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个恶棍的生死信札 (阅读4071次)




                               ——给桑克


          一

我已经进入了雷区
身体的指针因为干扰而发生了偏差
疾病,一头潜藏多年的小兽
开始出没,四处伏击。

疼痛是手术刀上薄薄的寒光
毫厘之差则是医生的小经验
一次失败的手术,不过是小小的错误
并非不可原谅。

(因此我的错误也将被谅解
如果不是被你,就是被时间所谅解)

六个月,我的有生之年已经为人判定
这没什么,死亡,对于一个流浪汉
仅仅意味着回到了故乡。


            二

河湾。芦苇丛。
宁静来自万物的声音,我知道的抒情
是风的指尖划过竹林时的节奏
那么舒缓。水牛土著,没有
车辆来打扰它走在大路,或当它休息。

这会儿夕阳女子松开她的发辫。
无限有一个卑微的出发点,黑暗
也有它的依靠,微凉的山脊。
人们并不急于把手中的活干完,而群星
正将我们输送给全体的事物。

我将交出我全部的财产:一张记忆的地图
童年和乡村生活。我们抛弃的缓慢
是一小片磁石,曾经转动过所有的引力。


             三

来这里,我的小松鼠,槟榔的国度
用银质的器具进餐,甚至日子都可以
变成丝绸般滑软,富有光泽。

什么时候,驯服会使暴烈同样驯服,
你,一道温柔的斜坡,构成了缓冲。
让我忘记在我们之外还有别的世界
忘记我自己,怀有的深深敌意。

原谅我,爱情,我的平衡游戏,
一场破产的实验
最终使你离开的伤心之地。

我爱你。这是真的,即使伤害到你,
无辜的爱人。一个肆意挥霍的恶棍
惯会甜言蜜语。


             四

一种新的图腾正在建立,多么疯狂
感受力被极权的知识剥夺
最后一寸领地,艺术节节败退。

杯子就是玻璃和它提供的容积
蓝色是因为波长,那么瘦哥哥,我有
十倍的理由把我的耳朵割下,把我的眼睛焚毁。

我,一个怀有思乡病的浪漫主义者
触犯禁忌的十恶不赦的混蛋将被游街示众。

城市的加速器。人流。它的金属心脏。
扭曲的天空和水流旁,蒙克
那唯一不疯狂的人将会尖叫


             五

六个月已经足够,给我再多的时间
我也不会成为那些
为了行动得体而翻阅书籍的人,
习惯于将自己的生活做成切片,放在
显微镜下观察,永远正确但是懦弱的人。

我已经厌倦,象纸厌倦了笔。
请在临睡前为我打开那只音乐盒
让我仍然可以看见
雪景中需要修复的栏栅,
一只跛足的长嘴鸟掠过天空时
低哀的鸣叫。

让我仍然可以看见
破败的房屋中有着惊人的美、
屋顶上的寂静和光线清晰的排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