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地下室人 (阅读2862次)





那人出去了
瓦罐里还炖着
天花板上掉下的蘑菇

他们说:“你
搬走吧!你的屋子
在地下瞪着我们的脚心
像一枚
奇怪的黑扣子。”

那人答道:
太抱歉了真是,真是
太抱歉了。
他往后退,在地板上
滑了一跤。书
扑下来救他。

他们忍不住又说:
“你看,你的窗户
只剩下框子,玻璃
都化了。
你的床
怎能容忍一个女人?”

那人答道:女人
啊女人,是些小碎片
可以安置在
书页间,桌子腿下,梳子缝里
还有,还有――
他羞涩地笑了――
我的脚尖上

最后,他们说:
“可怜的人,你
双腿弯曲。关节炎
贴住你的膝盖,一朵
黑喇叭花。”

那人出去了
沿街吹着
他的黑喇叭花。
(1994年1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