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3年最后一组作品 (阅读4678次)



《说什么都显得多余》

阳光暖和了一些
照在身上
你拿着剪刀顶我
哭了很久。

乳房是新鲜的,头发散开
时间一秒秒过去了
你在长大
我在变老
还有人在别处
死去。

几十年前的手抄本
一些嗡嗡响的
声音。

孤独的流浪者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
城市,暂时的
一点点无事可做。
你继续哭,当眼神变得
渐渐模糊
燕子向更底的地面
俯冲过去。


《想写一首诗的时候》

马在地里打滚
压倒稻草
就像盛唐的长安大道
嵌入童谣

遇见陌生的面孔
你完全可以保持沉默
靠墙站立,舌头飞快打转
吱呀作响

白色的发丝夹杂在
一头黑发中, 成天
胡思乱想。
多好,一个人的背影
多么好。

就这么一直睡下去
没有人说你会醒来
蝴蝶是圆的,它并能
飞翔。
钟摆在空旷的木盒子里
晃来晃去。

想写一首诗的时候
乐此不疲
我还是被他们当作一个
无所事事的人。


《逝去》

被铭记,被遗忘,这些年
过去了
狭窄的绷带
包扎不住胖子的伤口。

很久没有露脸
一只鸟在树上挖坑
晴天下雨
暖风悠悠。

这样的事情
我总是比别人慢半拍
有时人们早已散开
戴红袖章的老头还在
反复解释。

继而那秋天终日行走在
屋顶上
无精打采的老猫。

在白纸写下黑字
直到把一句
简单的诗彻底
完全放弃。


《一部分绝望一部分柔软》

没有人能看见
我坐在树下
听昆虫的声音。
倾向于寂静,这需要多少
足够的时间。

这个过程
可能很长,也可能挺短
有时候就颠来倒去
一千遍。

伸手可及的前方
裸露的双肩
很好看
好象她的秋天
从来就未曾离开。

额头光洁,发梢插花
站在阴影里。

起风了
我坐在树下
没有人看见
懒懒的阳光,几本书
散开一边
沙哑的嗓子
说着黄昏的一些事情。

《成年》

一个多么好的冬天,沉浸在酒中
做梦的时候
也在想着睡觉。

火车驶过,一闪而过的
是山。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随时
坐在火车上
或是早晨,或是
午后
很慢很慢,很难看出
它的移动
直到你累了
摘下果子。

