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光芒穿越雨幕 (阅读4212次)



      


                      光芒穿越雨幕

                         ——访朱自清故居




    雨委实是太大了。街两边的法国梧桐,翠绿而肥大的叶子被雨珠击打得啪啪作响。红红绿绿的雨披在马路上飞奔。沿街店里的音响也没有了往日的嘈杂,惟低洼处的积水往下水道迅疾奔流。天,灰蒙蒙中泛出一层薄薄的青,偶尔一两丝白白的云缓缓移过,雨幕中混合着树叶与花草的清香。小城很干净,有一种静静的力量充塞在空气中。几个小时的汽车,已昏沉的头被这冷雨轻捷打湿,顿时感到神清气朗。
    我是来拜谒朱自清故居的。这位高屋建瓴的前辈,常常在暗夜里让我热泪盈眶,那瘦弱之躯像钢铁一样立在我所有的书本里。迎着他的目光,平日的狂傲与孤高在这里顿时变得平和而可亲,中国老一辈知识分子的铮然和博识便火炬般将我刷亮。斯人虽已不在,其风范仍在回荡,且将永恒。这是我坚信不疑的,也是我来拜谒的原由。抬头打量这陌生的城市,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粉墙、青瓦、深巷、古树、亭台、热茶、小担,仿佛一篇翻卷的文章,没有奇瑰和浓稠,却淡淡然散发出阵阵幽香,似一颗无奇的树,朴实无华,却挺拔俊朗,钻上了云天。
    故居在一小小里弄中,占地很少,约百七、八十平方米。既无芳草,也无奇树,更没有造园的机巧,只不过是先生租来过日子的地方。午后的小巷本已空寂,而紧骤的雨滴不知疲倦地拍打着屋面,使一切更显宁静。看门的老人伏在桌上小憩,旁边泛黄的茶水还冒着热气,展览厅里的灯也未打开,先生的塑像立在昏暗中,静静地打量着每一位造访者,整个四合院里迷漫着一股阴凉肃清之气。我立在先生的塑像前,凝视着先生,他的发间已有灰屑,我轻轻地拭去这不应滞留的小什,愿先生不被惊醒。塑像中,先生丰神飘逸,没有一根白发,深色笔挺的西装显出了先生治学的严谨,但给我以拘束,难以看清先生的许多。我多么希望先生穿着棉袍围着围巾出现在我的视野。来的路上,我还臆想先生一家围坐炉前喝着热粥的场面:满屋热气蒸腾,火塘里的木柴燃得正旺,先生额头上冒着细汗,火光映红的脸膛棱角分明。孩子们用手擦拭着嘴边的粥水,满是冻疮的小手在这一刻是那样可爱。屋子里没有书,没有笔墨,却洋溢着浓烈的书香,伴着白粥的清香,混在柴火的噼啪声里,温暖着先生在扬州的无数个冬季。塑像上的眼睛像他笔下梅雨潭的绿,过于碧人,浸透得太深,一直延伸到无尽处,让我无法仰视清楚。这不是我湘水那端的故土,一草一木是那样熟悉。我只有静静地伫立在他的身边,感受这亲切而略带陌生的气息。这斗室的一切似执拗似压抑但广袤无边,对于注视的呼吸,这似冰而如火的空气简直在燃烧。屋外的雨水愈发充盈,闪亮、发白如珍珠般耀眼。这一刻,它们之间似有某种联系,广大的南方的雨幕似一袭青衣紧紧裹在这精神的内心。向内凝聚,再渐次化开,似一朵小小的火苗,漫涌、恣肆、疯狂,烧灼了聚拢过来的一切事物。
    橱窗中摆着先生很多书,很多我从未看过。但我阅读过的,每一篇文字都亮着人性之光永恒之光。我以崇敬和热情向他接近,但这崇敬与热情却让我在这潮湿、幽暗的斗室里深感愧恧,与他对世界怀着的正直与关怀相比,这崇敬与热情只能安于更为渺小的地位。很多人除却在写就的作品里而从不在别处泄露自己的意图,他却永远打开日常生活的每一扇门,让清风明月荷香碧水透进自己的小舍,转而浸入大众的心扉。他的一生无需借助文献,理解他阅读他进而便会爱他尊敬他。我们的心越纯净,潜得越深,感知得也就越深刻。只有当我们触及自身的真实灵魂时,我们才能接近他。谁对自己了解得多,对他也就了解得愈多。在这幽暗的斗室里,必须点燃求真之火,点燃意志之火。走进他的内心之前,先以熊熊大火洗涤自己的每一寸肌肤。
    整个下午,我在这几间斗室里踱步,看先生的灰布长袍,看先生的田田情愫,看先生的一双锐眼,看先生的铮铮铁骨。不知什么时候,看门老人走到了我身后。他浓重的扬州口音告诉我,要关门了,如果我还要逗留会,他可以等我。我问他,旁边的那间为何锁着?答云:那是《扬州文学》编辑部,今天星期天,没人上班。就一间?一间。我默然无语。回头他又说,这里很少有人来,像你这样一呆大半个下午的几乎没有。我的心一阵难过,仿佛一根针不顾我的感受,刺进了我的心窝。回头再看看这几间屋子,看看这青灰的塑像,暮色中的一切,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欢欣,我想它同样也不会因为倍受冷落而凄伤。秋雨中,它昏黄幽暗而静寂;秋阳下,它定然怡适辉泽而绵长。好在有一个《扬州文学》守在这,好在不时还有几双闪烁纯净之光的默默劳作的眼睛聚拢过来,尽管在一间灰暗的斗室中,在今天的喧嚣中,这已令人感到温暖。

                                                    99-8-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