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伏羌] (阅读3672次)



[白过了冬天]


我楼下的榕树叶
这些日子并未将颜色
变黄,并未落下来
在草地上,被人踩着
唰唰响。并未在清晨
被人用扫帚扫起,倒在
田埂边,点燃
升起青烟

冬天就要过去了
这几天不抓紧落下叶子
今年冬天,他们就
白过了


[我向往的生活]

如果可以选择
我会在高二那年辍学
和我心仪的马丽丽
私奔,结婚,生孩子
我会和马丽丽
蜗在乡下,一直到老

生活的忧愁是化肥和税款
高兴的事是割麦和过年


[两只乌鸦口渴了]


一只乌鸦被风筝线缠在树上
有人脱下鞋袜
想爬树相救
但爬了五六米没了力气
搂着树干下不来


[伏羌]

伏羌,伏羌
每次回家,车过天水
我都听见车窗外
揭竿而起的羌人在叫喊
我的心律加速
热血奔涌
我又回到了
戎马边关的战国时代



[小羊羔]

除了那双眼睛
它全身都是白
昨夜,他降生在父亲
塞满麦草的小窝
父亲提着马灯看了几遍
说:正在生
我和弟弟和妹妹
穿好衣服
悄悄来到父亲身后
我们在父亲的胳膊裤裆的
缝隙,看见了那只
小羊羔



[家住花城荷花苑]

月光如流水一般
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
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
像今晚
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
什么都可以想
什么都可以不想

每次月下散步
我都会大声吟诵
我感觉自己是个
多么牛逼的诗人



[东方红,太阳升]
--和宋晓贤的《喂-喂-》

每天晚上都是这样
十点钟,隔壁就有人
吹笛子:“东方红,太”

我以为他会继续吹下去
每次竖起耳朵
仍然是那一声
“东方红,太”

奇怪。难道他就连这么简单的
1162都吹不下去吗
这个每天晚上九点钟回家的人
十点钟吹笛子的人

只要每天的太阳升起
我都会想起那个晚上
吹不出“阳升”的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