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周末与几位忙人共饮 (阅读3338次)




<<周末与几位忙人共饮>>
  
    
    
          一.周末求醉
    
    “诱惑力”或者“兰桂坊”
    还有“红番部落”
    象夏夜的蚊虫  叮满
    这个城市的面孔
    瘦削的街道伸展喉咙
    整夜倒进去
    川流不息的夜生活
    
    “我只喝白酒”
    (40度的伏特加)
    酒精从体内直逼向指尖
    我被迫  用鱼的腮
    呼吸  周身象鳞一样张开
    酒的醇厚香气
    
    她的各色小辫
    软软垂下  与她
    醉后的双臂
    
    我听见酒滴砰然
    落入胃中  那阴沉的胃
    不愿承担一次次
    无规律的撞击
    从舌间流到心里
    赤裸裸的液体从高处跌落
    象一只机警的动物
    从高崖入水  并力图
    控制它的激情
    
    有人在讲:一次行为
    ——如今“艺术”的全部含义
    我就看见  一只手
    剖开羊的全身
    一半冰冻
    一半鲜活
    “艺术”  让我看见属羊的命运
    
    周末有许多人在作“行为”
    细节漂进我的眼窝
    一次次的解剖  性急的新手
    也借助于酒精的含混力度
    
    贪杯者的命运  压倒我
    象一种征兆:
    思维的流失  伤口的逼近
    词语的乖戾和万古常新
    
    都在看:一个怀才不遇者的潦倒    
        
        二.关于忙
    
    你一再说“忙”这个字眼
    使词语也接近疯跑
    
    整夜在酒吧里游来游去的
    来客  酡颜如滚水中的
    虾
    
    为什么出现忙人?
    “比水快”
    为什么忙?
    “批发和零售  以及........”
    为什么来到这里?
    “发条  铃声在响”
    制度、规则、股票
    上网、荣誉、建设
    更少的时候:因为爱情
    和爱的变种
    
    现在是周末:40度的伏特加
    加冰  与计划经济时代的白酒
    一起倾斜  与几个忙人
    共同浣肠   除了在座的一位
    素食主义的年轻信奉者
    
    整夜  留着长发的歧路少年
    和  光头少女
    找寻  他们悲喜的高音区
    
    我听见酒滴砰然
    落入  哺养他的胃
    那阴沉的脸浮出暖意
    一首歌在我们耳边传递着
    90年代的乱伦
    
    我们压低嗓音  交换
    呼机号码  和  黑色名片
    我的身体被时间剖开
    一半匆忙  
    一半安宁
    有人说:抽签
    于是我们的目光
    跑得这般快
    
        三.长于一夜的痛
    
    薄荷因你  死命一击
    而颤抖  被你
    一口咽下  唯有夏天的病房才会
    一口咽下诱人的碘酊
    
    我们舞弄纸币
    “你与时代打了个平手”
    我得分  又失分
    使你无话可说
    
    长于一夜的刺痛
    激怒了他  咿咿哑哑的
    男声  在脑后摆摆
    想到时间也因他而掐出了血
    起身舞   也因他的关注
    而染红了手势
    
    她的各色小辫
    打击着铙跋
    还有她的狂
    40度的伏特加正在
    毁坏  她的彩色连衣裙
    
    莫非我从桌上跌落
    如同我在摇篮里起舞
    莫非我旋转
        旋出一个时代的难题
    惊吓了不同凡响的
    那些头颅
    
    听乐队聒噪  听歌手
    号啕  看彩灯打击
    他们平面的脸  实际很痛
    我们内心已被揉成一团碎屑
    ——被训练有素的艺术
        被置身其中的环境、文脉
        被晚餐以及蜡烛
        被忙碌的大脑和聊天    

        四.插播
    
    中央电视台  正在
    联播  各地的
    回音  联合收割机
    翻腾出黄色谷粒
    或纺织机  或建筑物
    最后是火势蔓延
    房屋倒塌  质量问题
    它们都发生在各地各市
    
    一男一女  通常
    发型严谨  衣襟坚定
    他们此时插播
    一个公主的死讯
    
           戴安娜之死
    
    关于公主  我曾写过若干
    不切题的诗句
    一个二流岁月  公主只能
    在昨日死去  并被
    物捣烂  装进瞬间
    
    她的死  消灭了她暗中的敌人
    ——青春  一切都从
    这一刻开始  就如一只蝴蝶
    它的标本比它更美丽
    
    公主死了  低级的梦
    尾随青春的血小板
    无处可栖  低级情人将
    疑心她  活着的洁癖
    并被她的死吓破胆
    
    公主  死  使我回忆起
    那些密密麻麻的铅字
    制造者和天生丽质
    击中了一个生命  它们(铅字)
    轰然落下  埋葬了
    一个夜晚
    我该为她哀悼?当然
    同时想想自己的帐单
    也会变得  入不敷出
    于是我微笑  告别
    一个癌症和
    一次车祸        

        五.致一位善意的友人
    
    你来了  不喝酒的女人
    带着照片  据说
    一位高人  他的天眼
    满盈着各种各样的命运
    
    “你得到太多  便要失去”
    她于是想到一些数据
    通过世俗的称誉  现在又要贬低他
    好人在各个行业死去
    如钟鸣所言:他们都走得太匆忙
    他们形而上的胚胎期
    丧失了时间性
    
    一个女人的善意  无法替代
    死者眼中的火花  和
    高人目睹的  残忍根基
    一个放映室  俯瞰了
    人们的忽出忽进
    
    就象毒药的香味  一如既往
    被用于  女人享受型的
    发端和腋下
    
    
          六.致我的友人
    
    阶梯下  涂了黑漆的
    矩形铁网  把醉
    变成了死  生
    躺在草丛中
    等待洁净的时刻
    
    世界正生活在
    买醉的过程  那些贪馋的男人
    钻进这城市的一根根骨缝
    就象他们的目光钻进
    她洁白的蕾丝内裤
    
    我们都是沙子  存在
    才是水泥  甜蜜的生活
    充满肉身的肥美
    三者足以引导怎样的经验?
    
    (那天夜里  你演绎着
      不变的记忆  如同
      沿墙溜走的风
      有时遒劲  有时毫无信心)
    
    (那天夜里  我的举止
      象被一只手  揭掉全身鱼鳞
      疼痛和轻松  一起
      致我于死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诱惑力”、“兰桂坊”和“红番部落”均为成都著名酒吧。
    (1997·9·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