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驴皮影  (阅读4434次)




         驴皮影




阳光倾泻而下,我需要一把伞
穿上雨衣,到街上游走,在北方的梅雨季节
等待一个因流水而远离的人,被雨带阻隔
而上空的电线全部断股,一部分垂下来
没有触电的人萎靡不振,就像错过了治疗
匆匆行走的人和脚下转动的路面,随着惊雷
化成电波,被瞬间照亮的缝隙抽走
黑夜中我丢掉了一个世界,伸手失去五指


我用一生的积蓄购买毛皮,换成股份
证明自己是没有封面的线装影人
那是一笔巨款,到处都是水和阳光
舞台上电光闪闪,世界各地的,每个灯泡
都到这里作最后一亮,向观众排队诀别
旧时的恋人她穷困潦倒,拿着一截烧糊的铜线
和发黄的照片,从倒塌的金矿里跑出来
惊慌失措,六楼的窗外跌下她干燥的手势
害怕自己就是跳楼的人,证明我们只是
在各自的睛天里望穿乌云,披着蓑衣

仓皇出逃的女人离开她的丈夫
不接受祖传秘方,他相信科学
就是制造金币的流程,高音喇叭才能播放的
优质塑料的欢乐,光滑、油润,它本身
就是伞和雨衣,站得很高
没有人能摸到他手腕上的脉博,那么高的病
矮小的人拿着手术刀检查自己的五官
看见他亲口吃下了一枚桃核儿,我惊骇万分
她想带着一树春花行走,依靠幕布后面的光合作用
我在人群中掩面哭泣,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呵,女人女人,我用什么言辞劝你回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