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东 煤 乡 (阅读2306次)





东 煤 乡




□ 刘 自 立

T· S· 艾 略 特 的 诗 以 其 理 性 著 称, 每 每 谈 及, 都 有 晦 涩 涉 奥 之 感。 人 们 很 少 注 意 到 其 诗 的 音 乐 性 即 其 节 奏。 多 少 年 来, 读 其 诗 都 颇 费 脑 筋, 觉 得 甚 至 不 通 畅。 知 道 他 们 同 代 人 中 不 少 反 对 者, 以 为 破 坏 了 诗 歌 的 艺 术 原 则, 如 威 廉 斯。 可 是, 读 艾 略 特 原 文, 特 别 是 《四 个 四 重 奏》 中 的 章 节, 却 觉 得 此 公 诗 如 行 云 流 水, 顿 挫 有 致, 是 非 常 讲 究 节 奏 的 那 一 种 诗。 于 是, 艾 略 特 诗 的 中 译 之 “散 文 化” 译 法 旋 被 置 于 脑 后。 但 近 得 一 本 新 书 《现 代 英 美 诗 一 百 首》, 翻 到 《四 个 四 重 奏· 东 煤 乡》 一 节, 发 现 译 者 的 译 文 吃 准 了 艾 略 特 的 节 奏 性, 弃 难 于 表 达 这 种 节 奏 的 白 话 文 译 文, 改 为 文 白 兼 顾, 译 出 来 的 确 响 亮, 有 原 诗 “高 山 流 水” 的 气 概。 开 始 几 句 就 不 同 凡 响, “… …

昔 之 石 兮 今 之 房 舍, 昔 之 木 兮 今 之 薪 火
昔 之 火 兮 已 成 灰 烬, 而 灰 烬 回 归 大 地
而 大 地 已 为 凡 躯、 毛 皮、 粪 便、
人 兽 之 骨、 麦 杆、 草 叶。
查 之 原 文, 与 中 文 之 气 蕴 合 :
Old stone to new building, old timber to new fires, Old fires to ashes, and ashes to the earth
… …
之 所 以 以 前 没 有 这 种 感 觉, 可 能 是 看 了 其 他 的 译 文, 如 译 为 “《东 库 克》” 的 那 一 种 :
“旧 时 的 石 块 于 新 的 建 筑, 旧 时 的 木 材 于 新 的 火 焰
旧 时 的 火 焰 成 为 灰 烬, 而 灰 烬 又 成 为 土 地,
… …”

严 格 而 论, 什 么 叫 “旧 时 的 石 块”, 难 道 还 有 “新 时 的 石 块” 吗 ? “旧 时 的 火 焰” 一 说, 也 不 合 汉 语 语 感 之 规 矩。 而 “昔 之 石 兮”、 “昔 之 火 兮”, 则 进 入 古 汉 语 之 “兮” 的 朦 胧, 有 历 史 感 派 生 而 出, 比 严 格 为 “石 块” 定 其 “新 时” 要 高 明 一 些。
这 其 实 尚 在 其 次。 由 于 前 述 译 文 的 语 势 有 向 前 跃 进 的 脉 动 感, 与 英 原 文 之 “TO” 的 结 构 稍 近, 因 而 使 诗 行 活 动 起 来, 产 生 了 很 好 的 对 应。 另 一 个 对 应, 是 译 者 对 于 “… … a time for … …” 的 译 法, 译 为 “定 时”, 译 文 如 次 :
“房 舍 生 存 复 又 死 亡 : 建 造 有 定 时
生 存 及 繁 殖 均 有 定 时

风 也 定 时 吹 裂 已 松 的 玻 璃 窗 户
定 时 吹 撼 田 鼠 蹑 爬 的 壁 板,
定 时 吹 扑 织 成 无 声 格 言 的 残 旧 挂 毡。
一 个 “定 时” 到 底, 是 不 是 “达” 呢 ? 是 “达” 的, 英 文 就 是 这 个 结 构。 但 后 面 一 个 译 法, 就 显 得 不 能 贯 通, 因 为 译 者 把 “a time for” 译 为 “有 一 个 时 间” 如 何, 如 何, 因 为 “these is a time” 与 “for” 是 分 裂 被 理 解 的, 于 是, “来 摇 动 田 鼠 踩 踏 的 护 壁 板, / 来 抖 动 那 织 成 一 个 无 声 的 箴 言 的 破 花 毯” 一 句, 就 很 难 认 只 读 中 译 的 读 者 们 去 领 会 那 个 贯 通 这 一 段 的 “定 时”。

至 于 艾 略 特 的 名 句 : “In my Beginning is my end。” 一 句 译 成 “在 我 的 开 始 是 我 的 结 束” (如 刚 才 所 提 后 一 种 白 话 译 法 的 裘 小 龙); “我 的 出 发 包 涵 我 的 结 局” (前 一 种 文 白 泽 法 的 余 丹)。 二 先 生 的 译 法 大 致 无 误。 但 鄙 以 为 还 是 裘 译 更 为 通 用; 不 同 于 他 的 译 文 中 大 多 数 不 如 余 译 的 地 方。

《现 代 英 美 诗 一 百 首》 中 大 多 数 译 文 都 很 好。 鄙 以 为 在 “信” 方 面 备 尝 艰 辛 而 做 出 成 就 的 人 中 以 卞 之 琳 为 最。 他 译 奥 登 之 《美 术 馆》, 《悼 念 叶 芝》 之 作, 都 译 得 十 分 得 体, 滴 水 勿 漏。 而 对 于 阿 什 伯 里 一 首 的 翻 译, 则 稍 嫌 力 度 不 够。 比 如 诗 人 对 于 “scenario” 一 词 的 演 绎, 就 与 前 面 的 “frame” 以 至 “glass” 很 少 呼 应。 使 中 译 读 者 难 以 揣 测。 其 实, 阿 什 伯 里 是 把 “玻 璃” (窗)、 “画 框” 和 “影 屏” 做 为 一 个 意 象 进 行 演 绎 的。 译 者 将 “scenario 译 为 景 况”, 似 不 能 映 达 全 局。
返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