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献给大陆的歌 (阅读4139次)



          献给大陆的歌

               ——谨以此献给点起我灵感的金玮
          
          在和平的年代,我们看不到战争对人身心最直接的摧残
          却看到了平庸对生命内在的摧残----金玮

               引子

          在冰层与海水之隙,黑暗以及寒冷之刃下:有些石头
          象灵魂
          在狂风与蛇般卷起的温度,在波浪翻涌的沙漠:有些砾土
          在呼吸
          在死海之都冷寂之慧星,夸克与夸克之邻:有些规范
          在拥抱

          在我大陆神秘的面纱。穿越古老,攀上世纪之梯抵达亚细亚之梦:
          水星之蓝,屋脊之雪冠,巨大的蓝云母之象征
          请随我携手创进——
          生命之心:

               第一章

          我必已把你们创造在苦难里——<<古兰经>>九十章四节

          飘向那浩瀚流逝的时空,渐渐地
          我接近了生命的来处,黑暗擦着我的双肩
          从地脉隐秘的内部扯起:
          水颤动着稚嫩的肌容,蛙回归于它的本体
          没有光,没有音节,没有芬芳和温柔,直至
          没有排斥和吸引——最初一粒量子的时空……

          是你惊雷的步履吗?你的到来携着你的苦难
          我惟燃起目光照亮黑暗,诚迎你百合的幸临
          在你清澈的身后,拖着阴沉的黑影,它来到我的体内
          我知道,那是我们永远挣扎其中的海洋的涛声
          但是——啊泡沫之女,你诞生的羞赧在美之贝上
          我惟展惊恐爱恋之翅飞抵你吻的深渊
          直至失去最后一抹记忆……

              第二章

          在你褐色皱纹的渊薮里,停泊着多少辛酸和黄土?
          在你黑发如飘逸的秘密,驻扎有多少智仁和神喻?
          让我抚摸诞生之前的你,在我高傲的亚细亚
          大陆把自己的灵魂赋予你,而你终将交出自己的死亡

          为什么啊!你只能耕耘大地,而不能耕耘——
          蓝天,并种植群星——在千山同一月的春的碧毯里?
          难道为了亲近大地 ,你只能
          永久地佝偻着——
          昔曾被灿烂文明高擎的脊槌?
          难道你的目光,早已和土地焊接,直至
          归于大地?

          高耸之山脉你隆起的肌肉
          喷薄的黎明你顿悟的智慧,可否已成你
          今日忧伤苍白的回忆——并延伸成后代的自卑?
          让我再次深掘土地之脉搏,直到触及海
          与海的蔚蓝……
          将生命熔成一滴新鲜的血,请接受我
          注入你空旷百年的心脏——从生到死后,拒绝
          死亡之生

              第三章

          沉思者的额上聚满了暮色:我凝视着
          大陆和它迟缓的身影,亚细亚,太多的经历
          是否已将你的记忆磨平?忍耐——
          如同化石——只有沉默伟大其余都是软弱?
          在命运企图征服你的征途上,默默地:
          你!
          忍受和死亡,仿佛一只被子弹击穿——
          湿冷的狼没有学会为自己的痛苦哀叫……
          是你拥有比海更宽容,能消溶一切苦难的胃吗?
          让我倾尽绵薄的智慧,藉太阳之翼直到我
          探吻你命脉的源头:你独自孤单
          苦涩地忍受和沉默,你的喘息使矿物颤动
          而你雷霆与火山的呐喊却难以斩断
          人的桎梏,
          难以惊醒囚禁了一千年
          而昏眩困盹的雄狮

              第四章

          探索者啊!兄弟,请随我一同,用沛然之生命
          燃成灼痛它混浊内在的流火,并以这星火的磅礴
          延伸到整个人类可以企及的历史
          用墨水凝聚的热血攻击它的睡眠,扼杀死亡于它的摇蓝
          击溃在它体内生长的一簇簇
          耻辱,
          让我掘起数千年深埋的热焰
          并用最伟大的爱,挽起每一寸空间中禁忌的恋情
          重新高擎起亚细亚
          被蹂躏的尊严…………


