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道与路 (阅读5063次)




道与路

          (引子)

攀援着鸟儿叽喳的歌径,从歌径的终点
追溯到跃动的舌尖  及绒绒的体温
让希望的目光从冬季出发,抵达嫩绿的新叶本身
并随它的清鲜,在风的关怀下起伏
兄弟,你到来了吗?
鸡鸣、犬吠、稚猪油亮的皮毛,喧闹的蜂群
油菜花铺天盖地直达你的眼睛……
这一些,悉是我生命的入口


请随我一同踏上水面、麦浪之上
将阳光折成小舟,航进芦苇圈纾透明的嫩芯
作为两颗挺立的麦苗去感知土地之内的土地
作为流星而测量天空,作为鱼而研究水……
你厌倦了吗?
在你多梦的青春上,荡漾着永不重复的呓语
容我测出你呓语的密度,看它比春季的悠云
轻灵多少?  还有多久?
是你第一次下降到现实的时分?

接受我的这些新叶吧
接受我新叶的胫脉里奔流的短歌
以及短歌内激荡的欢欣  容我
用新绿的手臂环绕着你如同花环
环绕着我们共同的大陆
——哦,兄弟,你说已厌倦了这些幻想
但你可曾明白:
幻想本是千里之行的足下和磁极
藉此我们上路吧,我将指给你看
在追求的道路上,
有多少探索者的痕迹——在任一捧泥土里:

      (一)

有一些声音一直被深埋    有一些
目光一直被紧锁          有一些
生命一直在巨石下挣扎    有一些
人一直在钢的喧嚣中三缄其口

容我站在时代的血脉里  敲响未来
容我从人群之中出发, 以他们的精神前进
我是被无数火焰点燃,并点燃别人的火焰
我抚摸着他们毕生探索的生息
仰望他们衰微的躯体因紧守着人类
而超过自身的光轮
我是千口之口的呼声

我吮吸山的坚硬,饱食海的容量
我呼吸数千年盛衰, 目光被未来武装
率领着胸中千万颗灵魂,藉春天的雷霆
如闪电撕破云羿,为了
将你拉出自己的衣服——自己的形象
兄弟,用你的执著接近你自己,昂然
挺起脊背,用你尚嫩的双手
雕出你明日辛劳之手  仿佛
石像自山中成形
我们的手将相互握紧,我们, 在同一轮日月下
挥汗亦或停息,
劳动,这最高的律典,它以此
不需证明,
在共同消耗自己的幸福中
我们的心胸越超距离而连通,
我们不需要
语言……

而春季在小鸟的舌尖上啼鸣着,在草尖的露珠上
闪烁不停——
这本是我灵的一个洞口,它通向你我之根
你我存在的原型

      (二)
为追求自己而逃向世界  每一次
追求都是一次逃避      ——题记

时间把自己赋予每一个生命
当某一天某一时的某一分:稚气的你突然
对眼前的一切恍若不见
一道隐约的光芒使你朦胧地感觉到这世界
不再就是你自己
你觉察到自己的渺小——世界难以撼动的浩翰
你不明白:是什么将你和世界分割,但你再也回不到
觉醒之前的混沌

你眼睁睁看着时间开始裂成无数鳞鳞的碎片
每一枚碎片刹那间遁入每一事件的体内……
你的微笑或泪水不再同世界相关
从此, 遁入你的时间开始有了你的个性

一切, 从开始之后继续新的开始——残存着
前一个开始的影子
青春再一次开始, 而时间在你体内
昼夜飞逝
——于你知觉之内或者边缘……
一股隐隐的焦灼逐渐从梦呓逼向你早生的华发
你无法挽留时间如同青春
从你结实的肌肤向外漏失——
而你, 还未曾开始真正的生活……

你年轻的目光为何这般散乱
何时方能窥到你凝聚的精力间或一轮
你做出各种笑容,同时了然
这和幸福无关

仿佛被某种巨大的车轮带动——
你不由自主地欢笑、流泪、苦思和寻找……
而这一些, 全被时间之流淘弃……
你剩下多少痕迹?

