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3之夏旅游日记(1) (阅读3333次)



  
       2003.7.15   星期二              晴
            
                  1.启程

今年夏天的旅游对于我极具诱惑,不仅仅是因为厦门这座城市的美丽,很大部分缘于这座城市里的一群人,他们和我一样,热爱着诗歌。虽然他们中的大部分之于我仅仅是一个名字,但正是因为这些名字,才让我觉得遥远的那座城市那么的具有活力与灵性。在这些名字中,我仅仅见过百合,她柔柔的声音,一说话就笑的样子,实在的可爱。

尽管我知道此次旅游时间格外的紧迫,我还是希望能和他们中的任何人见上一面。

上午9点50分,作为此次旅游的开始,我们一行68人,乘上了开往衡水的河北旅游车。太阳在隐没了两天之后,忽然在我们的行程启动的时候,拨开了云雾放射出夺目的光辉。

上午11点半到达衡水火车站,12点45分,开往绍武的列车徐徐启动。此次旅行是舒适的,空调卧铺特快车,我们这支队伍全部是卧铺,我在朦胧中很快沉入浅睡状态。

一个小时之后,舒缓的音乐把我从似睡未睡中唤醒,我知道这是午休结束的信号。“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温馨而浪漫,给我们的旅途增添了韵味。我的这篇旅游日记,就是从音乐声中开始的。

车在行进中,要去的地方遥远而神秘,我只能在火车轰轰隆隆的行进中,让心先触摸一下那可望而不可及的山脉与岛屿,更深切的感触,只能等我的脚步真正的踏上那块儿神奇的大地。

                          ( 7月15日下午于307次列车上)

2003.7.16日清晨6点       星期二       晴

当万物俱寂的时候,轰隆隆的火车声显得那么的浩大,有一种从遥远滚来的气势。

深夜,游客们都进入了梦乡,车厢内的灯也熄灭了,我睁着眼睛感触着这个正在运行着的世界,从排山倒海的火车声中,我能感受到万物沉眠的状态,还有远方的松涛与大海的咆哮,安谧原来也这么的博大,身心融入远方的宁静,心就万物皆空了。

我是那种到了一个新地方就难以入睡的人,因此这种运动中的睡眠,对于我来,简直就是为我注如入了兴奋剂。我无数次的翻身,睡意沉下去又浮上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尘埃在风中飞扬着,在火车风驰电擎般的滚动中,又有多少美好的事物被碾碎。

迷朦又清醒的夜过去了,我肯定是307次列车上第一个醒来的人,凌晨的微曦透过窗幔,洒在我的卧铺前,我轻轻掀起窗帘的一脚,发现外面竟是透亮的了。沉寂在我体内的细胞,恍然被这漫山遍野的亮光唤醒,与这个世界一起活跃起来。

六点的时候,太阳升起来了,霞光普照,大朵大朵的阳光,在玻璃窗前闪过,好晴的天!车厢里很透彻的亮着。再有两个小时,我们就要抵达目的地了,我想象不出,在阳光普照的夏日里登山,会是什么样子。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的此次夏日之游,肯定会像今天的阳光一样,浪漫而壮烈。

我的思绪正在亮光里游移着,火车忽然跌入黑暗中,一种断层的感觉让我有点惊惧,我把眼睛使劲的贴在玻璃窗口,可是什么也看不见,盲人就是这个样子的吗?我知道这一定是火车在穿过一个山洞。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又透亮了,我急忙往外看,被劈开的大山陡峭的像刀切的,山涧在我的眼前一闪而过。

这短暂的黑暗给予我的感慨很大,我想那些一生都生活在黑暗里的人们,那些精神与心灵被推进绝境里的人们,他们的感情与体验,比起我在这短暂的黑暗里所产生的恐惧来,不知道要庞大多少。

有了这次跌入黑暗的体验,我想在今后的日子里,即使我遇见了什么坎坷,我都会像火车过山洞一样,用一颗平和的心去应付。

一闪而过的山洞告诉我,我们的行程进入真正的南方。我无法确定此刻我们确切的方位,但是透过窗户看外面郁郁葱葱的山峦及清澈的小溪,我知道我们正置身于一个青山秀水的好地方。

