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红薯记 (阅读3582次)





[红薯怎么啦]


汪汪在电话里说
她泡的红薯好多天了
还看不到有芽长出
要不过你那儿拿一个
这几天我也着急
现在气温低
我泡的几个
也不见动静


[红薯长成迎客松]


书房的那棵红薯
之前我在水里泡了十天
斜躺着长出嫩芽
有二寸多高。再把它
插在玻璃杯里
成了现在的形状
我整天盯着它看
觉得是黄山的迎客松
命名那天,大草,一回
和艾薇,走进书房
像应邀出席的
三位嘉宾


[红薯祭]


今年冬天,买来几斤红薯
只有三个发了芽。一个在我的
书柜,越长越好看
一个送给一回,放在
他的工艺屏架。那天
我看到,还算放心
另一个远嫁广州。艾薇说
芽掉了,被她朋友煮着吃了
说实话,艾薇,我听了
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舍不得,就好象父亲
舍不得他的三个女儿
舍不得,就好象母亲
舍不得她的老母猪
生下的三个猪仔
那年一个猪仔奄奄一息
全家都围着他,看啊看
看啊看。那可是一九七六年
高粱面馍都吃不饱
我却从没想到要吃一口猪仔肉
艾薇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