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风物 (阅读3740次)




    
      引子

活在这样的时代你回避谈论诗歌
文字并未将诗歌遗忘
文字遗忘了写诗的人

活在这样的社会你充当了最后一批恐龙
众人的沉默堵住了你的嘴
比沉默更庞大的繁琐厌弃你
如一节阑尾

活在这样的人间你的良心深感不安
你惭愧丰厚的食品,报纸一样的工作
你惭愧在卑微的外表下,尚有高云之心
间或一轮

活在这样的世界你的才能一片空白
生命在凋谢
你的脑子里有螃蟹或龙虾的思想......
但人们告诉你只要不去
深入的思索
就可以幸福地渡过一生......

你慢慢滑进酒底
向害怕滑去......

   一.故   乡

是反抗还是逃避?
自弃还是死亡?

在我故乡,稻谷正金黄地起伏
鲤鱼和朝霞相跃于池塘
我的乡亲正在麻将桌前熬夜
他们朴实的梦找不到睡眠
孩子们失去校园之后,双双清澈的眼睛
正猎取录像与小说的猥亵片段......
大家盼望着好收成,盼望村办厂
少被环保罚款,盼望油田的老总们
不要因丢电太多而停止不景气的生产
……
只有田野上空的星辰一无所求
只有田中的鸟儿在饱食之后悠闲地歌唱
而谷场的水牛与拖拉机相依为命
低低谈论生存与命运的严肃话题......

那是晋代歌诵过的田园
晏殊的鹅和安石之鸭,依旧在河塘里悠荡
我乡亲的衣衫改朝换代
可灶台上的香火仍在世袭
他们的生命
是泥土的延伸

有时你看到一茬铜管乐队开道
后面是哭声起伏的送葬队伍
许多孩子在路旁观看,路的那边
新娘将轿车的窗帘拉上......

哦我的故乡,你的茅屋耸起了楼房
你的居民累弯了脊梁
我看到父辈们每日都离不了酒精
他们的眼睛半睁着不满与迷茫
哦,我那美丽的故乡,我那唐时汉代的故乡
泪水沾湿了我的衣裳我的故乡
故乡......

    二.城    镇

是反抗还是逃避?
自弃还是死亡?

这儿田野被楼群代替
这儿飞鸟被烟尘代替
这儿,人被欲望代替

中外合资的经理室内,一只穿西服的猪正拨着
国际长途
狐狸们手舞公章,操纵着市场的脉搏
在修辞与礼品方面
他们个个学识渊博
镇长们传播着县市领导的小小怪癖
他们的孩子不太争气,耗费了不少家私
有时他们报怨太多的宴请弄坏了体内的零件
傍晚,街道开始散发出异味
舞厅外男式和女式摩托车纷纷媾合
来到此处的司机们正悄悄打听何处可以度过
销魂的一夜
一大型企业的二级领导正改着另有高就的演说
他局部健忘的大脑依稀记得三个月前同样的一次
每一次承包合同都签着:
三    年

从文革到1994
报纸总登载着大好形势
主编为人正直,常在私下里扯下企业的裤子
有了物质,人们就
不需要灵魂,城镇的三万居民
面对着逐渐优裕的生活,开始了
昼夜不息的算计
而城市上空的星辰,正悲哀地看到
一种习惯和风俗,开始成型......


这城镇偏僻的一隅,生活着一位苍白的青年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的灵魂
遭遇了诗歌
被她一次长久的注目,托起了一生
他眼中的万物,渐渐燃起了火焰
他的思想,如杂乱的头发长出
感觉,静静在体内轰鸣
语言,开始了剑的外形
当神死了以后,自由贯穿他的全身
他开始寻找石头里的智慧
寻找树干中的时间,他探索路的可能出路
追问人的另一种命名
他在物质的被动状态之中
遇到了人的深不可测的自由

他想证明世界
是向人的自由提出的一项使命
他在镜子前测量时间的力度
  在梦魇中研究意识穿行于时间的速率......
无数这样的夜里,
思想们或快或慢地碾过——
留下了他,和这个城镇的轮廓

但城镇之夜是一个不可以名状不可以慷慨的夜
一个失去了安宁和孤独
    失去了性格与深度的夜
一个平淡如车祸细长如流言的夜
夜里,他在夜的一隅
写下了一页页无人识荆的诗行


他因爱所有的人而孤独
因孤独而失去了与人交谈的能力

孤独教他发现了自己
孤独冶炼着他的身体

假如有一丝来自人间的理解和温情
假如他灼热如焚的爱情有了着落
假如陪伴他的书籍有几缕热气......

