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2年末的沦陷(组诗) (阅读4684次)



2002年末的沦陷(组诗)

苹果

在纸上画一个苹果
让它一半儿青,一半儿红
在你眼里画一阵风
让它一会儿走,一会儿停
在爱情里画一扇窗
让它一边儿阴,一边儿晴
你在窗子里,拿一支笔
我不知道,你要把我画成什么样



老房子

我还没讲完那个故事你就睡了
老房子,祖父在咳嗽
才想起他已经离开我们快十年了
日子轻飘飘地走路
你看我就这样又把自己放错了地方
老房子,零点以后我梦里翻身
压疼你了。墙上的照片是扁的
娘走了很久很久以后,她剪的鞋样
还象月亮照着床前
而你一天天在腾空,空得
只能放下一把椅子,一把
被灰尘压得吱吱响的椅子
是这样的,真是很久了
那年写信给老父时
还隐约并若无其事地提到过
老房子
            2002/12/29


2002年12月19日上班遇雪

还会遇到雪,还会遇到雪吗?
从拥挤的公交车上突围而出
那一瞬间我似已茫然
那一瞬间我似岩石骤然苏醒惊喜莫辨
那一瞬间似已天荒地老
而我徒手呆立如耋髦乍还乡
犹豫片刻,匆匆淹没在上班人群
雪还在飘,仿佛是一种
苍茫的陷落
         2002/12/23


雪酒

天地酿草木精魂为雪
我酿自己为酒
世间总有许多似曾相识
总有怅然若失
总有风花雪月难以抗拒
而踏遍天涯以后
劈开肋骨看雪在胸臆间纷纷扬扬
是怎样的一种大快意
大地在我身下轰轰驱驰,不过弹指而已
大地的驱驰不过弹指而已
世间万象不过弹指而已
而我甘愿劈开肋骨,与你痛饮
痛饮这世间的灰尘,天堂的雪
这被撕碎的来自天上的消息
这被撕碎的宇宙洪荒啊
大雪纷飞,大雪纷飞---------
而痛饮以后,你的背影遍寻不见
只剩我
以杯的姿势
空空
独坐苍茫



梯子

我伸过手去
梯子化成了灰
秋风缠住我的腕骨
让我听道路在文字中折断的声音
这是我不想告诉你的秘密
我抓不住那把梯子
如此而已
即使我不写诗,我也会一天天老掉
结果总是一样的
-----我抓不住那把梯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