在阳光的照射下,人们陆续醒来,然后是吃饭聊天,在车上,大部分人只有这样打发着寂寞,而我是充实的,我可以在寂寥的时间里干好多的事情。我的天性不喜欢混同于糟杂的人群与无意义的聊天,我在火车的一隅为自己建立了一个王国,我躲进自己的王国里,很惬意的编制着一片湛蓝的天空,我觉得这样的旅行实在的好。

8点20分,音乐重新响起,我们将近20个小时的行程,将在音乐声中结束,这次行程的终点站是绍武。
                            
7月16日清晨6点于308次列车上

2003.7.16日    星期三         晴

           1.登武夷山

火车上近20个小时的“囚居”终于结束了,从火车上下来,有点被解放的感觉,身心飞扬。看不清楚小小绍武的模样,对于这个小镇子,我真成了一个冷漠的过客,踏在它的土地上,竟连环顾它一下它的心思都没有,我想,这大概取决于人类骨子里的那种拔高心理,绍武之于我,仅仅是一个旅途的驿站,我们的目标是向前方。

9:30分,于绍武转乘旅游车奔赴武夷山,再过一个多小时,武夷山的山脉,就尽在眼前了。跑这么远的路程,为了赶赴一座山,无论这群脚步中是否潜藏着一位未来的英雄或者伟人,这座山脉,终究可以它的秀丽与巍峨,骄傲于世了。

山路多少弯?弯弯曲曲朝着山脉的深处延伸。通往美丽必要经受一番磨难吗?山路颠簸起来,坐在车上的我们,就像畚箕里的麦粒,不时的被撩起。我坐在最后一排,着着实实整个的人被掀离了座位,而每一次的颠起,我的笑声都会不自禁的从我的田丹里跑出来,我想,今生今世也许就这么一次这样的体验了,如若哪一天我忽然怀念起这样的行程来,城市里来来往往的车辆,那些平缓宽畅的大道,是绝对没有一条道路,能让我的骨节我的血液这么的放荡。

这是福建给予我们的第一个礼物,第二个,就是热。福建的热是那种要把人的五脏六腑都热透了的热,一路颠簸下来,我浑身的汗水水一样的往外淌。

终于可以缓一下气了,11:15分,抵达武夷山市云峰旅馆。

此时最大的享受莫过于泡个温水澡,我觉得浑身的每一根汗毛都需要清洗一下,每个骨节的疲劳,都需水来抚慰水来稀释。

从水里出来,心清爽了许多,接下来得赶紧吃点东西,此次吃饭真有点行军打仗的样子,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

沿着武夷山市的街道走了几步,没有发现有一个让人心旷神怡的饭店,每一个店铺简陋的让人吃惊。我至此才知道,我们千里迢迢来寻求的,并不是一个超然于世的仙境,而是来寻求大自然那种原始的律动

武夷山市是1984年才有一个武夷山县改为武夷山市,属于县级市,从建筑到民情,都可以感受到山区的痕迹。尽管这里被列为国家一级旅游景点,可是现代的风并没有把“山”的本质吹走,所有这些既可以从我们下榻的云峰旅馆看出,也可以从附近的小商店小饭馆体味,他们的设施与服务,都与现代化的城市不可比拟。我很奇怪在这样炎热的夏日里,怎么沿途的快餐店小商店,没有一个安装着空调,这样漫长的夏日,他们就这样一天天的度过?这种“边缘”现象与同是国家级旅游景点的黄山、秦皇岛,形成鲜明的差异,记得91年我去秦皇岛,那时的秦皇岛就早已释放出“时尚”与“洋派”,释放出一种骨子里的文明。而这个武夷山市,市民们这种生存状态,使我的心里滋生出无限的感慨,我由此想,一方水土就如同一个人,如果他的学识与修养浮浅,即使他怎么的刻意模仿别人的言谈话语,模仿别人的一招一式,他所体现的,也依然只是一个没有内涵的浮影。

