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雪 (阅读5217次)





他穿过了雪国见到她,没有说话
他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直到楼梯口
他才转身把左拳伸到她面前
并竖起食指说,“它最记得你呢”
“是吗?”她一把攥住他的指头
没有松开,手牵手登上楼去
我在一根指头面前失语
这是《雪国》开头的一个场景,这是他
和她的二度相逢。大雪覆盖了群山
群山下面
嫩叶的气息和新鲜的通草果
还是摆上了桌面

这个冬季,我很想遇见
一块大雪封山的木牌
挡住去路。这种想法我叫做生命中的一天
我曾对一个女人说
你是很好的抒情对象,她问
为什么只是抒情对象?我说
就像画家,需要面对模特
当我面对一片雪景的时候,我知道
雪与女人,已失去关联
在南方阳光一样的声音里,我会
失去北方,尽管声音里含着果汁

我必须面对一次旷大的雪原
这个下午,我站在窗前无所事事
感受着内心的雪意
想着雪和一手关于雪的诗
这座南方的城市
有三分之一的日子被雨水打湿
却没有一次被雪覆盖。如果真的
把一座雪原或雪山端放面前,我不知道
雪地里的我,是幅什么鸟样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