              第五章

          被囚禁的惊雷,被羁绊的巨潮
          被谣言攻击的闪电,被畏惧压迫的熔岩
          被嫉妒磨灭的流星,被尿玷污的雪……
          在我脚后,道路穿过荒原,象孤儿一样
          远去……
          我是人,却只能对风说话
          可我爱着你啊,亚细亚,恰如贝壳爱着
          沙滩,作为河流我怎能离开河岸?
          若我被注定为莲花,就让我开放在冬季的冷中吧
          让我,用短暂清芬的花芯——
          为冬季的洁白加冕,假如我的死能接引
          披着红斗蓬的黎明,悄悄闯进夜之桃林——
          并湿漉漉地沾满孩童的呓语

              第六章

          从猿进化到人,亚细亚,你从遥古
          来到我的泪水
          你裸露赤诚的降临灼伤了我的平静……
          让我同时叩开你的神秀连同你的创伤
          让我的诗跪在你足下祈祷,紧扼
          并嵌进你千层的生命:跳动的质量,沉稳的自由
          颤抖的吻,辉煌的废墟……为了见证
          并为了见证和记忆:

          第一千次战争的残存者来到我寓所的沉痛
          沿着他手指的忧惨:我看到在同一粒空气中
          囚禁着一千次灵魂的呻吟,
          阴影叠加成飓风而俱去……

          直到遗忘,在和平的长城下,那株花香的沃土里
          直到跌落,在激不起任何回声的咖啡中
          没有人——当小康甜美地叩门
          并被窃喜地接纳——
          没有人期望
          在浩阔的忧思中游泳,而这恰恰是你
          无数代现实凝成的历史……
          亚细亚永恒高寒的石头啊,告诉我——
          是历史嘲笑现实,还是现实嘲笑历史?!

          石头,聪明地沉默着
          只有询问在空旷中,荡来——荡去……


                 第七章

          我梦见散发着苦涩星光的自由,闪耀在灰暗密布的楼群之上的
          云雾中                                        ----题记

          在村落和乡镇,木场和竹楼,秦淮之水以及
          塞上风沙
          我曾一山一山,一草一草,一种歌舞一种歌舞
          一床梦一床梦地
          遍访你地上生命的底蕴 ,亚细亚啊
          你庞大的民族深埋命根于你,并开放出无数
          芬芳的文明
          可那来自宇宙深处的忧伤依旧如潮袭至,噬我心怀
          为着你的民族源于大地却又束缚于大地
          为着你过于固守的根系只能在水而为鲲却不能
          在天而为鹏,让我为你忧伤且沉默多久?

          为你——牵动着流逝的历史,你越来越强大的骨骼
          却穿着文明初期的短小童装之结局,我要忧伤
          且呐喊多久?

          把你的目光延伸到膨胀的宇宙最远的类星体并承接
          宇宙的心脉腾空于星群之善意的等待吧?
          让你如同鹰,它强劲之双翼作为你飘泊的根
          并且再一次……
          扎根于永远翱翔之巅

          为你源于大地却又独立于大地
          我将唤起自由它霹雳的君临,洞开你魂魄深处的灵感
          直到血液里沸腾着
          对辽阔的渴望,亚细亚啊!请用你残旧里滋生的新月,承接我
          一缕缕呐喊和血,让我将汗水
          如一滴微渺的春雨
          温润你冻结的泥土----大陆崛起的尊严

              第八章

          仿佛电光一闪,一刹那间照出了——深渊,照出了由一个人表   白实际是千百万人的共同灵魂                    ——罗曼·罗兰

          那是一份恳求,一种呼唤和质询,亚细亚
          你来到我剑鞘内的孤独,并加盟
          我焰芯般跳动的血缘,你已作为我——
          藉我的躯体绽放出炽热的火焰:

