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们的屈辱没有随着成吉思汗的荣耀远去 (阅读7058次)



有时一个人就是一场灾难,甚至死亡
斡难河边的一个小男孩长大了
却是一场风暴
或者说,斡难河边的风暴升起时
就叫成吉思汗


他马鞭所指
高山和所有帝王的头一起低下去
服服帖帖象马蹄下的草原
弟兄们,你们是否还记得
当时他把我们毒打一顿
扔进跪拜的人群
那一刻我们历尽了屈辱


那一刻他转身向南,强迫我们叫他一声爸爸
他骑在一匹白马上,白马高大
我们只能在天空的高处
看到白马的肚皮象白云的颜色
只能看到马肚两侧的马镫和踏在马镫上的黑靴
那一刻我们爬在白马胯下大胆猜想并且争论
黑靴里的大脚象两只老虎还是象积雨的黑云
他靴子以上的部分在白云以上
俯瞰着我们身后的土地和妹妹


弟兄们你们是否忘记
那一刻我们低下头,大声叫他爸爸
那一刻
我们的生身父亲腐朽了,沉缅于写词的父亲
他的腐尸在我们脚下
分享起我们的骄傲


有时一个人就是一场荣耀,甚至是鼓励人们活下去的不朽借口
斡难河边的风暴升起后
成了一个民族的父亲
弟兄们,我们曾经是风暴的一部分
风暴中盲目的沙粒
身在其中
至今不明白风暴形成的真实原因


风暴在远方熄灭了
我们至今不知道风暴熄灭的真实原因
风暴在我们的血液里熄灭了
谎言散去后
我们还是大地上一颗屈辱的沙粒
为深夜响起的马蹄声莫名的躁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