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与石光华在成都谈论李白》(7首) (阅读5596次)



《刘华忠,读到这首诗请你马上给我回信》

三年前你从贵州到了北京  
这我是知道的  
你给我家里写过一封信  
但信封上的地址模糊  
我回不了你的信  
我如果写北京刘华忠收  
你肯定收不到  
现在,只有等你给我写信  
读到这首诗后  
请注意结尾处的地址  
成都高新区倍特翠竹苑  


《与石光华在成都谈论李白》

李白是唐朝
一个了不起的诗人
他看见什么
就写什么
他想到什么
就写什么
他送别一个朋友
就要写一首诗
他写诗
就像说话一样
我们就这样
谈起了李白
在成都
在夜晚
在一个酒吧
我们一直谈论到深夜
反复的话题
是李白赠汪伦的那首诗
李白乘舟归欲去
汪伦把他送上了船
就这么一件事情
李白写了一首诗
你敢不敢这样
写一首诗
写成都
写我们饮酒
写石光华
写何小竹
写李白和汪伦


《4474航班》

4474航班
从双流机场起飞
飞向哪里?已经是夜晚
我紧靠舷窗,穿着皮大衣
在我日常的装束外多加了一件
皮大衣
除此而外什么也没有带
我穿着皮大衣
就像从磨子桥
到跳伞塔散步
实际上,飞机就要着陆
就要载我到另一个省份
1986年,从同样的地方出发
我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
才到达那个地方
我想起了1986年
这时飞机已徐徐降落
底下是一片灯火
昆明,有一盏灯是于坚的
他正在灯下写作
不知道头顶上的一架飞机里
坐着一个朋友
不知道那个朋友已走出
航空港(并看见了茶花)
正向一位的士司机
打探翠湖路的方向


《堆积阳光》

到天亮
阳光一点一点的
在我的身旁堆积
像水一样包围我
我早就知道云南的阳光
所以我才来到昆明
杨黎说,属国蜀狗畏日
成都有32天没出太阳了
而我刚醒来
就看见窗外的树叶
那么自由地
被阳光照耀
天上没有云
曾听说云南的云
要走出昆明很远才能看见
而阳光是到处的
到处都在堆积
公共汽车在阳光中启动
又在阳光中停靠
每一块玻璃都有反光
我还没有去大理,瑞丽
我去还是不去
那么美的地方
我束手无策
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在翠湖公园》

走到湖边的一棵柳树下
我听见一位老人说
今年的海鸥很多
这位老人是对另一位老人说的
而她仿佛没有听见
于是他又重复着说
今年的海鸥很多

这些海鸥
在湖面上飞翔,吵闹
啄食游人抛洒的食物
(公园门口有人兜售海鸥面包)
它们一边叫
一边飞翔
从我的头顶上掠过
我想起了希区柯克的电影
我也想起了1986年的翠湖
那时没有海鸥,翠湖下着雨
我和她专程来度蜜月
八年了,女儿已经七岁
她想不到我正坐在翠湖边
看这些羽毛干净的海鸥
她不知道我住的旅馆
推开窗户就能看见海鸥

要保护海鸥
公园的广告牌上写着
不要惊吓和捕杀海鸥
它们是自己飞来的吗
我也是自己飞来的
从夜空中飞来
云南啊
这些海鸥
比鸽子还好看


《圆通寺》

到寺庙里来的人
都带着自己的愿望
我看见被香火熏染的岩壁上
留下了很多笔迹
一个小孩用粉笔写道
妈妈,我有钱了

妈妈,我有钱吗
天气如此的好
我如果有钱
就让你坐上飞机
来看圆通寺的金佛

我在寺庙里
整整坐了一个上午
我坐在一片阳光下
感到十分暖和


《在昆明听张宇光谈西藏》

张宇光,原来是《西藏文学》的编辑
我在昆明碰到他
他请我去打网球,请我
吃云南菜
张宇光,在西藏生活了5年
他说12月份
拉萨的阳光还是很灼人
因为那里空气稀薄
他最后告诉我
四川人在那里开了许多餐馆
于是我们就笑了起来
在拉萨完全可以说四川话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