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论大陆青年诗人林林(平林舟子)的诗 (阅读2794次)




洛 夫
曾人“少年情怀总是诗”一说,林林已非少年了。但在他的眼中,在他那既平坦又充满挑战性的生命旅程中,却处处都是诗,有些来自生活中的困惑,有些来自语言以外的忧伤,而更多的是来自生命深处的感悟。他的诗语言与生命浑然一体,语言已不是一种载体,一种符号,而是他生命的内在潜力。
以往的诗人强调诗语言的生活化,现在优秀的诗人则把语言生命化视为诗的最高准则,林林曾说;“诗中部分被你叙述的鲜活起来,那一种没有修饰过的词,被你写的走动起来,直至心中忽然发生一阵让平凡人感到一种寒颤或痛疼、或兴奋……”这种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诗境,其实就是一种生命的跃动。
林林最突出的风格是他对诗中极其丰沛的感性。“感性”是读者对诗能得到某种程度的感受极其重要的因素,其实这也是一个诗人不可或缺的直觉综合能力,这种能力最大的好处是为这平淡庸俗而锁碎的生活中增加一些新鲜的、令人深思或值得期待的东西。有时甚至只是淡淡的凄凉之美,如林林诗歌《在夜色中 守望一种安静的事物》;
绘画中的秋天  是一种告别
在一枚果实的美丽的表皮之上
你隐在宁寂中的含笑
在子夜  为我复制了大片的叶子内心的
芬芳。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我注定要证实月亮照耀的爱情
被激活成风的形式。
而想象中的拇指  贴在你靛蓝的思维里
感受到的
全是一种火热和急促的呼吸。

在一段句子之上  在成为记忆里的花朵之上
在一方揉皱了又摊开了的夜色之上
想一种描绘过后的日子
又将从我栗木桌子上的那枚红红的
果实开始。

在夜色中守望  一种安静的饰物
我禁不住  再来浮动一次最后的晚餐
你的声音  在秋天的注视下
全落在我青瓷的杯中... ...

但诗人的感性是另一种城堡,无人能轻易的攻入,如一种贞洁,无人能轻易的沾污,所以林林最自负的就是他用独特感性所酿造的诗,既可使平凡的生活变得不平凡,没有意义的日子变得有意义,却也不是一个毫无悟性的人可以随便登堂入室的。
林林的美是属于浪漫的,但也属于古典,但这不是矛盾,反而是一种微妙的整合,因此林林说;“写诗不要太多的热血、太多的激奋和太多的希冀。”这是多幺冷静的宣示。与1949年至今中国诗界强调“激情”的诗观截然相反。我认为林林是对的。正是由于他对激情加以适度的约制,所以他的唯美、他的浪漫节奏与古典的韵才能取得平衡。再者,诗人的热情唯有在自我的约制之下,才能透过粗糙的表面从现实中发掘一些藏得很深的东西,换句话来说,过分激情的诗,往往是十分肤浅的。
从林林近几年在国外发表的诗歌中,他的语言中我经常会发现一种出现于中国古典诗律中的特殊审美效果,但他又拥有许多欧美世界里的唯美,这就是所谓“无理而妙了”。国外的文友收藏他的诗,看重的也是这一点了。苏东坡认为诗之奇趣在“反常合道”,诗中的“无理”反而成了一种本质上的需要,因此,现代诗中充斥着非逻辑性的语言,也视为正常了。所谓“理”,就是维系事物之间关系的一种知性逻辑,人的思维世界就全靠这种东西来支撑。然而谈到诗,它通常要突破这种关系,超越知性逻辑的。
那个春天
在一支野菊花未开放的中间
我贫血过多
就像露 还没有回到花瓣
日子就瘦了……
……
我梦中的景致展现的
全是你野菊花般恬淡的玫丽……
这是林林在他《午夜 一种拒绝的怀念》一诗中的句子,表面看来语境中是矛盾而不合常理的,它扭曲了事物之间的正常关系,如同散文的观点来看似乎不通,然而这是诗的美感经验,表现出一种要其一特定的时空之下的心境,正如“独钓寒江雪,而非“独钓寒江鱼”,表现 出柳宗元在一特定的时空之下的心境一样。
更重要的一点是,非逻辑性的“矛盾语言”其实正是林林诗之语言富于张力的原因之一了。
                                    
              8.9日
LU FU
7428ludlow place
Richmond,B.C.V7C 276 canada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