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转贴:大草印象/张铃 (阅读4088次)




大草印象

张铃

他在诗生活里的诗似乎不如他在诗生活里的点评多,我因为见他点评得很中要害,便在广州的一家小型的诗歌朗诵会即将举行之前邀请他过来,时间不济,未能成行。

忽然,大草说是会路过广州,想和广州的一些诗歌爱好者喝酒,我这人几乎不写诗,却爱好和诗人喝酒,因为,诗人喝酒特爽快,没有生意场上的功利,没有官场上的矫做,诗人与酒,就似火中氧,风中雨,两者都可于刹那之间再现生命之美。

大草,花间,一回,湘南都来了,大草身材颇高大,长相很周正,是席间最具男子气概的汉子,我们几乎众口一词以为他是北方人,他安然坐定,笑:“南方人以为我是北方人,北方人也以为我就是北方人。”北方汉子对男人应该算恭维吧?众人唏嘘,他开始招呼大家喝酒,才知道他本是银行的,一天到晚与钱交往,对诗歌的热爱却是钱也替代不了的,因此,趁着出差开会的日子,也要顺便和诗人喝酒聚会,他走过很多的路,喝过很多的酒,也写过很多的诗,在网络上一吆喝,众人莫敢不从,大有金庸屠龙宝刀再现武林的威望。

我这人干脆利索,不喝就是不喝,雷打也不喝,喝起来就连连地喝,38度左右的皖酒王,想怎么醉人也难,但38度的皖酒王,想不醉也难,还有那由诗人与酒带来的微熏状态,使我听到“农民”这样两个字竟潸然泪下,初次见面,眼泪多过言语,我觉得很不礼貌,屡屡道歉,大草说:“没什么,小兄弟,我们没有笑话你。”

以他的年龄,他所经历的事与走过的路,断不会嘲笑一个心内有真情的人,于是,也就坦荡地和他合影说笑,到临行,他发来一个短信息:……你的笑容和眼泪都是最动人的。礼数周到,诗意嫣然,我会然一笑,才想起,初次见面,我们,竟是一句诗歌都没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