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梦见苹果和鱼的安》(7首) (阅读6847次)



《梦见苹果和鱼的安》

我仍然没有说
大房屋里就一定有死亡的蘑菇
你不断地梦见苹果和鱼
就在这样的大房屋
你叫我害怕

屋后我写过的那黑森林
你从来就没去过
你总在重复那个梦境
你总在说
像真的一样

我们不会住很久了
我要把所有的门都加上锁
用草茎锁住鱼的嘴巴
一直到天亮
你还会在那个雨季
用毯子蒙住头
倾听大房屋
那些腐烂的声音吗


《葬礼上看见那只红公鸡的安》

雪落在枝上
你便想白床单比想象的宽大
从此你总在每一个黑白梦中不断的
重复那白的一面
但真正的雪连同树枝已离开很远了

你努力回想
包括每一次划亮的火柴
但巨大的白布没有留任何暖意的灰烬
男人们的面须象雪鼠一样寒冷
你不记得那牵动你到如今的
黑的一面是什么

我仍然摊开我的双手
你在我的掌纹中回述那次葬礼
然而梦境不会重现
健忘症堆积在额头
你说有两只红色的蘑菇,这之后
那片原野象白布一样展开
蒙住我重现记忆的手掌

安,这房间里没有别人
只有我在抽着雪茄


《牌 局》

北斗七星
一颗一颗流向我们
碰击在额头
我们在谷地的一棵老树下玩牌
对方手中捏着我发过去的
梅花JQKA
我怀疑是否应发一张
黑桃老K
那个戴方领结的死神

谷地外的钟声要响了
这场牌局不会太长
每个人手中都有要发出的牌
但我们不原
受别人的牌支配
关于神秘的十点半的设想


《大红袍》

我穿上这件袍子
很多男人都这样穿过
很多男人也是这样说的

大红袍下
藏着我的魔术球
黑白两色
一手捏一个

每天我都估算着
该伸出哪一只手

总说时间到了
可是在那间铺子里
老裁缝还没有裁好另一件袍子

老花镜搁在寂寞的中午

如果你
因为雪天感到冷
我把袍子借你
但要相信你自己
害你的并非什么魔鬼

相信那绝对是幻觉
相信大红袍
只是每个男人都穿过


《一种语言》

我不原在
下午两点说出
这一种语言

这是两只
被梦幻击毙的猫头鹰
睡眠的眼睛
预感到一座雪山的死去

看我手势
然后向着那个方向
一直走去
就会听见钟声

我不原在
天黑以前说出
这一种语言

那时我们都坐在
一扇门前
等待落日
默默地数着黑色的念珠

如果有人
穿过我曾经穿过的荒野
再向世界走去
我也无话可说
只合上我的双手
这是最后的箴言


《捉蚂蚁的人》

最初是一只蚂蚁
(一只很黑的穿黑皮袄的蚂蚁)
来打听消息,它发现有一粒豆子
煮熟的小米豆

当时安正在洗碗
还洗一把汤勺
我说:“安,捉蚂蚁要当心。”
“但是我的手,”安说。
“那倒也是,”我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又说:“安,你看见了吗?”
安说:“什么呀?”
“呵,这就行了。”
我当时就是这样说的
我说:“呵,行了,就是这样。”


《菖 蒲》

羊在山上跑
那人看雨从羊背上走近
于是采菖蒲的孩子

说刚才还看见
有一个太阳

菖蒲挂在木门上了
女人在洗澡
忽然想到那头牛了
两天前就生了病

牛车从很远的地方来
那人抱一捆菖蒲
晚上熬成汤

羊又在山上跑了
云很白很白
那人黑着脸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