情
比如现在,我想起了
香格里拉
仿佛我顺着石台阶,一步、两步、三步
爬上去。

香格里拉,那被带刺的光,锋利的
截断时间和脸。
如果她躲在林子里,突然的出现
还会吓上一跳。

                        2004-1-16

《嘉兴》

好久没有风吹了
有一刻,乌鸦哇哇哇掉下来。我看到孩子走过街道。

“他们离得那么远”。有这样的声音
但不确定
这么早的黄昏好象是通往广场。

虚构一个模糊的场景,我还懂得什么
一些回忆,或者开怀
而鞋子是冰凉的。

沉睡的蚂蚁,在一个地方逗留很久
他们相继离去
象是淋了一场大雨。

                       2004-1-16

《月光照亮邻近水面 》

在漆黑的屋子里,她凝聚
空气膨胀
我闻到了她的气味,风吹一片叶子
村庄,一些树木。
“有时我们莫名其妙
发不出声音”。那么多人
都过去了。
偶尔坐在水塔的上面,可以看很远
直到后来
星星稀少
月光一点点照亮邻近水面。手垂向地面。

2004-1-16晚于嘉兴

《异乡》

透过斑驳的树叶,我目睹
上弦月。一点点的亮
水落石出
空着。一个人裹着毛毯游荡。
两棵树之间
当年寺庙的大门
已经紧闭。
还有一些时间,那无边无际的
大风,客栈,铁轨
和驿道。
同样,在我陷入昏迷的时候,“一首诗
对一个人的怀念,而你看不见”。

《预感》

在前半夜,偶然读到顾城的诗:“零点的鬼
走路非常小心”。

转过身来。她睁大眼睛,然后睡了
梦见草叶慢慢越来越少。

衣衫上绘着云烟,还有些的气味
怀抱着几本书
风吹走了铁屋子。

空空的楼梯口,像是挤满了人。

                            2004-1-12

《命运》

在螺旋的楼梯上。所有的人都没有觉察
我已忘了时间,感到局促不安
就像在她的白天和夜晚。

城市白色的墙壁总是发出响声。

刚刚停止的雨,火车接着
驶出了站台
她还是那么遥远的
发生过的声音,在剩下的旅途慢慢消失。  


《仇人》

奇怪的虫子从花上经过
细微,生锈的雨。
他喊叫,像只木刺猬,分裂成两半。

呆在家里,继续迷幻:一个人被拖着在沙地行走
闪着灰色的目光,心猿意马,有些响动
戳穿了她的耳朵。

揪住旧头发,仇人的手里抓满了黑
古怪并脆弱
三十岁还像个白痴一样,被水草裹着
死在暗里。“这就是我
想到的结局”,此刻远去的人早已无辜远去。

                                 2004-1-13零点

《还有很长的距离》

在这之前,那些叛逆,屈从,无知
卑微,褪色的日子
将被叶子埋掉。

风过来,一些沙子飞到脸上
一些撑着伞的人。她说:这里很安静
象我们呆过的地方。

偶尔有几只鸟飞起来
广场在远处点着微暗的火,她在伸手挽起
垂下的乱发,快速明亮。

                            2004-1-13晚

《黑夜经过大海》

她沉淀自己为一生像光斑
水滴打在地面,要知道,很久没下雨了。

针孔那么大,看见自己慢慢衰老
冗长的日子
咬着果实,不说话,就这么咬着果实。

“那些被砍倒的树,那些骨骼
终久不化”。

树上的月亮照耀她的双脚,象个恋爱的人。

                                     2004-1-14

《风吹着音乐和头发》
           ——致yu

紧紧粘着她,有时候垂下额头,不吭声
她一定看到了地面:太远了,向着身体的北。

城市缓慢,树叶浮上水面
钟声敲响了十二下。
苹果抑制汁水
偶尔的寂寞,它是凉的。有风吹了进来。

“我听见了雨,回忆比时间
更短。”举在头顶上的报纸被淋湿了
她的手微微抖动。
这个早晨她的眼神有点倦怠。

2004-1-18晚

《结 束》

你坐着,然后你睡了。说话时夹着手势
哑口无言,经历了一个冬天
你的小衣服
变形的铁,晚年日记。
一些人戴着围巾来了又离去,隐藏着
另一张熟悉的脸。这屋内昏暗
就象多年以前
一个空荡荡的咳嗽,垂着舌头。
“过早出现的东西容易遗忘”。一点点回忆
一点点陌生,有时候我茫然无措。
世界就不重要了
在你眼中,我会离开这里,用叶子
呼吸和眺望
月亮的种子在开花。一团漆黑,又一团漆黑
过多的酒加剧了我的幻觉
大地微微倾斜
那些缓慢来临的霜气
又被风一次吹散。