我还能够看见
两只乳房
蹦蹦跳跳
不作声。在皮肤里见血
多年以后回忆
白骨头。

一小片阳光浮出水面
不知不觉
我站起
然后离开。


《事情一旦发生将会持续》

很长时间,你撅着嘴
不说话
一两分钟
是抽泣的声音。

一些房子容易变冷
一些人容易臆想。
路面一点点
变湿
孩子们在用那么小的
镰刀。

身体上开出花,散发
水淋淋的气味。
五音不全
手握乳房
手背青筋毕现
浑浑噩噩
事情一旦发生
将还会持续。

很长时间,关过一次灯
窗子外面
是那么空旷
大眼睛的虫子
唧唧叫
月色真好
好得象月色一样。


《突如其来的变化》

长刀在手,手有些恍惚
马穿过树骨
树骨不存在了
城楼上空无一人。

寂静得可怕,听见鬼魂
在狭小的屋子里,敞开的
红木床
旧贴画
然后再过一刻
火苗渐渐暗淡。

我日夜喝酒
抽烟,剧烈咳嗽
或哈哈大笑
“右手把我举高了”
我遮住头和身子
然后被丢弃在
铸铁的长条椅,半夜醒来
看见新娘的花轿。

小东西在别处的路
逃亡,但不会到天明
血还没干。
鸟在飞
有时候不飞。
星空下
大地的空旷
慢慢到来。


《小诗歌》

记着去混乱,混乱不是罪。
两年期间长出的头发
还在慢慢的长
装着木头乳房
磨牙霍霍。

我在挑逗。
我在斩钉截铁。酒喝完了
瓶子
就会流血。

我想说点什么,
但那么冷静,那么轻易
过期了。
可以嘲笑一些我陌生的事
假装不认识我。我离你们很远
像森林里的斑斓豹子
一眨眼
就消失了。

皇后的叶子下面
密而不透,只要我伸出手
就越来越湿润。
烟头烙出一个窟窿
一片黑暗。
我看见的只是黑暗
微微发亮。

《2003年4月19日在半坡酒吧》

这个晚上和他们在一起
去酒吧
听音乐,喝啤酒。
光线很暗
我看见门外的风
吹走了纸屑,一片早熟的叶子。
喝完第12瓶啤酒后
烟雾缭绕,想唱歌。一个人
想弄哑自己。除此之外
写下软绵绵的诗句。
那个魁梧的藏人
又躺在高高的台阶上
我们熟视无睹。有那么一阵子
多年想不起的
某个事情
被一点一点回想起来。
他们互相看了看
脸,移向别处。喝大了
我们站起来,身边的
一些,开始散场
持续颤抖。
月亮那么美
偶尔北窗外一二机器声
而鸟啼
在更远的地方。

《白驹过隙》

把房间里灯关了。一个人
靠在暗处,小冬天
头顶淡淡月亮
多年的风湿复发了,那么快
我伸出手触摸到
身体的柔软。

三分钟的欢颜,避开
老人的窥视
墙上的壁虎还在伸展
果实纯属虚构。
头大了,绳子散成一团麻
头大了。

阴沟里适于翻船,胎儿在腹中
适于做梦。“多年的事情
仍未发生”。
不想屈从命运,他们各自
反向走去
有情人终成眷属。

说出的话一点点消失。
尘垢满面
有时趁着清醒
就这样把自己随便扔出
像空酒瓶
丢在废墟里
直到周围寂静下来
雪一样的白。

《一个人的村庄酒吧》

趁雨停了
月亮就升起。

这条街道至少
还是陌生的,西北路
离得很远
一些人的背影
颇为蠢蠢欲动。

风吹着烧起来的纸钱
一点一点。
蚂蚁细微
发不出声响。

有时坐着发一会儿呆
没什么可说了
继续喝酒
读一两页书
旁边的维吾尔姑娘
嗑瓜子
旁若无人。

凌晨四点
潮湿
肉体松弛
烂醉如泥
不喝了。一个人的村庄
在四周的墙壁
慢慢绿了起来
绿得安静。


《遗书》

跟昨天一样,早起的人
在清晨醒来。

阳光洒下来
稀疏
稠密
透过窗户
缩小到两个人;

那些没用的东西
还继续留着
我终将看见你无名指上
盛开的鲜花
避而不谈。

绿树叶
白牙齿
眼里的水。你在门口
孑然站立
是时侯了,事情
有个了断。

偶尔用手捂住心脏
气喘吁吁
就想随便给你写一些
随便什么
能让自己
好过一些。

《在牧云人书吧》

从合肥的风和园一条巷子
走到牧云人书吧
这个小地方
还在学校的旧址里。

靠窗坐了下来
没有喝酒,只抽一根烟
听你说很多的话
暧昧的
情绪,口中的酒气
深呼吸,摇摆,举起左手
旁边的书
很杂乱。

风正此时吹过
雨下的那么大
一盏灯亮着,有时候一个人
有时候二个人,三个人,甚至六七个人
都醒着
没有任何意外的
事情发生。

在这中间
还有一些树的叶子
落下
还有一些歌
然后还有一个穿白上衣的女生
从你身边走过
顷刻间又恢复平静
如果还有时间,你随时读上我的
一首好诗。

现在是11月
天气很冷
趁着夜深人静
我们随身携带一些零碎
穿着厚重,和游移不定的孤单
游走于城市
无人问津。



《带着你奔跑》

事情总有过程,满屋子混乱
碍手碍脚,门虚掩着
栅栏,十分低矮
可以两眼发黑
摇摇晃晃。

一整个冬天,回忆
直到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认识的人
差不多都是混蛋
血离开了身体
一个盲点迅速扩大。
惟有现在
我和你。

