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空山灵雨,一桥依傍 (阅读4287次)



空山灵雨,一桥依傍

    废名构想中的竹林、田畴、老僧、少女、潺潺远去的流水和文人隐士的林下风范,都仿佛置身于惝恍迷离的奇幻光晕之中。空山灵雨,寂然凝虑。几处古意盎然的人情风物,一段似有似无的感情纠葛,到了废名手中,总多了几分禅宗超然的况味,晚唐绝句兴象深微的诗思,使人不由得遥想起“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的宁静与谐和。
    初读废名的小说文章,真有一种如堕云里雾里般的看不真切。不消说奇书《莫须有先生传》文字的简峭冷峻,有如中国古典园林中的假山怪石,奇峰绝壑,陡上陡下;就是废名早期素以田园牧歌著称于世的《桥》、《竹林的故事》、《枣》诸篇,也因其涉繁出简,隐秀深婉,言辞之间多暗含禅宗机锋话头、典故诗词而颇生出些愈望愈渺茫的感慨。及至读得多了,兼习禅宗经卷,方才体悟出一些废名文风中隐逸之气,其以一位大乘佛教徒自居,用小说来阐明佛理的奇思妙想。在《桥》的自序中,废名自陈,原本意欲以“塔”做全书的名字:“不只一回,我总想把我的桥岸立一座塔,自己好好的在上面刻几个字”,却不料这个题目已为他人所用。塔,在佛教象征体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塔者,直插云霄,巍然屹立,佛教以此为瘗佛骨之所,其意为坟,在生死界往返,在形体上又建立起冥间、俗世与天空之间的联系。如果我们仔细解读废名的小说世界,就会发觉,废名所迷恋的竹子、庙、墓、碑等意象都仿佛有着佛塔的影子在。而桥则终究是渡人向彼岸乐土的舟船的一种转喻,在废名看来,或许是不如塔来得直接的罢。以至于当“塔”这个名字被他人抢先“注册”之后,废名在自序的字里行间不免流露出一份不易察觉的失落之感。在《莫须有先生坐飞机以后》中,废名借莫须有先生之口转述了桥的隐喻:“他以为桥总是空依傍的,令人有喜于过去之意,有畏意,决不像一条路。”桥在废名这里更像是一条不系之舟,把人们摆渡过去,而不在乎形式。《桥》的故事断断续续、若有若无,往往几个人物刚刚登场,而故事的帷幕也跟着落下;萧萧数笔,似乎尚未尽兴,而故事早已如流水落花,读者有意,而作者无心了。
    一部中国新文学史景象杂陈,个性昭昭,但如废名般卓尔不群、特立独行者,尚无人能出其右;哲学界的一代宗师熊十力翁庶几近之。周作人揶揄他“额如螳螂”(《怀废名》),是说他相貌奇绝于世,在我看来,这又是对其文风人品的一种奇喻,如螳螂般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又如螳螂般隐匿于田园草木之间,白袷翩翩,有着“隐者自怡悦”的潇洒隽逸,“俗虑尘怀,爽然顿释”。
    懂得废名需要一点慧根。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懂得了废名,但我爱读废名的小说文章那是为一定的了。


河西
2003.6.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