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南之东 (阅读6566次)



南之东

(2002)









韩  博















那些树


那些树,还有这一些——
正午,乌鲁木齐南路
被今天切去一半,蝉鸣
遮起另一半。我忘了
自己卡在哪里,仍以为
一切都还完整,一切
都埋有倒影,从这一棵
到那一棵的树下,她
任脸衰老,却存下腰间
的反光——那些背阳
的枝和叶,那些等待着
签证的,漩涡,午后。


2002年8月27日、28日  上海





就这样


就这样,两个人撂下
器官,决定去宏伟中
度日。德语中,雪景
堆积,直到凌晨四点,
天将转黑,忽而又亮,
心寒着,这辨认街心
的手脚,却开始融化。

我造雪时,她也站在
天台上咬牙;洗衣机
撒雪,她就跟着内裤
一起翻滚。她为原则
而渗出的水,只一滴。


2002年9月2日、4日  上海




房中路


蹬车去西藏的路上,他
想起房子,一小撮北京
的沙土,和上水,阴干
后,过火,一块块湮没至两个人的胸口。
车轮在雨后擦滑,浓云
变成一群刺猬,低斜着
带走草尖,总得有个人
跪着擦地,收拾菜汤和后半生的积水。
左手勒紧车把,他伸出
右手,练习在低热量的合同上签字:
我!愿意。路边物原地
打转,雨衣已过昆仑口。


2002年9月17日、18日  上海






一群猫


雨开始急切,一代人
忽然对旅馆有了欲望。

他们只是过街,尾巴
根根倒竖,像是杜甫。

作诗。纸和笔,留在
床单上,缓时写下疾。

应召而生,她不愿再
为个主义,应召而死。

浴缸塞满棉花,被里
缝着水。爱?这泄物。

那爱滋。五百块一句
的伤感,三分钟草稿。


2002年9月26日至28日  上海



它所见


我。背起一个词
上山。它
去年是
光,今年是深雪
压住的饥饿。

记得,纸上写过
来年:春暖,花
也开,没有人会
失去工作,没有
人哭,没有人把
委屈埋在山脚下。


2002年11月12日、13日  上海





她杂志


    终于能够失忆。天气晴。
旗袍已毕。终于,她刮干净
过去的胡须,忘掉自己曾经
是谁。

她说的那么少。
但少即是多。晴转多云。她
把硅胶灌入每一页。

又北风。
有时,我能闻到她皮肤下的
苦味,有时摸到的却是一把
沙土。而她已抽去脂肪,隔
着性别向我索要汽车。


2002年11月17日    上海



经济禅


现实已死,厨房却还上
天台山,青年说,要有马,于是
就有了肉,彻夜跑题千里。

食无竹,云雨时两个人
采摘气节,云起左岸,雨收却要
向右,打坐前,平摊案揭。

寒山子早已随天色一齐
下山,后代们吃着喝着,万里路
行在健身房,书却生殖着。

有一年,也有烂泥,有
迷幻,有身上翘起的彼岸,纸上
记下:此后,爹甘于会计。


2002年10月20日、21日  上海




纪念日


五年前,活着只算游乐,死
是芥末,夏末雨刚好填满
腹中空,爱情静止不动,
谈文学,又夹入双腿间。

天暗时,世界准备任人亲吻。
去树下,有人采气,有人
收夜露,一把细火,它
烧记忆,少年却是新鬼。

余荫里,半床剩下人,一路
打饱嗝,一路塞肥肉,她
吞吃他,肉身重又渐凉,
谁活着,谁,才不存在。


2002年9月9日至16日  上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