因此我原谅了武夷山市沿街小吃店的简陋,一改平素决不在小吃店吃东西的习惯,坐在一个电风扇呼呼吹着的小饭摊上,很简单的打发了一下肠胃的需要。

旅游的时间安排的极其紧凑,就像一环一环的链子,分分秒秒的扣着。中午1点,我们就开始向武夷山其中的一座山峰“卧龙峰”进发。

这个中午的气温高达摄氏40度,在这样的气温下登山,又是正中午,其艰辛与炎热是可想而知的。我的耳边不时传来“花钱找罪受”的话,这话从狭义上来讲,真是确切的很。我们千里迢迢,所寻找的就是汗水与炎热吗?我想如若在家里,想必会懒得连门都舍不得出,抛开旅游的意义来说,真是有点神经。

可是,事实上并不那么的简单,我们的脚步所追寻的,绝不单纯的是这些,我们所追寻的,是一种巍峨与美丽,是一种高远与征服。我们既然征服了遥远的路途,征服了酷热带给我们身体的难受,也就一定要来征服一下这陡峭的山势。。。。。。。人是多么的伟大,即使再艰难的事情,我们都能把它踩在脚下。

得与失向来就是并存的,不登武夷山,我们怎么能知道武夷山的陡峭与壮丽,怎么能体验炎热的中午里登山的滋味,我又怎么的能写出这样的日记。

武夷山,沿袭着南方的水灵与葱郁,更多的,是一些风骨,我们沿着武夷山的山路攀缘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不时闪现出另外两座山:黄山、嶂石岩。黄山是闻名天下的大山,就好比明星大腕一样,其名气与风采是逼人的,素有“天下第一山“之称,而嶂石岩,只是河北省的一个景点,可是她的秀丽与山势,一点也不比武夷山逊色,甚至有些超越。我想之所以他们的名字被等级划开来,可能就和商品的包装一样,河北的嶂石岩没有一个很好的包装,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华丽的唱戏的行头。此刻我就有一个很真实的感觉:那就是“登了黄山,就不要再登天下其它的山脉”的感慨,真的,黄山的聚集了天下所有名山的优势:美丽、秀气、巍峨、险峻、仙气,还有她的摩登气。我这样脚踏着武夷山想着另一座山的种种好处,显得对武夷山有些不敬了,其实,如果我没有去过黄山的话,也许我会被武夷山的风光诱惑的神魂颠倒,可惜太遗憾了,我登过黄山,黄山的奇丽深深渗透了我的每一点意识与记忆,我无法再接纳另外一座山峰,这也是我对一座山峰的忠诚。和爱情一样!

上山下山,这么一折腾,人们的皮肤就都被烤红了,看着别人红彤彤像要燃烧的脸色,我就知道了自己的摸样,一定像一只斗红了脸的公鸡。

我忘记了“卧龙峰”上的那个平台的名字,它完全裸露在太阳下,站在那里,远处起伏的山峦尽收眼底,美丽的让心颤动。那就晒吧,反正我已经把自己交给了武夷山,就让武夷山的太阳与风,肆意的塑造一下吧。于是我摘去太阳镜退去太阳帽,把自己完全裸露在这个平台上,我想此刻我的身心是很虔诚的嫁给了武夷山,嫁给了武夷山的同时,也就征服了武夷山的险峻。

从武夷山下来,我觉得我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十元钱买了两瓶冰镇绿茶,一口气就喝了个光。我喝汽水的这种豪迈,是武夷山给的。
                            (7月16日晚于云峰宾馆)

           2.漂流

如果没有九曲溪上的漂流,我想我踏上武夷山的脚印,一定会显得干巴而生硬。

九曲溪蜿蜒在山脉脚下,清凌凌的水仿佛洗去了漫天的尘埃,她的柔静与清澈,让一脉苍老的山年轻起来,生动起来。

九曲溪十八湾,湾湾都有古老而美丽的传说,如若我把每一个传说都从九曲溪里捞上来,我想,我的这篇旅游日记,一定会溢满了仙气。因此我还是别太贪心,只让一颗凡心在那些美丽的传说中,做短暂的停留。

