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关于诗的26束短句 (阅读4638次)





关于诗的26束短句

A:名词是诗歌的国王,它统领四季、大地、火焰和妄想,让生长和死亡,新梦与旧痕,轮回和复返得以重生和燃烧;动词是一只健壮的手,搅动春天和爱情,让形容词在这语言天幕上自动归位;那流星般的副词,正划过我的眼帘;还有数词,哦,那九少女,正依次从月亮的清辉中缓缓飘出——
B:理论仅是赴约女子必需的化妆术,当赴约结束,镜前的已显皱纹的她——才松驰下来,才会洗去要反驳别人的责难而涂上去的厚粉。
C:只有相近风格的人才能谈得上影响。而想避开大师的影响,如同风格迥异的人想互相影响一样困难。
D:风格、流派、主义,于一个写作者毫无意义。对一个写作者而言,留下了什么还是什么也没留下,才是至关重要的。
E:诗歌是否一直在进步呢?能不能说现代诗比明清诗进步,而明清诗比魏晋诗进步?我只能说诗歌是在不断地发展,正因为发展,才有了娈化的可能,才有了进步的可能。
F:我追求的诗:微醉,倦意、伤怀而兴奋;飘逸,幻化、诡谲而神意。
G:诗坛是个大战场,许多人置身其间尚不明就里,就已化为某个主义或流派的炮灰。
H:形而上总是不到位的,到位就不是形而上了。就像你在看一幅达达主义的画,你会具体地说些什么?你只会说:“嗨,老兄,毕卡比亚在拼凑他的《儿童气化器》。”
I:千万别把知识作为借口来掩饰自己的创造力。
J:一只小鸟熟练地飞翔,形而上就转换成了形而下。
K:边缘性并不是远离传统(传统是谁都无法远离的),只不过是远离中心话语而已。
L:可能性是没有穷尽的,杜尚能端出小便盆,别人会亮出什么,谁也不会知晓;而一个人的可能性是会穷尽的,就像马蒂斯、高更、达利、毕加索,他们谁能穷尽布面上的变化?
M:现代诗何以流传?必得有持久的心灵震撼力和强烈的外在美不可。
N:古典诗是听觉上的诗,现代诗是视觉上的诗,我所追求的则是它们的结合。
O:所谓诗意,于抒情诗而言,是能给阅读者以多少激情和多大的想象空间;于哲理诗,是能给阅读者多少沉思多少回味。
P:精准的语言是一首好诗的首要条件。只有精准,才能完整传达写作者的表达欲望,才不致于在纸面上流失内心的构想。
Q:喜欢荷尔德林,是因为圣洁。他让我看到了溪水的清澈,看到了抒情的力量和神的衣袂在风中飘荡;喜欢尼采,是因为他告诉了我平静的语言是狂飙的先锋,静悄悄领导了世上的光;喜欢但丁,是因为我想到了托尔斯泰和巴尔扎克。
R:诗是用血写的;散文是用心写的;小说是用汗水写的;而电视剧和现在的很多分行的文字则是用口水写的。
S:评论是减少失业人员的一条好途径。一个写作者不应在意评论的口水,相信时间这块无脏不摧的肥皂,只有它才能洗去诗歌脸盆里无法计数的诗行。
T:拉帮结派,摇旗呐喊,好一派繁华景象。就好比当街叫售的小贩,你能说他们的皮尔卡丹、华伦天奴货真价实?
U:什么是好诗?就像在大街上,你突然被人群中的那位女子迅疾击中;就像你在所爱的人的胴体上颤抖;就像在灰蒙蒙中蓦然看到了西藏的湖泊与天空。
V:人与人有时是无法对话的,诗也一样。
W:一首诗展现一个世界的侧面,我用无数的侧面组成这个世界。
X:内在的韵律。节奏。气。速度。精确的语词。氛围的营造。加上最重要的第一位的真情真感受——一首诗便基本完成,但不一定是好诗。好诗不是打磨成的,可以随便增删的肯定谈不上是好诗。
Y:书法讲究气韵,诗歌同样如此。
Z:你可以不喜欢别样风格的诗歌,但不能说那就是不好的诗歌。风格是由写作者个人的气质决定的。

2001年11月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