       2004-1-19日晚

《很久》

坐在草地上,阳光爬在她的乳房
它们是如此的小,太小了
她们站在那里唱歌。

鸟都停下来
适时的慢。恢复,直到一颗尘埃的宁静。

许多黑暗和树叶的燃烧,跳跃
危险很轻。
风吹开了窗帘
象这样的时候,你会看见一匹纯白的马奔跑。

山上的寺庙,蘑菇很旧,听木鱼声
头发落地。充满着,那边的绳子绷紧。
很久。眼睛明亮,不说话
桃花开了又开。

      2004-1-22晚

〖所有美好的都已美好过了〗

她甩头发。偶尔抬头,看风是不是停了
紫色
发出一小会儿的声音,很轻也
很慢
叶片在手指间,轻柔,泛黄
就像阳光一样发生。

猫坐在窗边上,下边白晃晃的绳子。
先是咳嗽,跺着脚
扬起一些灰尘。
水渐渐满起来
还有这么小的几只小虫子
如果一不小心就会发霉烂掉

她去了许多地方
唱过许多歌
那时花开,回忆,某一时刻
它已经消失了 
朝相反的方向,在夜晚
下着很大的雨。

2004-1-24


《终于来临了》

一天收藏一滴水,象往常一样安静,一厢情愿。

那些矮房子长满蘑菇。在我小的时候
再也记不起别的什么。

一切多么熟悉
世界太大
你在下午沉睡,偶尔就消失了
占有,或者征服,被彻底改变。钥匙清晰的摩擦声。

“你梦到了火车,或远或近
然后慢慢停下”。在我的身旁,空起的位子
一直到车到终点始终空的。

从远方到槐树的叶子,黑暗中这微弱的光亮
今天它显得陌生。

        2004-1-21除夕


《离天空更近一些》

在铁轨上慢慢走动
影子一钻身,背后,空无一人
另一盏蓝灯笼出现,风一吹雪花就飘下来。

月亮落地为水,光线暗下去
并继续暗
直到再次亮起来,黑夜变轻,摇晃,上升。

她笑的那麽开心,没有一点声音
有一种静,紧贴耳朵
这种感觉格外清晰。

“现在已经九点了”。这片瓦砾,鞋子有翅膀
飞得很低
离天空更近一些,老鼠重新聚集在粮食旁。

            2003-1-21深夜

《年末》

孩子静静穿过人群。颜色。倒影。
阳光。风渐渐弱下来,今年的雪飘落在窗外。

只有我知道
石头开花,“像一只乳房,颤动,血液
侵蚀骨头”。四周的墙壁
看不到自己,好象是一些人和事物
永远不会触及。

你脸红。你说谎话。抱紧我,我呼出一口气
对视,躯体发胀,绵软
止痛药,棉纱;九点和十点的钟面上发出
鸣响,再远一点。

一个远道而来的人,头上和肩上落满了雪
停住了脚步。

2004-1-20

《北京的风没有那么大》

像你抬起头,靠在阳台
看着雨滴,有人挥手走开,或者什么都不想动
那不确切你是隐秘的存在
慢慢向后隐退。

他们说我的事情是个谣言,果子在树上落下来
而书没有声音
那时我没有看到远处的广场
在旅馆里我睡了一晚上。

打磨的刀具碰撞了一下,隔着黑色的天堂
我感到冷
跟在时间后面,哀哭,月亮很小
会有鲜花在抽屉里开上来,北京的风没有那么大
你想这肯定是真的。

2004-2-17

《正月初九:抵达》

所有人暗暗看着你,看我们拥抱,树叶落下来
再过些日子,你的脸模糊,停顿
一些虫子不说话。
有时候是高山,火车22点开,只是个概念,深夜
就可以到那个城市
我总是拖着走长,感到幸福
茫茫大雪
最终,一个人的寂静降临到我的头上。

2004-2-17

《去处》

胡子这几天疯长
那些言行举止,有人暗暗高兴。
火车重复往返,在黑暗中厌倦,又过了一天的生日。
而四周,是多么晴朗,或者相反
还没完全融化。
就像很多年前,经过草地,你说你来了。
有时候头发往下落,一片叶子在夜晚的微风
微微泛绿
我曾经看见了海。

2004-2-18

《南京今夜有雨》

黄昏慢慢转过身
之后是下雨了。她偶尔闭上眼睛
她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不可理喻。

我缓缓放下剃须刀,一个人的晚餐
阴影下一盆隔夜的花,被撕碎了,连同叶子
丢弃在下水道。
出现一些气味
然后散去。忧郁症,啤酒,喝醉后的幻听:她在
另一个地方穿红色衣服。

那些浮在空中的东西,一小点的白
象过去,我们去看露天剧场,触一下雨滴。
有时离她的身子不远,一个孩子抓住了
纸叠的船。

2004-2-21夜

《幸福时光》

时间把快乐吹散了,说话时没有舌头
充满了不确定性
这些在雨中变烂的木头。“太脆弱了”,然后我点头,笑笑。

两个人各自回忆一只蝴蝶。而现在,没有一丝征兆
一辆货车扬起喧嚣,白天消逝了
长夜漫漫。
母猫出来时无声无息。她忽然弯下腰
拖着越来越厚的
影子和壳。

有时我隔着很远看她
一个女人身上水淋淋的,陷入黑暗
显得有些异样,那些轻盈的脚踝在草丛中游走。

2004-2-22日清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