从卧龙峰下来,太阳很骄傲的挂在天上,火辣辣烤炙着我们的毅力。好在九曲溪就在眼前,漂流九曲溪,在我们疲惫的身心里,飞溅起朵朵浪花。

68个人分坐在十二个竹排上,在九曲溪上蜿蜒开来,渐次向远方漂去。这真是一道奇观,阳光在九曲溪里闪闪发着光,我们每个人穿一件橘黄色的救生马甲,给漂流点缀出亮丽的色彩,疲惫、炎热与牢骚,瞬间被溪水稀释了,漂走了,唯有欢乐与心底里的惊叹,与竹排一起漂在水上。

九曲溪水赋予武夷山脉的灵性,是无以复加的,一溪溪水,竟让我们改变了武夷山一行的懊悔,从这一点就可以体味出她的魅力。是啊,什么时候才有这样一次悠然的漂呢?也许今生就这一次吧,因此我们显得分外的珍惜,我把真丝袜子退去,让赤裸的双脚伸进溪水里,让自己最大程度的去挨近九曲溪水那种津心肺腑的凉爽。

我的脚只能浮在水面,可是我的心早已与一溪的溪水融在一起,我能听见古老的传说在溪水里叮叮当当,还能看见神女跪在溪水旁挽起长纱梳妆打扮。。。。。。。天上人间,相通着的,莫不是相互倾听的心。。。。。。。。

两个小时的漂流,舒缓而富有律动,从这边到那边,九曲溪十八湾,到底有多远?一只竹竿就把我们撑向了溪的那一边,是远还是不远,只有用一颗余游未尽的心去丈量了。

       3 。一天的尾声

今天的爬山是惨烈的。今天的漂流也是飘逸的。

晚上躺在床上,两只胳膊酸的厉害,我想,那肯定是上山下山时,我太依赖我的两只胳膊,我曾一直用它们使劲的把着山壁一侧的护卫栏杆。

当世界完全沉寂的时候,什么在醒着,我想,肯定巍峨的武夷山没有睡去,肯定清请的九曲溪没有睡去,还有那些山茶与蝴蝶,零落在天幕上的星星,都醒着。

我也醒着,在沉沉的夜里,我翻来覆去的折腾在床上,爬山的劳累,并没有把我兴奋的思维压下去。同室里一位老师的鼾声,在沉沉的夜里,显得那么锋利,几乎要穿透了眼前的黑夜。 给我寒冷的人,给我温暖的人,给我疼痛的人,给我幸福的人,推翻我的人,建立我的人。。。。。。。竟在这个时候这遥远的地方,飘忽而来,他们穿过千山万水,浩渺的时空,很痛切的支配着我的神经。

最终我只把值得我爱着并信赖着的人捂在我的心口,在这个遥远的山脉里,一种思念显得多么的真诚与珍贵,它像鉴别着什么,执着占据着我的思维。我愿意一生都以这样的思念来爱惜他,珍重他,珍存他,覆盖着他,抚慰着他,让他与我无论遥远还是咫尺,心灵都这样相依。

我想,这么多纷杂的思绪纠缠着,这个夜晚我的睡眠肯定是无法完整了。于是我干脆拧亮床头灯,飞速的记下了这篇日记。在写完这篇日记之后,我暗暗打定注意,明天决不去爬山了。


(7月16日晚于云峰宾馆)

2003.7.17日晚     星期四    晴
                          
                      1.登天游峰
   “明天决不去爬山了!”这是昨夜我给自己的誓言,不曾想,凌晨5点,几声“当当当”的敲门声,几下子就敲毁了我的誓言。

    这个时候我刚刚沉入睡眠。

    今天清晨5点,我们要继续爬山,攀登的山峰是武夷山的主峰,也就是武夷山的精华峰——天游峰。

   “天游山”三个字显得浪漫飘逸,有点天上人间的意境,只这三个字,就让我轻易地改变了主意,委顿疲乏显得微小起来。
今天早晨天气凉爽,薄薄的云彩搭起天然屏障。
十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天游峰的入口。茂密的树林覆盖着山峦,弯弯曲曲的石阶像蚰蜒一样向高远绕去。这样的山脉,即使是晴天烈日,也没什么可怕的,因为巍峨的武夷山,就像一个庞大厚实的帘幕,把刚刚升起来的太阳,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山的另一边。这样的时辰,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后山山荫,真给登山带来好心情。每个人都庆幸起来,高兴起来,我也庆幸自己的意志一时薄弱,不然,若躲在宾馆里,将会留下终生的遗憾。