只有他的诗  喜欢他——
诗人使诗歌坚硬,丰盈
诗歌使诗人贫穷,孱弱

现实如漫天的海棉压在头上
城镇是人性的一个裂纹

    三.都    市

是反抗还是逃避?
自弃还是死亡?


我看到城市自泥土钻出,陌生如异物
我看到楼群越来越高,人格越来越矮
我在环形立交桥上迷失了方向,生命交给了偶然
我扛着孟子的使命走在大街上,但商店
不理睬壮烈的抱负

人们在街头驻足,问候
预测下周行情的涨落
对于一具模糊的尸体照例会议论一番
在擦肩而过的许多陌生的小世界中
独有广告柔情脉脉,热情似火
庆祝兼并的宴会上,鸡尾酒部分由
血浆配制

三分之二国营企业的职工领着30%工资
闲在家里各显神通  他们看到
城市的高楼正一栋栋崛起
而孩子的学费芝麻开花

教授们啃着鲜有人际的符号
副教授忙着出国事宜
他们的学生结伴卖血
寻找中档的旅馆同居

人们沉默不语,聪明地以石为师
但凭周围的事物腐烂
只相信孩子和动物

歌星摇晃着屁股掀起一阵秋风
卷走了少男少女的钱包又刮到另一都市
大毒犯和部长沉睡在相邻的卧室  早晨
相见彬彬有礼
城市中有三位先知一梦三百年
十二位大师五位失明六位被会议累垮
最后一位隐居在陵墓中发奋著书
他和历史中的幽灵次第交谈  企图
发现一种涵盖万世的结构

只有广场上大喊大叫的疯子们
自在快活
只有地铁门口拉琴的艺术家
懂得生的玄机
他的琴声如泣如诉
在匆忙的行人荒漠一般的眼里
如一滴晶莹的露珠......

     四.漫    游

我已把许多城市留在背后
穿过他们的生活来到词语的城郭
我将仰望天空的权力再次赎回
透过自己的伤痕我向内外辽望:
我看到众人远离我成为一幅背景
他们在变幻莫测的时势中
遗弃了诗意的栖居

有了金钱就有了万物
但关于生活仿佛越来越没把握
我要找到那遗失的语言
我要找到那丢失的世纪
在我的途中,我看到他们
一个个倒在了中途,他们的身外没有终点

他们在生前被世界抛弃
而历史和他们相遇

我在他们的脚印里感觉到了
那欢腾的生命大飞扬的脉搏......
我写下的语言是手指
未写下的语言是月亮
我在孤独中将许多方言留在身后
我寻找生灵之内的生灵
呼唤另一个没有重量的自己
孤独持续人的一生
孤独是一条迷宫式的隧道

我们被生活压迫
被生活驱赶   向金钱滑去——
这人造的深渊现代的上帝
他照亮了人的黑暗
跟着刺瞎了眼睛......

但人心是一颗星球   向下钻探
就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矿物
现实只扮演了可怜的偶然
追逐必然就可回到家乡

所以你永远在回家的路上流浪

你在月出惊山鸟的唐代山林洗濯感觉
用宋代扫阶的竹影拂去尘烟
关于一个人的冥想只有入冥才能心会:
入世:你失去了面目
出世:你失去了语言
睁开眼睛,你失去了记忆
伸出双手,你失去了平静......

物质之内是物质,人,如何突围?
时代之内是时代,人,如何突围?
沉默堵住了你的嘴
沉默,熄灭了你的眼:
在时代之外,是历史的浓雾
在历史的笼罩之上,是宽广的地理文明——
在亚细亚大陆的周围,栖居着
人类劳作的总和......

你永不满足的思想长出了锐利的犄角
冲破重重牢笼你纵横驰骋——
一道灿烂的墙壁嚯然横在面前:
一块匾额闪着红色的毫光:
    人类文明、智慧的极限
你欣喜若狂地奔将过去——
你 汗 流 挟 背 地 向 前 跋 涉......
你满身血污,匍匐爬行
墙壁依然在远方——
它是一条永不能抵达的地平线......

     尾    声

是反抗还是逃避?
自弃还是死亡?

你已把太多的东西留在了脑后
环顾四周你露出了模糊的微笑
你的微笑,笑出了一生的报应......

尽管我知道,一句话就可以使你破碎
但怀旧,已将所有的日子
镀一道——
          金辉

       94.9.21~25日草  95.1.15改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