你不得不和什么东西告别, 不得不
寻找什么东西——它似曾相识, 仿佛
一只灿烂的青鸟停靠在手心之上三寸
当你迅速一抓,它便
化作一束音节逃逸,留下你两手空空……
你时而怀富天下时而一无所有——
高傲和自卑是你拥有的唯一的硬币

总是在逃避什么?总是在追求什么?
你语言精致,举止优雅,心脏绝对赤诚,
但所有这些的深处
恰恰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
失去了它你会失去重量,变得稀薄——
失去了它你会化为乌有

时间依旧在流逝——它永是没有缝隙的现在
你默默承受着——
怅然若失的春来冬去


(三)

爱,很多——相爱, 却颇少见

我无法逃脱你的温柔
我察觉到,关于幸福的许诺已在你额头上坚定地闪烁
但我只能用疑惑对待你我的未来
你不顾一切的吻,只能让我暂时忘却外面的世界
哦——亲爱的朋友,只有在此刻,我……爱你
但请不要让我许诺彼此的永远
我无法做到:把我的方向归你所有

我最善良的朋友,多少次独自在你的幽怨包围下
我没有话要对你讲
我的许诺会欺骗自己和你  我的解释
将把你推进更深的创痛和虚无
我明白逃避,也明白抛弃
但我无法和你分离

也许……你的爱太深,也许
你的心太善,而这些
恰是我沉重的缘由
是否相爱本是:
占有你而被你占有
奉献于你并被你奉献
追求你或相互追求
是否你我两瓣时间亦有相互溶合的刹那:

(据说,最佳的融合是既最相同又最不相同——
把你中和我最相同的部分当作我——去追求
你中和我最不相同的部分)

“亲爱的,让我们——
将爱遍染整个宇宙,让这极尽鲜艳的颜色
成为帷幕,遮住它背后的现实
让我们将现在的感觉延伸
到你我的永远……”

“不!不要未来、也不要过去,不要永恒
让时间自个儿玩去吧!不要时间!
不要明日……让我们去死……”
你钻进我怀里,低声抽泣……
——而我清晰地看到:明日正一步一步逼来
威胁着你我脆弱的梦……


难道唤醒的只能是痛苦?
难道我不能成为你的家园,让你躲避
这太累的世界数个黄昏——抛开恐惧与无奈
抛开修养与勇气,直至
了却对时间的意识?——
你在晨曦中苍白的嘴唇尚没有皱纹……


而时间不可撼动地流逝着——
为每一个生命赋予一个似明似晦的命运
是谁,在嘲笑我们,是谁
在愚弄,践踏无辜的花叶?
而从生命深处注视我们的目光是否在讥讽你我
只能围绕生命的边缘行走,却永不能
直指圆心?

让我们在彼此的眼睛里寻找水源  
让我们再次长吻——
为了能细心触摸到我们的根  寻到我们
生存的背景

——时间流逝,它不再如同沙漏
而是一浪一浪地拍击过来

在你眼神的后面,我感觉一片茫然
这感觉让我不寒而栗
不寒而栗之后我再次深吻你苍白的唇
为了诊断,你的根已有多少被侵蚀
它埋藏在我们的体内多深


亲爱的,你明白我们的根被文明层层掩盖
你便用微笑,表达你的宽容和无奈

——多年后这微笑依然在我身心里居住,
并向深处——徘徊

我执拗的头发遂在你手指的轻抚下
舒展如一方蔚蓝的浅海
我品尝着你的轻抚——
我咂摸出:
你的味道就是根的味道
你的轻抚就是月光的手指轻抚着千山……
而你继续,用手指的温润梳理我的乱发
宛如时间梳理千万条生命
宛如根在千万脉时间之流上普照
……
但时间又吹起了它刺耳的号角
这号角直刺进你我的骨隙,扎进你我
全力营造的  脆薄的圣殿  
任生铁色的现实
滚滚而来
淹没我们无措的单纯……

今晨太阳苍白甚于你失血的嘴唇
云羿翻涌  斩断了地上的生命
和太阳的血缘
你我相对而视,如同两座废墟……

你凄然一笑,我发现:
时间已如西王母的玉簪,在你我之间
划下了一条银河
你倍觉凄凉——孤渺
却没有悔言

——早晨,以它金属的喧嚣,拖曳着你我
返回各自的孤独……
我们默默伸出右手,唯一的语言
是分离前照例的祝福——如今这祝福轻飘飘地
升起在空气中——渐淡渐远

告诉我: 我笔下的字迹
两座年轻的废墟: 可否拥有比残留的记忆更多?
可否能和时间进行一埸永不会战胜
却永不会止息的战斗?
告诉我, 用我体内沉稳的脉搏告诉我
用你曾轻抚我乱发的手指告诉我
用你的微笑和沉默告诉我
用世界的和谐与破碎,及我的年轻回答我:
是否可以
再一次爱你?!