     攀登天云峰并不艰难,从山脚到山峰,一路拾级而上,只要你有毅力有耐性有时间,登这样的山峰,一路欣赏着风光,是一件美极了的事情。
在通往主峰的半山腰,有一个“茶洞”,每一个游客都要到

   “茶洞”停留一下,是真的去饮茶吗?可以说是,不过饮的是大自然的“茶”。大自然造化出来的风景,有时候真是出其不意的充满了意趣。“茶洞”这个小小的景点,它的名字并不是从物质的“茶”得名,而是从它所处的山势而来。你站在“茶洞”的中央,就好象站在一个杯子的杯底,环视一下四周,四面皆是陡峭的山壁,灰蒙蒙的天在你的头顶,你就像一片茶叶,沉淀在杯底里。

    在茶洞的一侧,有一个被称之为“仙女浴池”的瀑布,每年雨季到来,从山顶流下来的雨水,会形成一个壮丽的奇观,我站在“浴池”旁边,整个的人就在一座凸出来的山壁里,如果瀑布到来,那摔碎一切的声响,那明晃晃的水帘,一定壮观一定壮丽,可惜我们是在久旱未雨的日子里来的,时机赶的不巧,遗憾也是终生的了。

    但山的另一侧的一块儿大岩石,引发的故事却可以弥补这小小的遗憾。仰望上去,那块儿硕大无比的岩石,真像一只伸着脖子慢吞吞往上爬行的大乌龟。传说这只住在半山腰上的乌龟,看腻了九曲溪里的凡女洗澡,就想看一看天上的仙女的洗浴,于是它就在仙女下凡的时辰里,拼命的往上爬啊爬啊,当它即将爬到“仙女浴池”的崖沿的时候,被天上的门官看见了,赶紧告诉了佛祖,佛祖朝着乌龟的头一掌拍下去,乌龟就动弹不得了,它狼狈的形态被永远的定格在了武夷山的半山腰,供世人把玩供游人取笑。一个人的隐秘若被暴露在广众面前,那是怎样的一种耻辱与无奈,这样想来,这只老乌龟真有点可怜。

   不管老乌龟的心境如何,游客们却是被它逗乐了,世态纷杂,万物流转,不管故事是悲是喜,我们的步伐是要向前的。
有一段石阶那么的熟悉,原来《西游记》的拍摄曾经取过这里的外景,这样说,佛的先祖曾经在这里留下过脚印,踏在这样的石阶上,就是踏在佛光里,一切一定吉祥。

   云游峰终于站在了脚下,望着向着山脚下蜿蜒而去的山路,有些渺茫感苍茫感,这样陡峭高远的山路,竟被一步步的脚步吃掉。望着四面环绕的山峦,静静远去的九曲溪,觉得心里的许多东西,都飘绕息落在了上面。风,在这个时候呼呼掀起我的头发。

    ————该下山了。

   上山,左下山,于是就左转弯。在下山的路口,有一座很高很高的牌坊,据说是当年当地的一个什么官员,想为蒋介石建造一座类似南京的“中山公园”,蒋介石的后半生没能留在大陆,公园也就没有建成,但为蒋介石上山的路却修好了。我们下山所走的山路,就是蒋介石上山的路,平缓舒适,这样看来,我们下山的脚步,有许多都是踩在蒋介石的脚印上的。导游很诙谐说了一句:“我们上山时是走的社会主义道路,我们下山时是走的资本主义道路,资本主义道路好走,社会主义道路难走啊。”好形象的比喻!

