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未亡人 (阅读4188次)





你是早熟的婴孩,拥有清脆的眉眼
头枕桃花高挑而起,不过是一场梦遗
你就将岁月定义为苦行

于是你就摸一把裸露在外的心
语言一再被淹,季节层层蜕皮
你听说过的大小故事头重脚轻
灰头土脸式的苍白
已不必向路鸟解释与花朵们对峙过的距离
秃鹰老衰干瘪的前胸也叫生活
年轻的鱼若无其事,打你腹下阵痛的岩浆前走过

在你挽起的袖笼里找不到焚香过后的清白
水中的荒谬更是让你解释不清,只是
下一个无谓眼神,是谁能够再次激扬内心
在不知所云的失去后,归于沉寂

岛的定义不仅仅是身旁那块紧紧跟随着的墓地
上不上得了天堂,无所谓
你知道那个人不会在下一世等你


2003.5.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