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凌晨五点的火焰(4首) (阅读2815次)




凌晨五点的火焰

不过是眼皮与眼睑
的骤然分离,额头的
一次开放,梦的一角

钉在腹部,向空中挥别
半边身子的人,来不及穿上
他的影子,来不及

倒出鞋里的沙子,我的牙齿
比昨天还黑,吃了一夜的梦啊
你该原谅我,你该

把墙壁搬开。难道
我真的喜欢时间和地点,真的?
小鸟:它的肋骨不相信它的歌声

细小的,圆圈之内的颤抖
等候一条哈欠的切割,一轮自我解体
瞧,它来了――

火的黝黑、冰凉的孩子
吓人的火焰。

(1994年)





从影子里伸出手


谁还在阳光中心
坚持小团阴影
黑夜泅上大道
同路人交换脚步,向一只
天真地蓝着眼睛的狗
打听将脸埋在碎石中的
美人,商量如何偷走她的疼
冒着被羞的危险,于纷纷乱发中

埋下头去,用眼泪注视
海底无数被风开关的门
天空的内幕
一张被街道用旧的人脸
将脸缩小又缩小
声音叠了又叠
从影子里伸出手






梦里邂逅的人


第七次弯下腰
去捡一根枯枝
他们来了,踩过我的手
一阵沙子打在落叶上

我几乎认出来了,那些
在我童年的屋脊上起伏的人
嗡嗡作响的男人
青焰色女人,猫脸小孩

一阵刺骨的亲切
想呼唤他们,声音粘满双唇
如草屑,他们经过
我的全体器官不见了

一片丧失了螺蛳的礁石。你们
口袋里装满了什么?暗藏弹性的石块
我的头发,耳朵
骨骼间抒情的空气?

留下,在他们的风里
空空地旋转着
枯枝突然断了






萨福


一只鲜绿色的盆子扣在
爱琴海底。世代少女
贴上去,转动鹅卵石脸庞

男人粗造的爪子掠过海底
我们漏脱了,美丽的姐妹
豹子,阿提斯

男人是一面挂起来的网,噢
拆了它。用竖琴
改变他们耳朵的形状

把我们金色的阵仗铺开
在他们尖尖的额头
(1994年1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