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千禧之夜 (阅读4033次)



什么时候开始的,那飘飘的落雪?
背着我,在窗帘的背面,更换了世界
既不急躁,也不迟疑,它徐徐降落尘世
慢慢盖住了仰望天空的脸和伸开的手心
完美得无懈可击,像过去岁月中
我曾渴望的,一切又一切

终于要来了吗?那众人大惊小怪的日子
还握在手里的二十世纪,已涣散
如玻璃窗的水气

我想起父亲,他没来过
这个地方
并且痛恨这个国家
他上过战场,但并未在战争中阵亡
九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季
他的面容凝固在一个坛子上的近照里
他没见过雪,而且永远没有机会了
但那又怎么样?我见过雪
在正来临的二十一世纪里,我也终将死去

烟花和欢呼轰然一声同时于夜空中爆开
千禧代表了什么,天使酣唱、圣灵降福?
是什么的开始?又是什么的终结?

在这小旅店内,我独自倚窗而坐
有着观看别人庆祝生日一样的愉悦及漠然
明天早晨,当我推窗,是否会见到
传说中的雪魇?
我还记得今晨初降的雪花
如何落在地上,又如何溶去了

明天雪将继续堆积还是阳光照耀?我不知道
可预期的是下一个节庆,不管是什么名义
人们又将又挤塞在公园或者广场
为某个理由而拥抱,而亲吻,我甚至可以想像
不同脸庞上相似的笑容,那时,我们都相信
幸福与和平

而我总是这样扫兴的人
在每一个普世欢庆的日子
在彩色汽球升空的间隙
北国一条无名的街道在眼前浮现
它宁静地躺在记忆的大地上
所有的景物都会慢慢变得透明
深山传出的寺庙钟声跨过时空在耳边回响
素白的雪片仍一絮絮飘下,无声,但如此清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