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人生之恋(一) (阅读4178次)



人生之恋(一)
                           ——赠H·Y

我将不再厌倦,从白开水中擦亮光明
在尘土的习惯中,再度孕育出诗意
让时间长成我网罗中的鱼群,抓紧它,
于它滑腻的挣扎中
我在春季的虚空中撒下爱
让他们抽出幼苗,并超越着自己,
抵达人生,太始的意象

           我踏着土的软,风的徐,蓝天如歌的拜访
           伸出我的眼睛,如闪电耀亮,探进
           你深不可测的潮流里停靠的花朵
           生存,在一望无际的生存中,寻找沙粒中的永恒
           在鹰与鹰的对视中,探进我的手,抚摸——
           尖利的鹰爪之上   或藏匿于巨翅根部的,
它的绒毛如正午的阳光对待春天

           寻找它坚强的灵魂底层;那些温柔的东西
           刮削它,撕裂它,并将死亡的碎片锤打进泥土,
           抛入地火的巨唇
           这儿诞生已长出芽苗,已孵出一万个小诞生
           我所爱的东西不断诞生,直至穿越虚空的阶梯,
抵达生命的最高结局

           跟随风的旅程,溯徊河流的源头,
那受伤的雪——她流泪的存在
           我沉下我粗硬温柔的手,抚摸雪下的石塔,她忧郁的冷
           抚摸她赤裸孤独的兀立,从黎明到黄昏,从世纪到世纪
           生长着,消失着,记录着,遗忘着,承受着——
山之善觉                            

           树叶的云,云的雪片,雪片的披风,是你唯一的衣衫
           我的山

                (二)

           用我的两只手来塑造自已原始的石头
           让他发出光,长出爱,生出一千条手臂,在一千层生命之上
           一层层地,我剥开生命的外壳,直透他的精髓
           从三叶虫到人,从心到心内之心
           ——用冰冷的闪电,带着泪雨的飞刀之颤抖
           用燃烧的流星,拖着血滴的利剑之悸痛
           ——洞穿人生,到它的胃
           大笑着忘乎物我,并如是得悟禅机

                (三)

           亲爱的,请不要再一次哭泣,为悲痛或是高兴
           为我或是自己——
           哭泣着:两千年以前的,那些遥远的眼泪
           那时眼眶里只能流出,黄河古道上纤夫的盐味
           只能流出古战场的泥土里,使铁矛生锈的血迹……

           而此刻,让我们陶醉,
           我们的那丝永恒,不因其短暂而减少苦痛
           你看,夜已把非洲的肌肤染黑
           而星辰在你的眼眸里,那儿有数千个小燃烧
           让我们抓紧风的缰绳,攀上夜的台阶,而抵达星群
           或者堕落进人生的深渊,痛饮炼狱之火
           让我深吻你干涸而裂的唇——站成两座山崖
           让血滴从唇边落成瀑布,将脚旁的那株百合染成壮丽的颜色

                (四)

           是谁将禀赋燃烧,并高擎着它,没入夜之密林
           是谁将闪电之雷霆摘下,并高擎着它,从猿走成人
           探索者啊,当你把生命锤打成利箭,穿越蒙昧它的厚度之后
           在苦涩的肠里,你只能学鹰把饥饿藏着
           在大海沸腾的生命中,你永久的愤怒或
           呢喃,永久地对着自己的孤独倾诉,并将博大埋葬
           埋葬风,埋葬语言,埋葬窝头,埋葬蝴蝶与理想
           任夜的树叶纷纷落下,散开作最后告别的泥土——
           你独自死著自己的死,死著杀死无数小死亡的死

               (五)

           我走过数千年黑夜之展览,历史学的书籍
           星座之河,神话的乳汁
           破损的长城,石之汗水
           烧毁的圆明园,石之证明
           阴沉的陵墓,石之隐痛
           锯毁的壁画,石之芬香
           狂风雕琢之塔,石之雄辩
           地火冶炼之矿物,石之回忆
           摧眉折腰之月,夜之窗口
           破壳挣扎之雏鸡,生命的秘密
           雨的坠落,受凉的山
           冰苞的追求,悲剧的诞生
           怯弱的雷鸣,云梢上的钟声
           展览着从面包到相对论,从珊瑚到人,
           人与自然在沙滩上留下的战争与游戏的足印——
           深及内心,
           并刺痛我沉重的眼睑

               (六)青春的热望

           有多少次在风沙的黄乳汁里或星辰的街市里
           在田埂的字块中,在黎明钟的翅翼,在树枝
           抓紧空气的丛林,在夜的阴影的回声中
           我渴望能够穿行,于泥土的湿润或干燥中
           如一枚孤独的箭矢,象流星穿越生命般,
直至燃尽灵魂的一束
           啊大地,雨的回归,我深陷于泥泞中的拜访
           可否学树与草苗之根,或者如矿物的血脉
           及熔岩于地底层的,珊瑚的燃烧——
           装饰你——黑土中的风景
           用音节的拍击,如同暮色中的蝙蝠
           装饰你——从永恒到生命
           并讴歌你神圣的孕育,所有人之根,
           哲学与烟囱之根,所有植物根内之根及根外之根
           所有蕴含的不可破坏,不可毁灭的生命!

           我来到白昼的边缘,穿过窄隘的空气的走道
           而抵达暮色与泥土构筑的巨大拱门,叩开
           泥土之喉而直达它的秘密,那黑色的温暖

           你可曾听见我的歌,我的脚步它的年轻,我执著的生命它的旗帜——
           用你拥有的石油,鱼化石在亿万年前的听觉
           用你的尘土,那长着血的锈及汗的盐味的小生命
           抚摸我的恋情,从额头到脚趾从眼到心,
           抚摸我受伤的内在,抚摸我疲倦的故乡橄榄枝之梦
           抚摸生长于我生命之内的树,并从生到死后之生

               (七)

           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生命是什么!
           在密度与体积之内,生命是什么!
           在琴键与琴弦的颤动中生命是什么!

           从吻到诞生,从二到三,从种籽到幼婴
           我乃一山一山,一树一树,一村一村,一床一床地遍访着
           直至问遍最后一缕风——用我散发着咸味的疲倦的手
           没有灯,没有文学,没有花,没有企鹅,没有古化石
           来安置我的手它的热或冷
           我独自回答,并让音节寄给任何一粒尘土
           一朵花瓣的馨香,一脉泉,一束思想或任一腔虔诚——
           我要告诉你,世界
           生命----它是爱!
          
                                     ———于九0年四月十二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