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轻与重 (阅读4443次)



轻与重


A 芭蕾

虽说没有必要
她们还是要为自己
添上裙子,我记得
她们出生的时候
嘴里也含着一柄银勺

被我忘记的话
拉着她们一起踮脚
我不小心抄起的电吹风
没有带来火舌,却
把她们的舞台
扯成蛛网

我扭动屁股
她们追逐自己的脚尖
我搂紧说唱的电线
她们弹跳着,伸手去够
飘散空中的宝座

如果可能,她们
一定会消灭我的生活
她们将举起向上的箭头
在我的鸡冠头上
重复,重复,反复重复
直到占领我谢顶的夜晚


B 杂技

既然白天铺在街口
他们只能托起空心的坛子
上肩,转身,举轻若重
我估计,他们的脚底
烙着向下的箭头

我算计不出
坛子的去向,他们的眼神
忽而失去份量,忽而
落向飘忽的瓦楞草
他们互相折叠,互相
钻进抛起的坛子

我借电熨斗运力
碾平舟楫、马匹、茶楼
和天桥,我把他们
穿在身上,他们
代我长出了必要的肥肉

另一个时代的大多数
足以把我打扮成
此刻的少数,我
拔下地心引力的箭头
放走了失重的坛子
空心的他们


2000年11月26日  上  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