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试一试水性(组诗) (阅读4125次)



      试一试水性


  夜莺不是唯一的歌喉――唐丹鸿
            ――为3月31日题记

1她说

她说:麻木。麻木就一下子
从我眼里流出


像雨水一样冲刷这堵墙吧
我荒年背回的厚书已垒成纸砖,它们在内部


经受了泪水。哭瘦的纸砖垒成我的房间
和墙壁。我的睡床,是其间可以耕种的洼地


窗子一响,我就会拽出藏在砖缝中的皮毛
一句挨一句地遮住我丑陋的地方


或随手埋进土里。冲动催熟的果子
有的被我吞下有的直接长进我没有花期的身体


无人嘲笑,无人惊讶
这是我自己的底细。有时望望窗外


想想有什么必要。我打算拔掉那些无人认领的
高杆玉米。改种大麻,赶在夏天趁着新奇


邀谁谁来分享它比女人更浓郁的香气
再说说丰盈说说麻醉说说个人胆敢触及的迷底


和泪水。如果泪水没有重量
是什么,是什么让我一再下沉
 

2
是什么让我一再下沉
那熟悉的水深,越深越冷,敲不响一扇熟悉的门?


好在总有一些就近的稻草从某处
及时漂出来,把我浮起


内部幽寂。我逆流的手臂
用它们救急:霍尔奈、薇依和期待之中的鲁西西


或歌唱的列农以及拆散的耿占春。克尔凯戈尔之后
是我无法给出姓名的那人。他是一个贯穿到脚趾的


无法充满的饥渴。一根稻草摇晃在腹腔里
摇不醒,腹壁上低泣的尾音


正怀孕的阑尾被拿掉!有什么办法,即便我
抓住那名字,他也无力返身把我从深井中


湿淋淋地拎出来。丢尽了羽毛
我每一个部分都拒绝被风干


我不哭。可总有停不住的大雨
砸向我的失眠。我需要泪水


进入身体
像种子埋进土里



3
像种子埋进土里
最初我母亲
种下我。现在
我是集体中提前出生又提前
枯萎的,一株棉花
我曾长期在人群中踮住脚尖
爱我的人拿走我的摇曳
抛弃我的根
使我充满怨恨。多年了
我每夜的每一只手中,都攥住一个核
把里面的一句话裹紧。黑色自卑
白色自尊。它们在午夜
逆时针旋转


但是种进地里的
不一定要发芽


我女儿
是突然挺拔的另一株棉花
只长三根枝叉她就蓄意
要比我高
她白天踮起的脚尖,晚上还绷着
既使在一群高杆作物里
她也扬头挺住一株棉花的骄傲
但她的面孔,还没有长全
我每晚要伸出一只棉花的暖手
压住她的眉心
按时把她皱起的眉心熨平
再把她走丢的眼神唤回来
还要松一松她的手脚
告诉她
别把手心里的河流握得太紧
别把一粒种子埋得太深

但是种进地里的
不一定要发芽

去年春天,我种下我母亲
种下柳枝和哭透的棉花
今年春天,我指给女儿看
一阵风,掠过
坟上的荒芜
以及远处
我孤身的女友在风沙中
远走他乡
她一直不肯释放的那粒种子
仍在体内跳荡
她笑的时候比我灿烂
沉默的时候加倍地黑暗
有两粒种子
夜夜不吭一声地在她眼里
执拗着


4
执拗着。你在哪里打我
我就在哪里一动不动
直到你低头你虚弱否则别想拉动我
背靠榆树,一个强劲的敌意
足以使少年的我
站上一个下午
再加上一个黄昏
母亲说我的棉袄都是这么从背后
磨烂的。而我母亲
就是在我的执拗中虚弱了


而今夜
你再次伤害我。我不能像以前
攥住你刺进我身体的刀刃
把它送得更深
痛和死都没有新意。只剩下寒颤
“只有你明白我为什么再次
停不住地颤抖”手在摇晃
手腕在失控。短信息发不出
这深夜两点的
二十层楼上,将身体发出去
也没什么能接住


我愤怒的触须伸得过久
久到荒芜。我等待
像少年的敌意自行散淡,我等
亲人中的某个再次伸来一个指头
把我从榆树下牵走
而我母亲去年就已从门外消失
所以你,只是
丢下一个轻描淡写的理由
我就允许你把我背回去
边走边关掉
所有的灯


这无关爱恨
只关联一个人的枝叶和根茎
执拗和悲悯。你是我
需要适当分离也需要及时靠近的
伴侣和亲人
你的后背还有你的头发
已经虚弱
经不住直接的仇恨
而我更需要在这大风之夜
堵住伤口


5
堵住伤口,我就是一个充沛的人
向陌生人微笑
用熟悉的人惯用的词语思考
我的身体塞满谦卑的稻草


出门时我会将路边的
风和败絮,尽数收在张开激情的怀里
使其变成比自身洁净的羽毛
我的身体塞满节俭的稻草


收到爱的暗示,我就是一个仍在滑行的水漂儿
惯性地穿梭玲珑地转身。或化成一根
分裂的藤条,既欲荡起又慕平稳,是否能
更经久。我的身体塞满慷慨的稻草


爱的毯子在飞。向我抬头的人请接住
我随风赠送的稻草



6
我随风赠送的稻草,在城市里
纷纷弯下它们的腰


弯向走出酒吧间的女人和她那满脸的假睫毛
广场上的真楼房在她身后跟着我的稻草疯跑


等时尚浮夸的尖鞋子一起踏上街道,压抑的木靴
就在另一头猛踢钟楼的墙角。谁需要弯腰的稻草


一条地下的管道拒绝躺在城市的大路上抒情
一个幽黯的女人无力在真实的自我中直起腰


她不再触碰带伤的水果,身体里武装强劲的稻草
避开蜂拥而来随波逐流的人潮。她从中间融化


努力返回丢失的容貌。她涂了又涂的唇膏
溢出植物中心的光滑, 通向起伏本性的舞蹈


她属于这配比不当的生活。像一株稻草正常地淹没在
荒芜的聪明顶峰,和葱郁的愚蠢山谷之间


一株渴望平静的稻草是稻草
最好的图画。看你用什么眼睛


打量她:有时她是沉默的鱼,有时她是一只
被人斜视的猫


她在自己的时间面容爱情伤痕睡眠和怀疑的轻捷中
浑然一体又互相融合。从嘘喵到沉默


我,可能就是那个空旷又细小的声音。若有若无
谁一举杯,我就会轻易晕到在早市的鱼群中


请认出我。请用我提供的梦话和假相辩认我
看见我鳞片闪烁的挫败并把我从越来越土腥的鱼群中拎走


让雨水再来!朝向我张着哑口的饥渴
她说



7
她说
你来
试一试水性
在明暗互融的区域
在我所有的梦话和假相中
沉没。然后
深呼吸

她说

2003。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