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冰马非马 (阅读4428次)





英雄嗜酒,名士好茶。不杀人难成英雄,不风流何谓名士?
如今,杀人者,不是刽子手,就是杀人犯;风流者,不是登徒子,就是变态色魔。哪有什么英雄的气概,何处觅名士的风范?还是做一个非英雄,非名士的性情中人吧。
酒可以沾一碗,没有必要一沾就醉;茶可以好一壶,没有必要嗜茶如命;甚至咖啡也可以斟酌一小杯,淡泊随意,悠然自得,已经很满足了。
在广州,上海,北京分别工作生活了至少半年以上,最后,还是在北京驻足了良久。现在仍在良久驻足之中。
身处一方的时候,心灵在漂泊,在流浪,一个四处寻觅家园的浪子。身体流浪的时候,心灵尽量保持平衡,宁静,一个随遇而安的过客。行也匆匆,止也匆匆,
到了夏威夷之后才明白,身外的世界,无论多么酷似天堂,都没有内心世界那么美好,神奇;
到了夏威夷之后才知道,无论内心世界多么美好,神奇,都不及外面的世界那么丰富,真实。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在北师大读书期间,开始写诗,写小说,写散文,随笔。出版有诗集《铁玫瑰》:“铁的玫瑰,是不愿丧失的生命,不屈的思想。”工作期间,做过外国独资网络公司分公司总经理,做过中外版权合作女性时尚类杂志执行主编,如今,是自由职业。自由才是人们向往的天堂。
没有酒,茶足也;没有茶,咖啡足也;酒,茶,咖啡都没有,一杯清水足也。无论生活多么平淡,岁月多么残酷,仍然含情脉脉,笑看世界;仍然相信爱情,相信美好的理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