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生命之爱(二) (阅读4037次)



生命之爱(二)

                       (一)

            江湖浩荡之塔,波涛汹涌之银,水的世纪
            飞沫之鹰,停靠在旋流中心的幼苗
            北斗之杯的玫瑰,还有婴儿的头发上滋养的岁月
宛如夏夜星辰之光,唤醒我童年之昏睡

            如江河注入大海般,自此我欲将生命倾注给你
            直至耗尽最后一滴,烧完最后一抹生命
            我如是对你说,亲爱的,请接受我的卑微
            并请把抚摸归还那少年忧郁的额头
            他因为丢失了伙伴而对着孤寂哭泣

            有多少次我从眼睛走到灵魂
            有多少次我倾听着草叶之呐喊,托起泥土之覆盖
            拜访在发芽的种籽中居住的诞生
            那淡黄的芽苗是生命的什么!
            那土色的根须是生命的什么!
你眼睛里的深邃是生命的什么!
——从春到春

                     (二)

            沿着鸟的叫声被拉长的生命之涌动
            悬挂于目光尽头的梨花之颤抖——
            那蜜蜂与花芯的初恋
            盘踞于沙漠黄色的蠕动中,割伤狂风腹部的仙人掌
            从废墟到废墟,白蚁繁华之都,晶莹的卵,
            爱之记录
            生命之根啊,我来到你精细之结构,迷路
            且悲泣多久?
            是否山谷不再用回声,握紧我的询问?
            是否荒原不再用温柔,迎接雨的回归
            是否你不再如同鹰,苦恋着生活,并从远古飞至今夜?

            而我已从湿土里
            触摸到深埋千年的裂空之音
在树叶抓紧阳光的努力中
聆听到吮吸乳汁时的呢喃
            亦从蚊虫在临终前悲壮的一蜇
            顿觉人类命运之卑微
            那些畸形的时空,我只能从蝇眼拼成的海中
            寻觅破碎得嗡嗡嗡的人生,
为每一粒碎片,赋于一颗灵魂,
直至再度破碎之后的诞生
            我于是又从蝇眼中看到:那蜂房一般的希望
            它们的执著锤打着我的目光
            穿越战争与和平,穿越卑与贱、贫与富
            穿越男人与女人,一个老人,一千名儿童
            抵达一

                    (三) 老年之歌

            我只是没有花芯的火焰,或是没有花芯的希望
没有黑蜻蜓一样轻盈的夜色以及黑蜻蜓一样
轻盈的拥抱
我的眼眸里,灌满了黄土----我是衰老的爱

这大地的耕者终将被大地埋葬直至成为大地

            请将我的脑髓埋在那株百合的根下吧
            它的花香里必有一段爱的旅程和倾心的渴求
            请传达我的心声,直到你细微的脉搏
            若你愿意,以你生命的摩抚,触及我的四肢
我必以风蚀的唇深吻你脸上温柔的善意----
若你愿意
            愿意用种子的怀抱——
            收接我的老年

                    (四)

           “不思善,不思恶,阿那个是你本来面目?”
                                          ——题记

            尊者之棒喝,雷鸣之沉默
            拈笑微笑中默契佛之心印
            于“麻三斤”之瞬间拥抱时空之无限
每日我穿衣吃饭,正如树叶之不得不绿
花儿不得不放飞长着羽翼的芬芳
            在心力耗尽之后,一种新的精气如暴风雨之君临
洞开心与真谛----从生命到自由

            除了善,除了恶,你还有什么?
            除了时间,除了空间,宇宙还有什么?
            除了疑问以及回答,智慧还有什么?……
            佛心永远在远处,永远在此地——

                     (五)

            那么就让我用歌曲远伸的翅梢,触吻你的双脚吧
            让你的目光成为我觉醒之灵魂最初的花冠
            让我整个生命在你目光的照抚下启程
            并回归生命永久的故乡再一次启程
            你如是指引我通向死亡与大地的路
            我无法拒绝你的善意我受伤的原因
            这唯一的真理,她尖刀的拥抱我无法拒绝
            无法拒绝回吻她以我的生命,直至最后一抹柔情

                     (六)

            同我一起步入死亡并再次复活吧!兄弟!
            把你散落在哀愁角落的灰烬中的手伸出来给我
            把你深埋于冻土中被无辜击穿的胸膛露出来贴紧我                        
            指点给我石头的热望以及生命的比重
            指点我你们在活着时到底怎么个死法
            指点我泥土的最内部倒底有多少灵魂
            有多少秘密在颤抖?
            被泥土囚禁了一千年的它们何时击碎沉默与缚束
而让歌声高高翱翔于秩序与静谧之上?
—— 那些灵魂,那些树木与花之魂,蟋蟀与杜娟之魂
            以及人类与海之魂的碎片
            它们活着,在看不见的泥土里,正如花开放在种子里

            请赐给我你们的语言,赐予我感悟的直觉
            让我借你们尘封的嘴巴说话,借你们身体的童贞承受
            那来自你们内部的一切涌动一切沉默的缘由
            让新生的生命和死去的幽灵同时借我的手
舞动,借我的热与血倾诉
直至声音敲碎封闭的秩序而宣告生命之不可毁灭
            不可屈膝的庄严
            直至每一株被践踏的小草都不再卑微
            每一粒尘土都拥有自己的居住——
            并让大地的手臂拥抱着无量数她的孩子
            而爱怜横溢,泪流如雨

                     (七)

哦,这浩翰凄怆的生命之海啊:如一毫之置于太虚
歌者如何才能将自己的血凝成你的一滴
            从我赤诚的初恋——到我苍白的老年
            那些闪现于冰层下及泥土中的细微之组织
            那些翱翔于黄昏与海之边缘的高傲之音节
            那如孤独的箭矢一般没入草丛的蛇的欲望
            那如野火燎原般狼群之弥漫……
            那些婴虫之稚嫩,母性之温柔,那些饥饿以及凶残
            瘟疫以及骸骨,子弹之爱以及呻吟……
            你们在呐喊些什么?纷呈些什么?如树一般
            在绿色地燃烧些什么?
            你们的生命早己成为化石或将成时间之痕迹
            而历史留不住你们存在的小诗
留不住你们微笑的余音
血液的遗温……

只有唯一的——
生命
重新开始
于遥古
            于今夜


                    (结尾)

从海到海,一如从天空到天空,
路,已在身后诞生
            他用痕迹录下
            每一次我的落足使道路迸发的颤音   兄弟啊
            请随我一同皈依:生命之爱,
            皈依海与天空,树与大地的血缘
            直至合掌为永恒注入血液
            直至再一次开始爱……
                                                                                


                                           九0、七、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