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默片 (阅读3786次)



默片

默片踏过的地方常有泉水涌出,
每一只空洞的耳朵像试管,
注水的声音清晰可闻。
电影院里河汊纵横,却没有自救的工具,
我们背靠着救生圈般的座椅,在水中绝望地漂浮。
水渐渐漫上来了,几乎到了眼眶的高度,
我们强忍着最后一点气力,脖项抬高,下巴
微微仰起,把呼救的舌头克制在喉咙的深处,一声不吭。
我们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嘴,
牛肉还是抹布?口罩还是钢锁?
这还不是最让人担心的,
善于舞蹈的下半身禁锢在原地,
被那幻像吸引:
先是女主人公倒在血泊之中,
或是跳着舞,把衣服一件件地抛弃,
接着是困顿与丰饶,激情与愤懑,
它们让我们的身体如磐石,
在黑暗中迈不开腿。
就让我们在此刻骤然停顿,
像银幕上的一间卧室一样
成为驻足观看的另一种方式;
一把带血的刀,满地带褶子的裙子,
仿佛身在命案现场,目击证人般的恐慌。
直到两扇帘幕缓缓合拢,
我们知道,我们一直在等待
门外的一道闪电将光明和动静收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