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有容(组诗九章) (阅读3524次)



有容(组诗)


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宽广
——《旧约.诗篇》

1:葬
阳光放假了,我挂在八楼的窗
翻晒去年的你、和初秋暮晚的蟹黄……
楼下是太多的口舌、病菌
它们传播,要隔开我和你的车程

天空总是堵塞。
很多时候,身体里如果不是空
就总是阴天,擦着同样的铅……
你等待的人在慢慢开出霉花
像年迈的鸟,在风雨中一点一点地老掉
我们叹息,奢望化为泥灰

小小的争执后,街道就压在心底
如果有一次亲密,就会多一分叹息
我们和水草纠缠,想成为释放的闸门
去覆盖时间的床单。
未来其实很短
你的眼里除了星形草、棉签
还浮动着灰暗的天。

你知道:我的旧欢都会在里面下葬。


2:秘而不宣
我爱你无辜的悲伤,没有虚妄
只是下陷。稻草掉入水中
你用腼腆来维持我的傲慢和虚荣
仿佛暖冬的午后,一只温和的手套
悄然套住我充满暗疾的生活

你在猜测蔑匠和荆棘的关系,是骨缝和沙?
还是切肤之痒?或许是后半夜的电话
——通向你魔蝎的家门。
而我总是小感冒、瞌睡
活在被动的桃花里……像懒虫、老妖
或者遁世的烟

也许人间的冷暖,就在口舌之间
就在路人擦来擦去的眼神里
但我们爱着,秘而不宣。

你和世俗的抽风机一起
要慢慢把白羊座的水分抽掉。
那光阴如同线团,揉来缠去
却又把我们隔开,不能生死相许。
如果仅仅是爱
也许一秒的光阴会被拉长……
我沉缅其间,想到每天早晨匆忙的分开
你和那些出租车把生活扶起
然后,靠近又走远
像夏天把沙滩搬来搬去
——这是谁也无法弥补的小悲哀
它们交叉,让花边相拥
却不能连成一片


3:出租屋
除了往事的木靴,燕尔里也有泥泞
踩进我们的身体。
也有阴天、争吵的盐
和各自小小的固执。
然后是锡箔的体温——丰腴的烤箱
运来生活的米粥:“小碳炉、姜片
药汤,两小时的文火……”
你弯曲着手指,葱花飘满前额
像流星在天空化渣。

总是有铁锈的气味
弥漫在周围。要慢慢饮尽世俗之露
要停下来,在白灰色墙壁的呼吸里
看佛指拈花、松针落下
屋外的灯火在爬高……“是吗
人在叹息、人变得多疑?”
一个潜水者
翻开了松鼠的石榴房

隔壁是两个异乡人——两个小尾巴
爱情的营养过剩者
偶尔的交谈,让委屈多一点酒气
多一些方言里的清澈和混乱
而太阳在发芽——是鹅绒还是
蛋黄的模样?
它贴在屋檐的阴影里
让你看见我的位置


4:两个人的爱情课
广告系是你的爱情课,平面和构思
小棕熊的颜料……。你在为谁创意将来?
“多么好的搭配”:你的设计、
我异想天开的策划。
我们的智慧可以让哑巴开口,让石头
变为祖国。
——却无法到达一些词
比如自由、作弊。而另一些词
却又让我们相见恨晚

你在电话那边叙述:天气、身体
夏天的细菌要发芽……
在此之前,我困入楼梯拐弯的写字间
叠纸飞机、涂抹你眩晕的小黑痣
更多的时候,是准备着爱上一个梦
直到他变老。

我们像两只爬进蜜月的瓢虫
爱情里都是新鲜家具的苏打味……
你在波涛中不愿醒来
我侧卧其间,让眼睛关掉灯、时代
关掉那些怀疑中的不可知
它们凋谢,在预料中入土为泥
在泥中成为别人的墓地。

而另外的设计课里:白色花在开
前世的云朵掉进窗台
我慢慢转身,抛开熟睡的生活
以及那些敲门而入的文件
——我要把自己通过短信发给你


5:隐或生活的慢车
多么想安静下来。离开领带、职位
和工作的繁花。安静下来,写书
做爱、流浪。也可以和竹篮漂入菜市
——去买回年华的短斤少两

如果是老家县城的板桥街:
那里生长着年少、张狂、几纸傲骨
不远的地方就是祖坟
我们的散步轻松、徘徊?经过那里
经过野苜蓿、铁一样的麻雀……
当小风过路
我们的身体慢慢传出汗液、颤栗
传出突然的冷……
那是已经和将要厌倦的活着
惊动了道德经里的半张休书

更多的时候,生活在矛盾中开着慢车
无缘无故的老掉、叹息和观望
多么奇怪?多么奇怪的灰和灰心……
你小心地挽着一个时代的问号
走进那薄幸的青史地……
这是谁多年前掘开的井
命运注定你将和另一个人一起深埋

