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红旗医院 (阅读4231次)



红旗医院


顶替我们躺到床上的
是爷爷,他替我们
把年轻时领受的愤怒
一铲一铲,掩埋进午后的积雪
我们看不见子弹,当
一只野兔,头也不回地
射过窗外,他说
看,那就是,弹道擦亮了空气
满腔仇恨奔下山去,目标
却是一截无辜的树桩

空,空,笼罩冬天的是空
逃课的初中生,在后山
抡起斧子,砍伐雪地上寂静的空
爷爷替我们听见了
这种声音,他的血管连着
针头和塑料管,连着
被寂静放大的空
空,空,爷爷替我们看见的汉子
慌慌张张滚下山去,有谁
敢试探少年手里的空

把一生劈成两半,爷爷替我们
把后一半扔给沉默
床头的铃声又响了,他
不想去接,前一半打过来的
电话,总是让爷爷
替我们难堪,电话线里蠕动的
是空,最初,可能
它也是一枚子弹,也想分开草丛
精神抖擞射下山去,时光
的弹道,却最终将它化成一口浓痰

大地替我们给爷爷拉上床单
日影西斜,每一位孙子
守住一截树桩
爷爷的脚,替我们在泥土里
肿胀,他不走了,替我们扎下根来
他的根须,连着我们的听诊器
可是,我们不是医生,只是一群
聋子、哑巴和瞎子,月上前坡,我们
倒拖雪铲摸下山去,爷爷
不走,留在原地替我们忘记


2000年10月12日  沪宁高速公路
2000年10月17日  上  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