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对话 (阅读4014次)



她在培养一种情绪
宛若天空郁结的卷云
正酝酿着一个古老的阴天

没有说出来的话语
还在很远的地方
唱机里播出来的
锺妮米曹或是苏珊维格丝
或某部电影的音乐原声带
尽是女人细细的心事
音乐的底部
有双下沈的手在拍打钢琴

她想他听她说话
他听不懂,或不想听
或许他理解成某地的一种方言
也可能是某语系失传的母音
她的气愤像跳了针的唱片
重新来过,来过,来过,依旧跳不过去
他厌烦永远重复
她只想尽力说得分明

他伸出手
摸上她的头发
想抚摸的是滑润的曲线
并没有欲望
在粗糙的声带上盘旋

总是夏日的午后
远远传来隐约的雷声
然后雨开始下起来
(依他理解歇斯底里的字源来自子宫)
海涛响应那种呼唤
发起脾气的海浪难以理解
他退回自己的山洞
临走时轻轻把门带上
丢下最后一瞥

浪涛依旧拍击涯岸
她嘴唇紧闭
把自己僵硬成一座花岗山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