……其实是生活的繁花
凋谢着奔波的前程。在怀旧里纳凉
昨日重现,天空将要被花蕾记忆
你知道未知的太平洋
在慢慢长出石头


6:后主旧事
写完这首诗,我是否应该睡去?
大梦春秋、有容乃大
坐在重庆夜晚的台阶:落叶西卷、
历史之书斜翻
你目睹倦容中的后主:饮酒、吞药、渴
他要用身体,去解决掉命运的王朝
让几千年变为一天。

这多么相似。晚宴后,心里的糖变苦
男人们在讨论:家、钱袋、紫药水……
更多的是贪欢的针剂
被生活从一个房间,注射到另一个。
你要从中分辨我浮华的模样
区别不同年代里,两个后主的叹息
是啊,书剑飘零
夜晚的关节里发出失眠的声音

——其实我是你的祸水
而你是我太多虚荣和理智中
茫然的部分。如果从沉沦中回头
也许是另一种沉沦
仿佛南唐的城池,即使有献身者的热血
也不够一次盲目的忧伤
你知道:很多人在称赞秋天,而更多的人
在秋天的夜里颗粒无收。

是啊,仍然是风的模样。生活和守旧
理想和道德……
一个人是否可以固执终身?
你不需要说辞,我也不要
即使是一杯毒药,我们也幸福地吞下

你看:一个孩子在玩着水上滑舨
滑舨弯曲
孩子滑出了天边


7:片刻漂浮
总是担忧我的胃、身体和坏脾气
担忧我会突然像巧克力,在你的生活中化掉
“为什么队列里总有那么多踩错的步调
为什么青春和命运,总停留在杯盏之间……”
你的疑问,糖纸一样被夜晚舔干
然后融入一个无畏时代的
茫茫铁锈里。

很久以来,我们都在面对
与“老”和“回忆”有关的话题。
你在设计纸上小跑:一套VI,一张画像
一堆与史料有关的出色答辩……
我在风尾巴后面,燃着碳炉
卷着诗书,看黄昏就寝
看身后的江湖:波澜不兴
然后,在岁月的毛边纸中慢慢飘散。
——这都是理想者无辜的痴人说梦
它背道而驰,用仓促的电话铃
把生命,从唐宋拉回重庆
一直拉到李海洲枕边……

而桂花又要开了、燕南飞
一个眼神就过了一年……

总是怀疑写字间和天才的关系
怀疑那要命的黑白底片,能否承载
针尖掉在风中的低鸣……
你有绵绵不绝的问题,也常常“懒于思考”
我守着怪僻,写诗给自己
或者看模样陈旧而又消瘦的家乡……
是的:“隐于苍凉
——苍凉在越来越远的黑匣子里”。


8:女庄梦
这城市开始降温:降下一场柠檬雨
卷着毛衣做梦的人梦见了冒险

18摄氏度,你仍然在颜料中
而我提前成为你的插图
或者插图上涂满亮银的曲别针
我被安放在左边,你用右手哭泣
哭泣着爱——那争吵中的一小灌浓汤。
沙发边有一截黑的太阳
我是花椒树,在你的雨中湿透。

茴香的人群
像去年的体温那样年轻
你貌美如花,说着语无伦次的疯话
随手点燃了城市和身体
你在我的思想里打更,让皇帝不早朝
让我衰败、埋入潘安的前生。
十二点后:
我梦见了自己失声痛哭

其间,有人上下楼梯
或在过道徘徊。再后来出现了刹车声、
抽屉的堵塞声、十字架……
你梦着花烛,而花烛熄灭
漆黑了房间和东方
你梦着经期、牙、良好的肾
转身,你梦见了我。


9:偏安曲
2003,地图上绣满火堆
领航员在关心舷梯,它是否会被
天空接肢?而我只关心你
或者以你为王

身处社会的中游
我不能被生活用旧
在落日下,偶尔的颓废、偏安
会让镜子瘦下来。我要用你的画像
去隔断后半生的草莽
然后开始写作
写下荆棘的重庆、果酸、
一剪而断的物价——写下爱
倘若皱纹能够记忆
记忆就会复活。写下岁月的大盗
偷走了青春
也让纸包住了火

更多的闲暇,是细心研究生育
绘出居家的笔记、素描
或者做含泪的礼拜
共享蔬菜的昌盛
有时候自卑会像领结
系住你的呼吸,你不要
在八楼的窗下跌倒
你应该伐木,或者取出钥匙
去裁开迷路的地理

如果来到沙漠的缺口
你就是一杯可以成为源头的水
如同一片胃药,可以成为医院。
慢慢帮助秋天和我:
摘掉落叶、嘲讽,和总是被中断的
假期。让它湿润、
神秘起来……

去亲手开采出地底的虫鸣、
和煤……开采出我。
然后共同去溺水里放牧
——那是在大泽之侧,云朵卷动:
羊会成为你,你会成为草原。


2003年5月20日——-2003年8月1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