            2.大红袍,小红袍

    从天游峰下来,我们开始向茶园走去。说是茶园,其实一般意义上的茶树没有什么好看的,去茶园其实是去看“大红袍”。

“大红袍”这个名字,让人首先想到古装戏里那些状元郎所穿的官衣,华美高贵。那么给一种茶命名为“大红袍”,赋予它的珍贵是很明了的了。

    “大红袍”茶,的确珍稀,几乎是宝中之宝,若能看上它一眼,也不枉知道“茶“这个词语了。若想品上一口,你就必须经历一生艰辛的努力;上学、上大学、读硕士博士、趟过千阻万险的仕途之途,抵达权利的峰巅。这样说有些绕人,说白了就是,只有最高权利的人才有可能品尝。

    不说它的滋养成分,单说它的数目,你就会领略它的珍极。迄今为止,全国乃至全世界,仅仅三棵!

    传说,古代有一个秀才进京赶考,走到武夷山,病倒,肠胃涨饱,腹泻不食,一个和尚让其喝了一碗茶水,不料秀才昏昏睡去,一觉醒来,感觉气爽神逸,秀才奇怪一碗黑糊糊的水怎么竟有如此大的神通,就问和尚让他喝的是什么,和尚指着半山腰上的三棵茶树:“你喝的就是它们的叶子”。后来这个秀才一身轻松上路,得了殿试第三,这个探花被皇帝召见的时候,秀才把此次赶考的经历告诉了皇上,皇上大喜,于是下旨把这三棵茶树封为“大红袍”,还准旨秀才千里迢迢去给“大红袍”报喜还愿 。从此“大红袍”从曲径幽深的深山里走进了皇宫,一代代的皇帝,像品尝甘露一样品尝着“大红袍”, 从明朝到现代。

    不过这个习惯沿袭到今天,已经不是单纯的皇上供品了,它被借用来对外国贵宾表达一种最高礼仪。据说某一年的世界博览会上,仅仅20克的“大红袍”茶,拍卖到人民币16、8万元,天呐!

   “大红袍”非同凡响的身价,使得我不得不对它景仰,无论如何,我都得去瞻仰一下这一身贵族气质的“大红袍”。

    通往“大红袍”的道路幽深宁静,真有点曲径幽巷,两边是高耸的山脉,七拐八拐,走过了众多的茶园众多的山径,甚至走过了盘山山洞,在一座陡峭的半山腰,郁郁葱葱长着三棵硕大的茶树。不说茶树的长势与内在的价值,只看它们生长的地方,就已经让人惊叹的了:奇数长在奇地方,而且长势很有一种仙风神骨,我真的为之膜拜。

    每一个走到“大红袍”面前的游客,都仰头注视着那三棵蓬勃的“大红袍”,一脸的虔诚,一脸的敬慕,对于一种植物所产生出来这种敬仰,让我感慨万分,世间什么最珍贵,爱情?亲情?友情?当然!可是还有一种,那就是“独一无二”,人间珍稀之物了。

    这样想来,暂不说有没有资格品尝上“大红袍”,能亲眼目睹“大红袍”的姿容,并用心去领悟它的内涵,就已经是有福之人了。

   这么珍贵的东西,当然应该让它发扬光大,于是武夷山就嫁接了许多这样的茶树,可是由于地势与树木的本质所至,嫁接出来的茶树怎么也没有原祖的那种神韵,于是当地就很诚实的为这些嫁接出来的茶树命名为“小红袍”。

   “小红袍”的价值虽说没有“大红袍”的珍贵,但在众多的的茶叶中,也算是佼佼者了。我60元钱只买了一两“小红袍”,一小口“小红袍”品在嘴里,先是枯涩的味道,三秒钟过后,口腔生津,说不出的一种韵味,久久留在口腔与嗓子里。

    大自然真是神奇,取之不尽的美好,取之不尽的财宝。
从茶园出来,我们又重新乘上了南下的火车。此时是下午4:50分,舒缓的音乐伴着我们的旅程,801次开往厦门的列车,由武夷山出发,像一只箭头,向着南方驶去。
我忽然觉得,朝着远方迈进的脚步是踏实的,奔向远方的心也是愉快的。

    抬头看了看天,夜幕降临了,起伏的山脉笼罩在朦胧之中。世界要安静了,我激荡了一天的心,也该随着我的笔停止而沉入夜色 。

    再见,武夷山!                

(傍晚于801次列车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