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修女的心中那一抹难却的记忆…… (阅读2392次)



修女的心中那一抹难却的记忆……

                                                                  林林
因我的过错,使心爱的人远离了我。这个中秋似乎闲淡起来,孤独中的表面更是渗和了太多的焦热与不安。走在缤纷中,大街上喧哗的人流、行人道上情人的依偎,我不敢久违。于是我选择了小城近郊的教堂。早就听朋友说这里木鱼声声、青烟絮绕,是个平息内心的好地方。
通过一段幽静的榕树林,这是小城的一个青山坡。山不高,遍野都是竹林,山腰上有四间青色尖楼的房子,门前树着一尊高大的耶酥受难雕像。远远的看,有几个修女似乎在石像前做着祷事。在山脚通往山上的石径路口,我豁然的发现有一行小字,“心不静者勿进!”
一种不知自明的心情让我停下来。反正山中都是宁寂的。我选择了一片遮荫的地方,躺下。在安静中反省,让大自然在微风中洗尽自己的虚伪,也算是给心上的人作一份真切的检讨吧。时间在我的内心里涌动着,展开的却是太多的怀念。最后终于进入平和的梦中了。不知是从哪本书中得到的启事,我梦见,在午后,一个修女在有窗外大树遮荫的凉爽居室里,她小心的地拉开檀木抽屉,拿出里边陈旧发黄且脆弱得随时化为朽粉的那些她在25岁那年的9月收到的一系列真情诗笺。那年那位追求她的人在9月多风多雨的晚秋季节里,把一封又一封写满情话的诗,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交给了倾听幸福与美丽的她。这些事,尤如百年、又晃如昨日。
我看见她细小而布满皱纹干瘪瘪的手缓缓地打开诗稿,摊在阳光暖暖的光芒里。她读着那些充满回忆、向往、动情的诗稿,抚摸那些已翻阅半个岁月的字句。其实最让她每一次都不经意的笑的是、当中某句里,虽然已经知道错了那么多年,她仍然会会心一笑,心里暗暗嗲声一骂:这个傻瓜,‘愛’字都写错,多么无心(受)……
                                   9/21下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