一本摊开的书
花瓣纷纷落下。火车在远处走
我捂着耳朵
雨滴坠着空气中的
灰尘,广场慢慢松弛下来。

有时候,许多声音装进
耳朵里
对于夜里的寂静
舌头显得多余。
你在闪光,你在洗旧衣服
看起来
比风轻。
你在我手里
稍微挣扎了一下
就这样在雨中
带着你奔跑。


《惘然》

持续那么长的时间
黄昏时,在沙发上
我醒了。
身体冰凉,孤单和垂暮
仿佛慢慢生锈
一小段CD音乐
“又活过了一个下午。”

垃圾堆中埋着雨水
屋子外面
一个或两个呆在黑暗里的人
会莫名其妙
站起,伸出手。

偶尔纸片落下来,掉在地上
隔着一辈子的距离
但可以看得很近
眼前的烟雾
轻微散开
抛弃,厌倦,藕断丝连。

一点钟,你已经睡熟了
我能感觉到你的颤抖
淡青的血管。
我什么都没想
这一刻风就是这样
风就是这样。


《旧时光》

天亮了就不回头,我走得很远。
一根细小的枯枝落下来
越来越多的
被吹散的雪花。

她沉默。一会儿,有只鸟在头顶飞过。
她挽起垂下的乱发
琢磨些什么
只有手伸展着
这苍白的手。

看着杯子,我放弃沉默
大声叫喊,或者
酩酊大醉
然后呕吐。
把烟蒂直按下去。相距五十秒
医生说:有50片安眠药。

事物无限。人们曾经发疯。
身边的小站,教堂,偶尔有人
去了拉萨。
我在天空下,沿着这黑暗
张开双臂跳跃
这个景象悲伤。似乎死去,熄灭
接着又活过来。从          
远处。心底。
    
               2003年11月20日晚。

《天下无双》

坐了很长的时间,这期间
不间断的下雨。

她开始是僻静的
树叶落在她的发上,是绿的
一些鸟在说。只有我注意
她的嘴唇
冷艳。

扔掉鞋子,写下一些文字
爬过地板、书页
中间没有什么
尘土飞扬
在床单里窒息
做白日梦
然后一点点变黑、弯曲。

有时候影子打在墙壁
把耳朵拉下来
听不到死人说的话。
多年已没有的绝望
出现在我的脸庞
好象是那一道刀痕。

停滞的时间
衰老匿隐在枝头。她的手
是陌生的
当疼痛停止,她的手松开了
不远处,风吹来
盈盈一水。

                2003年11月21日凌晨

《以后》

终于可以坐下来,抽烟
想了想,有一段时间没坐下来
想些事情。

楼道里很黑,这些倒挂在树上的蝙蝠
会飞走
还有一些
冰块,慢慢在融化。一匹马系在门外。

一些人挥手走过,骑单车
在不远的地方
发出声响。“下雨了”,好像
有这样的声音,但不确定。那些半夜可以
看见的东西
今天还没有看见。

睡在一张床上。之前
是一场幻觉
怀揣着一把刀子。
黑色的天堂,火车没有驶过
土拨鼠在后面探头。
把手套抽出来,她很柔软
闻到甜香,我试图做什么,满屋子的人
觉得奇怪,偶尔有人睡醒
群山无限。

终于可以坐下来,她不知道
不说话
她的幸福那么大,像她的身体那么大
散发出的味道
是那么不同。等光慢慢透过窗户
把屋顶照亮
孩子们就会从树杈上下来
各自回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