(四)

你知道文明早已将人们的心灵割裂
你知道现实的重量可以碾碎
任何一瓣爱情

你不再以幻想去替代感觉,不再
以带着情绪的感觉,去替代真实

在深不可测的孤寂中, 我看到你蹲在
晶格般的角落里, 捧着自己的内心
在鲜血淋漓地咀嚼
“味道如何?我亲爱的朋友?”
“哦——请不要问……
但是我喜欢……
我将告诉你  那细微的感觉——”

——你的声音,如同解剖刀上的寒光——

“五蕴未空,心不自现
六根皆在, 难离因果
我不知心的本味如何,仿佛有三重因果
组成了我冲不破的业障

第一重因果正是我的追求以及失落
这是一种永没有终点,永不会满足的追求
我感觉到有一种光环既在远处,又在我的心内
它仿佛就是我自己,却不受我控制
它不占任何空间却又涵盖宇宙
它仿佛是一刹那,这一刹那里拥有整个永恒
是一种绝对的静穆,却绝非死寂的虚空
宛如布满了隐隐跃动的光芒
拂弄着我的肌肤,催促我
去进行一次次难以预见的飞跃……


但舞埸的旋律缭扰着我, 我的飞跃
在机器以及人的喧哗中, 无声地跌落……


你知道:青春的辉煌恰在于一次次跌倒之后
又一次次重新爬起,
青春总是坚信:
绳锯木自断,水滴石终穿——

但当我即将越过第一重山峰
第二重因果, 已拦腰横在眼前:
爱,很多,相爱  却颇罕见
假如不爱而被爱,她的爱已变成我逐渐沉重的负担
假如爱而不能被爱
我的爱是一串无望的追求,它依旧是一副
难以挣脱的枷锁
可由于年轻啊,朋友,我们如何能逃避得了
爱  与被爱的结局?
如何逃避得了第二重山峰的阻拦?
更有现实如章鱼的触手将你我纠缠
更有第三重因果压迫着你我的妙龄
我不必多说你当明白:这正是难以消灭的
生理欲望在你我健壮的体内
纵横——


(五)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

在世尊佛光中, 时间于圆周上轮回
在牛顿公式里,时间沿直线前行
在你体内    时间在螺旋上升

你徐徐咀嚼着,你的内心亦逐渐扩大、延伸
你惊讶地发觉
在你心内:过去和未来纠缠在一起
图腾和超弦理论相互握手
星辰与茧火  黄帝与爱因斯坦
凡高的向日葵,埃及的斯芬克斯
竟能在同一堆篝火旁跳着彝族舞,吃着
中世纪的晚餐
正如我用笔迹让他们在同一页纸上比邻出现……

这是你心内的世界,它拒绝被时间和空间奴役
正如诗意形成于语言之前——那是一种
密码式的沉默  是一则
略带静电的神谕或预感
语言失去了波澜、宛如明镜    
回归于水晶的透明

你继续咀嚼着,没有年代的限制
咀嚼得越深,越和这世界的草木相关
于痛定之后,你的感觉已逐渐迟缓……
蓦然——
你织满全身的神经急剧地痉挛:
在众多世界的浮物层层掩埋的深处
如闪电击中你的舌尖
你终于碰触到了……那不可触摸的
创伤……


这是一次令人心碎的觉醒
伤口里有你最深刻的渴望:
它起于你和世界割裂之时
起于你的孤独和乡愁诞生的那个黄昏


你的孤独源于和这世界的分裂
正如人的疏离源于自己的冷漠
当人性的和谐
被机器切割得支离破碎  
朋友啊——你可知道
那裂成碎片的时间,已作为人们精神历史的
一种持久的烙印  烙成后辈婴儿的
胎记

而你对分裂的体验,已成为永不结疤的创伤
在心内不可触摸的地方
张着渴望愈合的裂口:


你的创伤,来源于你对
征服自然的深恶痛绝  来源于
对人造灾难规模的不祥预感  来源于
对社会进化的彻底怀疑

(六)

你的创伤是我们的创伤
你的渴望就是孩子们的渴望
你的孤独是对世界的烛照
你的追求是人们共同努力的趋向


你告诉说:
每一颗生命都是宇宙的中心
同时与其他万物息息相关

你的追求是一条入海之江:
愈接近大海,
那曲折的方向便愈浩阔  
直至在大海中
消失方向……


你知道重要的是我们和万物平等
万物充满个性而又本质相同
冲破万物的形体和个性,最本质的东西
便可接通

我们原本和树枝、草丫、尘土血脉相连
你的路并非虚无缥缈,而是一种
返本归原的企图

从你如镜的眼眸中,我仿佛已经看到:
人们的憧憬和追求——
为了架设一座桥梁
一座打破分离,使人与他人、世界融合的桥梁


你最后的声音既在时间、空间之外
又与一切时间和空间的最内部贯通:
“入世者:融入同类之中
出世者:和自然相亲
两者皆是要和这世界——
破镜重圆

人类的一切努力,皆是要和这世界
破镜重圆……”


           草92.4.27—29,5.20—23,抄于6.29日
                          删改于2004.1.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