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非典臆想 (阅读4179次)



◎非典臆想1


那么想起谁时我就应当头晕目眩
就应当冷静地撕碎
一两张电影票,或是火车票

为谁可以咳出青春的血丝,头顶发烫的咒语
轻微恐慌,来自梦中那只不知名的混血猫
颈脖一再被咬碎,未名之水流淌
我的手指没能在梦中及时伸出,触及闲适之处
春天的夜晚,醒时布满猫的泪水与唾液

有人在异度空间里画符,为一只
黑夜里浑身长满刺的猫

那么究竟是谁给了我那张通往黑夜的火车票
记忆的链,手边摇响的风铃
青春在裙底藏头露尾
有人执着地幻想,一年能产一子

十年
每个孩子都将睁着一两只无辜而兴奋的眼
并且,不知疲倦地干咳,血丝都被青春所掩藏
而谁都无法在此时确切查出
可以瞄准某个角度

现在我想起任何人时都会头晕目眩
猫在一旁静静抓痒
而水,已悄悄漫过腹腔

2003.4.20夜


◎非典臆想2


除了水和叉叉
情人们都被禁止接吻,近距离必须以口罩对话
我选择在口罩底下自由地
咀嚼口香糖

停在半空中的电话
在白天,我习惯自言自语
这实在是有些令人担心
多加一条被解雇的理由
为此,我将更多地自言自语

有些东西比疫病更早抵达
比如消毒水,比如口水
还有泪水,必须滴落在恰当的地方

在人群中,我很容易被认出
天才站在白痴堆里
我站在疫病区
这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联系
我抖动着双腿,在人群中自言自语

2003.4.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