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停不下来的火车 (阅读4475次)



停不下来的火车


热水器的明火亮了一夜
小雅还在浴池里躺着。她不担心
奔向锁孔的钥匙,在远方犹豫
因为门环一响,就惊扰了她
用水做梦的欢乐。而且
她的门后,放满了
倒立的瓶子,阳台上也放着一个。
她和瓶子相互提醒:这是随时摇晃的生活!
但她把所有的窗子打开了
让晒热的风和沙尘进来喘息
和她一起呆着
这是一列开往克拉玛依的火车

赶往雪天过夜,小雅比松软的食物
更容易在高温中生霉。她宁愿空气
变得稀薄,好让闲置的肺腑
用力地喘息。可是百合在哪儿?
一朵纸折的百合在初三女生的手工课上
传递着。而折百合的小雅
在列车上闻见了早年的花朵
她被猛吃花朵的女孩惊醒
太可怕了!她说。不是那女孩儿
而是那越变越黑,越变越像人脸的花朵!

她把头扭到一边,不是讨厌你笑
而是她的眼睛,更迷恋沟壑
深渊,那裂开的口子,强烈地等待坠落!
她说后卫,人有两种,灵异的人活着
是要飞的。不是朝上,就是朝下
总之你不能慢下来,也不能
让头和身子一直扯开!快跟上头脑的速度吧
我们不能永远神不守舍。
开往克拉玛依的这一列是停不下来的火车
虽然有人下去,也有人上来

不刻意停留,一列火车没有尽头
蓝小东的突然出现,是个差错
差错正是这列火车的燃料,它滚滚而来
源源不断。但没人知道,蓝小东
也不知道,他单薄的身体如何燃烧
他在小雅对面不停地出汗,他的敏感
无法适应高温的生活。吃花朵的女孩死了
他开始哭,像个漏水的袋子
小雅有些难过。却只说
你在梦里见到睫毛在飞吗?
你去没去过克拉玛依的马里安巴?记不记得
一朵百合?说完她吸了一口烟,吐出来
冲淡了那些翻飞的睫毛莫须有的花朵
要知道灵异的人,撒谎是难的

我上来时,小雅已经困了
她半梦半醒对我说:姐姐,没有谁知道
我善于侧峰攀岩,善于一扭头就发现
山谷里的百合,怎样和远处污秽的城市
并列着。宣泄的梦我有很多
但一进入好梦,我的呼机就响了
说着,她从茶叶筒里
翻出闹钟,从闹钟里找到呼机
她只看了一眼,就生锈一样睡着了
我探头看看,呼机里面左后卫正在高喊:
小雅起来!来和我一起学开车!

我也给小雅留言,我说小雅
我们都熟悉你,你来自克拉玛依
你有一列火车。而我们
是你背后的人,而且,彼此是陌生的
我想让你知道我买了一辆新自行车
可以飞快地摸黑窜进熟悉的街道
任意地拐弯。可我丢了钥匙。还弄丢了
一个天雨牌传呼机,我是故意的
我已经害怕,它总说有雨有雨有雨
而我总是在大雨到来之前哭泣
能把透明倒立的瓶子
哭成撕裂的百合。我把呼机
藏在闹钟里,闹钟藏在茶叶筒里
告诉你这些,我就下了

我回到卧室。热水器的明火
还在亮着。浴池里的水还在冒着水汽
门后的瓶子一个接一个倒了。床上的衣物
比神经更错乱:它们开始燃烧
也开始启动
一列停不下来的火车


2003-05-22--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