          在我广袤辛劳的躯体上,人子啊,兄弟:
          一代代,你们的生命
          终未能抗拒比树叶更密地纷纷落下……
          可我如何将你们生存的音符,从我深埋记忆的岩层
          拽回到我的唇边?
          多少人——当他的灵魂
          自一个阔大的伤口里流尽,却依然难以作为
          一颗真正的灵魂而活过一秒?
          多少人——当他的阴影,从脚趾到黑发
          已被呐喊的炮火炸伤,他昏盹的眼皮却依然
          难以作为一层蓝色的海浪掀起?
          多少人?
          多少人——哦漫长的夜
          他们耗尽了自己的血,只染红了自己的死亡
          而百唇之口的鼾声,不怀好意的
          势力,曾经,并将永远——
          吞噬了多少心的虔诚,让我记忆——
          并用刻入化石中的悸痛——
          为了记忆和见证

          摇晃着他的稚鸡翎,第一千个现实登上我,伴随着
          行当与锣钹!!!  !!!……
          让我揭开你的面具:
          当日子来到人及其目光照抚下的事物,我要将
          你活生生的现实上升到历史:
          在我如人一般肌理细腻,为动脉般大河
          所滋养的大陆,藉——
          狂风精巧的手指在石上的痕纹,我无法拒绝留下人及其阴影,
          社会及其内伤的回声,并且
          一滴一滴,如同孩童第一声“妈妈”钻入母亲的百骸
          这回声
          已渗入了石质的地理:

         没有童年的九色鹿,没有面包、水,微笑被粉碎
         家园被粉碎:血,从比雨点更密的弹孔中
         不可抗拒落地着……
         我体内的碑石,忆起了炮弹和人的遭遇
         它无法抹去战争
         对人类最直接的摧残……

         但让我翻到最新的一页吧,比小猫更温馨
         和平,已用她嫩绿的舌头舔平了伤痕以及
         关于受伤的记忆
         直到仿佛避风的港 :没有风,没有海啸以及鲨鱼

         哦水——在你明媚的表层,有多少人:
         他们的双脚,纠缠在类似钱的海藻里
         而每一只酒瓶的风格,必将通过一条
         狭长且繁芜的隧道(诸如神经之类)
         袭破唾液腺单薄的防御
         同时
         自由和它的羽毛终于被火锅的热气烤化,脱落
         并被膨胀的胃所克服
         同时,并且在同时
         内在的生命被围困在麻将筑起的长城内梦游
        
         奶油小生们披着狼的孤独,借用麦克出售荒凉
         以及各种款式的感觉,而同时——
         最敏感的穴位麻木着:因为如同巨大的
         酱缸,孤独是毫无感觉的
         感觉,在所谓灰烬的泪水
         与泪水再度燃成的灰烬中……
         并且在同时, 有多少人?
         温馨的小家如同鸡蛋,他是困于蛋内的盘古
         多少人如同骏马
         却只能奔驰在,温室育出的黄瓜之上?

         欧几里得之精确永恒的碑石啊!在最新的一页
         我已看不到战争对人最直接的摧残
         但我无法掩饰:平庸对生命内在的吞噬
         ——那巨大的阴影,携带着最甜蜜的危险:潜伏的力量
         比死亡更冷
         这窒息着大陆共同希望和梦的黑铁手套,黑色的
         北极——来接受
         这被苦难冶炼,并被希望解放的火的挑战!
         来接受:星火的磅礴!

             第九章

         在爱的七色花盛开的黎明
         请随同我,兄弟
         用自己的血脉,唤起一个大陆的生命
         直至清芬了永恒
         我们无悔的微笑已种植在种子里,在启明东方的金光
         以及昆仑之巅的洁白,在任一天忙碌的疲惫里
         当:如同一旦尝到了黎明的滋味便再也不愿遗弃
         那甜馨的牢笼被我音节的绳索锯断

         而笼中的渴望被释放从梦——
         到享受梦寐夙夜的自由的肤腴,直至触及
         纵深,直至
         从体内悟出一个宇宙,
         直至回归人之本来面目并同时
         勾通大陆——
         雷霆的脉搏,在自然与爱的感应里品味
         悠然,直至佩带使命,比大海更深,并承接
         与俱而来的庄严

             尾声

         亚细亚——由无数亿共同的梦举起的大陆啊
         你的凯旋,必将伴随着焚身之灼痛
         让我再一次作为见证,并为了
         见证和预言——
         为了见证:
         预言——

                                          一九九一.四.四—八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